當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有一個小孩和兩個大人(一個是女人,另一個是男人)一起挖洞,挖了許久,深度已經夠埋下一個大人, 旁邊還有一個小孩躺在地上,全身是血,那個女人過去將躺在地上的小孩抱了起來丟進了洞裡,他們又將洞填起來。

有石頭壓在上面,這樣就算下雨,屍骨也不會被雨水洗刷而被人發現。,那個男人說完後,就去旁邊搬了一個大石頭壓在上面。

隔天,我醒來後,才想到夢中的大石頭不就是那天回學校所看見的石頭嘛?難道夢中躺在地上的男孩是我昨天所看到的男孩嘛?

上了一整天的課,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夢中的小孩和大人,為何有種很親切的感覺,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小孩到底是誰。他們為何要將他埋在裡面,心裡越想,疑惑越多。算了,不要胡思亂想了。

今天才第一天上課,就有一些作業。誰跟我說大學的生活是多彩多姿。應該是很多作業等著你吧!

晚上,我一個人待在圖書館看書,寫明天上課要繳交的作業。也許,剛開學,圖書館沒有什麼人,寫作業寫累了,抬頭看了四周,讓自已休息一下,不知何時,旁邊多了一個小男孩,身上有股很臭的味道,似乎很久沒洗澡了,他漸漸抬起頭來,眼神中充滿著怨恨,一直瞪著我,他慢慢著張開口說。

譚德,你回來了,我等你很久了,這次,不管你逃到那,我都會跟著你,別以為你這次像上次一樣可以逃得出我的掌心。

他說完後,就突然消失了。

我突然驚醒,原來只是個夢,今天上了一整天的課,晚上又在圖書館寫作業竟然寫到睡著。

我驚魂未定看著四週都沒有異樣,趕緊把作業寫完回宿舍去休息吧。

當我寫完作業,已經是晚上10:30,校園內還是有很多學生,還有不少的情侶在女舍前依依不捨。女舍再過去不遠處就是男生宿舍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不斷做惡夢,但夢境似乎越來越真實。每天夜裡,我都會失聲尖叫,四週的寢室的室友也都會跑來關心。當然,我的室友阿勇也常被我半夜的叫喊聲嚇到。

每次都夢見我拿著石頭用力敲打一個男孩的頭部,他的鮮血沾滿了我的全身。最後,他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突然,他又站了起來,慢慢靠近我,將手掐住我的脖子。

這一次的夢相當逼真,他用手掐住我的脖子,我感覺到不能呼吸了!這只是個惡夢,我真希望這個惡夢能趕快過去。這是第一次感覺到接近死亡的惡夢,他的力道越來越大,我也漸漸失去了知覺。突然想到我母親給我的護身符在上衣的口袋,我將護身符朝他丟去,只見護身符化成一道強光,他唉嚎的叫聲將我從夢中驚醒。

我醒來時摸著口袋中的護身符,卻找不著,後來在地上找到了燒焦的護身符。我趕緊去廁所照鏡子,脖子上還有很明顯的手印。我的心砰砰跳,這是真實的事情,不再像往常一樣只是個夢了。

隔天一早,阿勇看見我精神不濟,問我昨晚是不是又作了惡夢。

阿東,我看你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今天是週六不用上課,我帶你去當地很有名的廟去收驚。

我接受了他的建議,我們走了許久,路上不斷括起了一陣陣陰風,九月天卻感受不到炎熱。

阿東,我們剛剛走了很久,好像看過這個石頭很多次。

對啊,今天真是邪門。

那座廟平常走只要半個小時就到了,我們已經走了3個小時還沒到,難道,我們遇到鬼打牆。

這時候,阿勇突然想到一個妙計。

聽說,童子尿可以破鬼打牆,沒想到今天有機會證實。

於是,阿勇就在路邊小便。

好了,快點走吧。天色有點暗了。

    經過長途的跋涉,總算抵達了廟的門口

    突然,天空烏雲密佈,嘩啦嘩啦的下起大雨。狂風大作將四週的樹木吹的東倒西歪。有一股神密的力量不讓他們進入廟。

    廟裡有一個老師父走了出來,嘴裡唸唸有辭。

    風漸漸平靜了,雨也越來越小了。

    “你們跟我進來吧!

    我們跟著師父進去後,師父將廟的門關了起來,找了幾張椅子給我們坐下。

    “天意啊,當年,你離開後,保住了這條命,沒想到,十年後,你又回來了,他不會放過你。,師父喃喃自語的說。

師父,你知道我是誰?

我當然知道,當年是我救了你一命,你以前是譚德,現在叫許耀東。

現在,你要接受一個很慘酷的事實,也該是你做決定的時後了,只有這樣才能化解這一次的劫難。

        想當年……..

作者:Colin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