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學的時候,譚德是一個很瘦小的男生,個性內向,沒有什麼朋友,他的鄰居小孩李建平的個子相當高大,且很喜歡欺負譚德,有一天,譚德又被李建平欺負,整個人被打在地上,譚德終於再也忍受不了,拿起手邊的石頭往李建平頭上用力的敲打。換李建平被打倒在地上哭喊的。

對不起,我以後不敢欺負你了,好痛~好痛~不要再打了。,李建平抱住頭部,不斷的向譚德求饒,

但譚德好像沒聽到李建平求饒的聲音,繼續猛力的敲擊他的頭部,李建平終於被打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譚德這時候才感到害怕,跑回家跟父母說了這件事。譚德的父母為了保守這個秘密,決定將李建平的屍體埋在山上一個很隱密的地方。他們相信這件事永遠不會有人知道。

另外一方面,李建平的父親為了找尋他的兒子,四處奔波,由於他的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好,經過數月的奔波,最後,勞累過度而過世。李建平本來就是單親家庭,父子兩人相依為命,譚德的家人相當內疚,主動幫他準備後事。

事情告了一段落,譚德一家人認為一切都會恢復於平靜。這時候,譚德開始夜夜夢見李建平回來找他償命,冤魂不散的李建平糾纏之下,譚德身體一天比一天還消瘦,原本,他就很瘦了,如今只剩下皮包骨,他的父母看了很心疼,去當地最有名的廟裡拜拜,祈求譚德能早日好轉。他們在廟的門口遇到一位專門幫人解決疑難雜事的師父。

你們的身上有一股濃厚的冤氣,家中近日必有人喪生。,師父看到他們兩人,面有難色的說。

譚德的父母一聽,兩人同時跪在師父的面前。

師父請救救我的兒子吧!他快要不行了。

這件事我幫不得,對方的冤氣真的太重了。

我要是插手這件事,連我自已本身都難逃此劫

師父,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你們先跟我進來吧!”

突然四周刮起了強風,廟裡的樹木被吹著東倒西歪。

何方鬼怪竟敢在神明面前放肆?

這時強風慢慢平靜了下來。

一進入廟裡,一陣陣陰風再度吹來,神桌上的燭火乎暗乎亮。

師父將廟的大門關了起來。

譚德的父母面面相噓,不知道是否要將秘密說出來。

 

你們不將秘密說出來,我也不知道要什麼幫你們。

 

師父,這個事情是發生在半上年,我兒不小心打死了鄰居的小孩李建平,我們夫妻兩人將屍體埋在深山中,神不知鬼不覺。李建平的父親看兒子久未回家,出外找尋,長期疲累最後身體不支身亡。,譚德的父親難過的說。

 

我們也不想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為了彌補心中的罪惡,處理了李建平父親的後事,當李建平的父親過世了沒多久,我兒子就天天做惡夢,每天都不敢睡覺,飯也吃不下,最後,終於生重病,現在還昏迷不醒。,譚德的母親擦淚水,繼續說。

 

只要你能救回我的兒子的命,我們夫妻倆就算命給他都沒關係,我們就這個寶貝兒子。

 

師父看了他們夫妻兩個說辭後,沈思了良久,總算開口。

天意啊,如果你們晚來一天,譚德的性命就會被惡鬼拿去。

照理說,我不應該幫助你們,這是你們種下的惡果。

但上天有好生之德,希望你們渡過此劫,能行善助人,多積陰德。

師父,你說的對,我們一定會照你的話去做。

我有一個方法可以救他,但這個方法能不能行的通,就看他的造化了。

你們先將譚德的生辰八字給我。

師父將譚德的生辰八字還有名字寫在一張符咒上面,手指一捏朝著符咒畫了一個符,再拿出了一個稻草人,最後,將符咒貼在稻草人上面。

你們只要將我手中這個稻草人當作譚德的替身放在你們兒子的床上,這個惡鬼就會誤認這個稻草人是譚德,你們一定要在惡鬼發現這個稻草人不是譚德之前,將譚德改名換姓,送給別人,這樣惡鬼找不到譚德,就可以保住一條命了,這些事情一定要在白天完成,切記。

譚德父母謝謝師父後,很快回家將譚德改了名換姓,送給一位遠房的親戚。並將稻草人放在譚德的床上。

我聽完整件事後,回過去的記憶似乎慢慢在眼前浮現。

我的心悲痛不已,當時無意的錯手殺人,卻連累了自已的雙親。

師父,請問我該什麼做?

你應該知道誰才是罪魁禍首,解鈴還須繫鈴人,它已經知道你回來了,你必須要再度面對他。

你也不能回到你現在的家,他會跟著你回去,反而,會害了你現在的父母。

除非,他的怨氣消失了。

唯一消除他的怨氣方法就是請求他的原諒,這才能化解他的冤氣。

如果他不願意,你也只有死路一條。

今晚,你就待在這廟裡一晚吧。

這一夜,是我這幾天睡著最安穩的晚上,一覺到了天亮。

隔天一早,我找阿勇陪我去一個地方,我們不斷的走著,到了一棵大石頭前面停了下來,用鏟子挖了許久,看見一堆白骨。

我雙手合十向白骨拜了幾下。

這堆白骨是當年被殺害的李建平的屍骨。

我們將屍骨撿了起來,帶去李建平父親的墳墓,將兩人埋在一起。

我跪在墓前,請求他們的原諒,而為了彌補曾經犯下的過錯,做了一個決定。

譚德回到了廟裡,告訴師父他的決定。

你真的不後悔,要剃髮出家。

是的,我覺的這樣才能彌補我以前的過錯,但在我出家之前,我還得先完成兩個心願。

當天下午,我到療養院見到了十年不見的親生父母,眼淚不自主流了下來。

爸、媽,對不起。我害了你們。,譚德跪在地上。

而他們只會傻笑,似乎不認得我。

我跪在他父母的跟前,敘訴了我這幾年的事情以及思念之情。

時間過了很快,天色漸漸暗了下來,我起身要離開時。

父親留下了眼淚說:~~~~~~”

我頭也不回,含著淚水離開了療養院,回到了廟裡。

讓我打通電話回家吧。

師父將電話遞給了我,我撥了電話回家。

爸,我已經知道我的身世了,也決定要出家來彌補當年的過錯,謝謝你們這10年的養育之恩。

我和電話中的雙親哭成了一片,師父和阿勇在一旁看了深受感動。

你真的不後悔,剃了頭,就不能反悔了。

譚德點點頭,從這一刻開始,這世界上譚德和許耀東已經不存在了。

我的一生就在懺悔中渡過,畢竟,兒童時代的過失卻造成了兩個家庭的破裂,這是我一生中的痛

作者:Colin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