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新生訓練只有一個早上,所以很快就結束了。我請阿勇去餐廳吃午餐,當然請吃飯只是一個藉口,我對譚德的事情真的是很好奇。他為何會失蹤?他的父母現在又在那。

阿勇一邊夾著肉,一邊說他和譚德小時候的事情。

譚德和我算是好朋友,他小學都是坐在我旁邊,只是他的個性很內向,常常一個人做自已的事情,不太愛說話。

所以,班上也沒有多少朋友。譚德有一天生了重病,沒辦法上學,後來又無緣無故的失蹤了,也沒有人知道他去了那。

阿勇,譚德失縱後,難道,他的父母親不會報警嘛?”

譚德失蹤後的隔天,他的雙親也發瘋了。

村裡的人都在想他們可能是太思念譚德而發瘋的。

譚德什麼會失蹤,你不是說他那時候不是已經得了重病,連動都動不了。

這一點,我也百思不解。不過,村裡還有另外一個傳說,說他們會發瘋是和另外一件事有關。

到底是什麼事,這個故事真的是很離奇。,許耀東很好奇的問。

我只記得,當年村裡有兩個小孩失蹤,一個是李建平,另一個是譚德,短短幾個月,村裡有兩個小孩失蹤,當時,大家都很恐慌,都認為這是一件不吉利的事情,很多人都匆忙離開村子。大家都怕自已的小孩會是下一個失蹤的人口。所以 ,我們家才會搬到台北。

阿勇一直瞧著許耀東的臉旦,直說:”太像,太像了,連下巴的傷痕都在同一個地方。

譚德的下巴也有一個很深的傷痕。他的傷痕是被他的鄰居李建平用刀子不小心劃到,流了不少血。當時,導師帶譚德去醫院縫了不少針,留下了這個傷痕。你的傷痕又是什麼來的?兩個人傷痕會在同一個地方太神奇了。

我不想讓阿勇知道我並不記得小時候的事情,就隨便編理由矇了過去。繼續問譚德的事情。

你對譚德未免太有興趣了吧!”

誰叫有人跟我長的一樣,說不定是我爸在外面偷生的小孩,我當然就有責任去追查譚德是什麼樣的人?

其實,我當時年紀太小了,很多事情也不太記的。你想知道更詳細的情形,等下吃完飯,我帶你去找我大伯,當年,他是負責調查這案件的警官,你有什麼問題再問他吧!

      當天下午,阿勇帶著我去找他大伯,阿勇的大伯已經退休了,住在離學校不遠的村落。當我和阿勇抵達之後,村裡的每個人看到我,都充滿著很驚訝的表情,似乎我就是譚德。

大伯,是我阿勇啊!你在不在啊!

只見一個老人蹣跚的從屋內走了出來,親切的招待我們進了屋子。

老人一看到我,也是充滿訝異的表情。

譚德,這些年你是到那去了,等等我帶你去你的雙親居住的療院,他們看到你應該很高興。

大伯,你認錯人了,他是我同學許耀東,他是台南人,不是譚德。

我第一次見到他,也誤認他是譚德。

阿勇的大伯多看了我幾眼,就進入房間翻東西,沒多久拿出了一本相簿。

阿勇的大伯翻開了相簿,找到了譚德的相片給我看。

我看了之後相當吃驚,這不是我小時候的相片嘛!

我將我心中的疑惑告訴了阿勇和他的大伯之後。

阿勇的大伯似乎回想到當年的事件。

譚德的失蹤當年有一種說法就是村裡鬧鬼,當然,我是警察不能信這些,只不過,當年有兩個小孩失蹤,而他們的親人不是死了就是發瘋,不免造成村裡的人心裡恐慌。

阿勇的大伯翻了相簿,給我們看另一個小男孩的照片。

他就是李建平,在譚德失蹤之前,他是第一個失蹤的小孩。

當我一看見李建平的照片,突然失聲大叫。

阿勇和他的大伯也嚇了一跳,我才驚覺自已的失態。

李建平就是我夢中全身都是血的小男孩,他和我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我不斷的思索這問題。

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在我心中油然而升,到底當年我的失蹤和他有什麼關係呢?

許耀東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大伯關心的問。

今天走這麼長的山路,有點累。

也對,都市人走這麼遠的山路,難免身體會不舒服。

大伯,你不用管我,請繼續說下去。

當年,還有一個小孩李建平失蹤後,他的父親為了找他,最後,勞累而死。

沒多久,譚德就生重病,當時我是認為李建平的失蹤和他父親的死和譚德一家人有關,只是苦無證據。

你當初什麼會這樣猜測?”

這是因為李建平父親的後事是譚德一家人包辦,他們兩家一向都是相處不來,什麼會這麼好心幫李建平的父親辦後事。再加上,李建平父親死後,沒多久譚德得了怪病,每天夜裡都會夢囈。這一切都只是推測,並沒有證據可以證明這些事情的相關性。

我和阿勇離開大伯的家後,天色已經漸漸暗下來。 

 “快點走,不然天黑了,就很難找到路回到學校。,阿勇催促著我走快一點。

但我一直感覺背後有人一直跟蹤,但回頭又看不見半個人影。經過長途的跋涉,我看到路旁隱隱約約有一個小男孩坐在石頭上面,那個小男孩一直瞪著我,心中有一股莫名恐懼,我慢慢走向那個小男孩時,阿勇從我背後拍了一下。

    “阿東,你在看什麼,不快點走天就黑了

    “阿勇,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一個小男孩坐在前面那棵大石頭上面。

    “沒有,什麼了。

    “沒事,我可能看錯了。,我心中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卻又說不出來。

    回到了宿舍,我一直想著下午在路旁看見的那個小男還曾經在何處見過。想了許久,沒有頭緒。

    “阿東,隔壁的3012室的同學要找我們過去打麻將,你要不要一起來?”

    “不了,今天,走了一整天,我累了想睡覺。

    “好吧,那你去睡,我要去隔壁打麻將,有事情再叫我。

     九月的天氣十分炎熱,許耀東將窗戶打開,一陣陣的風吹了進來,感覺十分涼爽。累了一整天,我靜靜躺在床上想著下午所看著男孩,沒多久就感覺眼皮相當的沈重,漸漸就進入了夢鄉。

作者:Colin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