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條寬敞的大河旁有數不清的小孩子,沿著河岸邊緣,不斷的來來回回走著,裡頭還有部份的小朋友打扮的那麼奇怪?穿著沒看過的服飾,有些小孩子則穿得破破爛爛的,還有一些小孩子的衣服,只有在電視裡頭的古裝片裡才見識過。

 

 

我用迷惑的大眼睛打量著四周,奇怪了,為怎麼那些孩子我一個也不認識,還有為什麼自己會在這裡呢?我想起來了,我為了救小猴子,結果也一起被拖進了河裡頭,不過大個、小胖跟小猴子呢?他們人在那裡呢?這裡又是那裡呢?

 

我仔細的思量這個地方,發現這條河流跟村子旁的那一條,似乎長的是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村外那一條河流的四周,可以說荒涼到不行,沒有什麼遮涼的地方,不像這邊,河流的周遭,就像個叢林,花草樹木每一個都長的非常茂盛,隨便一處空地上的雜草都足夠將我給淹沒在一片的草海裡頭。

 

因此這裡除了那一條河流之外,我再也找不出讓我感到熟悉的事物了。

 

哎唷,還虧村裡頭的大人常常稱讚我的機智,其實我明白的很,好聽是說,我很聰明,常常將村內的大人耍的團團轉,更不用說跟我年紀相彷的小孩了,所以說這句話的另一種意思是說,我太頑皮了。

 

並且我還沒有遇到我動起腦筋,還可以難到我的事,就像這次偷溜出來,來河邊玩耍,也是我教小呆、金魚……等等,要如何作,才能不會讓大人發現,才能這麼偷偷的溜出來玩水,不過這一次似乎真的難到我了。

 

我一個人在這個詭譎的空間,不斷的走來走去,到處尋覓著大個、小胖跟小猴子三個人,卻一直找不到他們,他們就像蒸發了一樣,更怪的是,這個地方看似很大,可是走來走去,卻一直在同樣的地方,繞來繞去,到處看到的都是這幾處一模一樣的景像。

 

 

走了不知道多久的路,我卻一點也感覺不到累、也感覺不到饑餓、也不會渴,完全感覺不到疲倦,我到底怎麼了?我身上到底發生了怎麼事呢?

 

我停了下來,百思不解的看著眼前的景色,才慢慢的發現,天空是烏鴉鴉的一片,看不到月亮,也看不到半顆星星,照理說沒有光源的地方,該是看不到東西才對,為何我卻看的見眼前的景色呢?雖然是昏暗的一片,卻還能分辨的出方向及周遭的景色。

 

突然我感覺到背脊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恐懼,恐懼之中,卻又隱隱約約挾藏著一種親切的感覺,讓我不知道該感到害怕還是說該要放心,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覺的,等會定有事情要發生了。

 

果然如我所料,寒意還未消退,後面馬上傳來一陣陣的寒風,陣陣的寒風裡頭卻又挾藏著哀怨悽涼稚氣的歌聲,一遍又一遍的唱著:「泥娃娃、泥娃娃,有個泥娃娃,它沒有爸爸、它沒有媽媽,也沒有家……。」

 

歌聲不斷的在叢林內輕飄飄的迴盪著,悽涼的歌聲,讓人聞著心都碎了,然而詭譎的氣氛卻也讓人不寒而慄。

 

我尋著歌聲,轉沒幾個彎,來到一個泥娃娃前,不過這個泥娃娃太大了,差不多跟我一樣高,該改稱它為泥人吧!

 

當我來到它面前的時候,歌聲也停了下來。

 

眼前的泥人也隨著我出現,身上的泥巴也開始一片片剝落下來,由頭到腳慢慢的、剝落,隨著一塊塊泥土的消失,可以看出裡頭藏著一位女娃,因為一開始頭部泥巴的剝落,就秀出一絲絲烏溜溜的長髮,隨著泥土的掉落,一位清秀可人的女娃出現在我面前。

 

她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笑的相當燦爛,笑的相當美,她和我一般的高,大大的眼睛,穿著短短花格子的裙子,但是她的臉龐、臉龐相當的白皙卻沒有半點的血色,連嘴唇都蒼白的很,她長長的黑色秀髮在風中一蕩一蕩的飄逸,卻沒有被風吹散吹亂的現象。

她開心的笑著,眨著長長的睫毛,由她的語氣,就像是碰見一個好久不見的朋友一般,興奮的問道:「小威,好久不見。」

 

由她的話語,好像我們認識很久一樣,但是我印像中,我並不認識她啊,她是誰啊!村裡頭根本也沒有這一號人物出現過啊!

 

但是她的聲音,為何會讓我感覺到那麼熟悉,她是誰呢?

 

慢慢的,我腦海中也浮現出一副副模糊的影像,卻是拼湊不起來,感覺上,我也該認識她,卻想不起來,她是誰?

 

她一臉熱情直直望著我,看出我的眸子內渾濁不明的目光,她的笑顏漸漸變的暗淡下來,口氣低沉略帶失望的口吻說道:「看來你不記的我了。」

 

她微微低著頭,露出潔白的牙齒,輕輕的咬著她的下唇,看起來相當的失望。

 

這一個動作,觸發了一個藏在心靈深處,一個久遠的影像,一個讓我心疼的感受,我集中精神,努力的想要想起這一個畫面,偏偏越想,畫面越是糢糊,心頭也越痛,但是眼前的小女孩給我的感覺卻是更加的熟悉,該說我跟她曾經很熟,但是為何我引以為傲的記憶卻想不起她呢?她到底是誰?為何我會遺忘了她呢?

 

小女孩突然抬起了頭,一掃之前的陰霾,兩隻眼睛瞇成一直線,嘴角也向兩側拉扯過去,彎成一個弧度,開心的笑了,她的小手也拉起我的小手,開心的說著:「沒關係,忘記就算了,反正現在有你陪我就夠了。」

 

當她的手牽起我的手時,有種心悸,重重震撼了我的心房,一個陌生的名字瞬間脫口而出。

 

「小靈。」

 

「啊,小威,你記起我來了嗎?」小女孩開心拍著手。

 

我撓著小腦袋,苦笑的說道:「沒有,只是突然想到這個名字,就直接說了出來。」

 

「喔」一聲,小女孩沮喪的低了下頭。

 

還好多虧剛剛一道強力的心悸,才又將我專注在她身上的注意力,回歸到現實層面,但是不少大大的問號又自心靈的湖底一一浮現出來。

 

「對了,這裡是那裡?妳來到這裡多久了?還有妳有看到我的朋友嗎?」我問了一直懸掛在心上的問題。

 

女孩聽了,笑容消失了,她的臉上劃過一絲迷惑,彷彿時間長得就連自己也忘掉了的樣子。

 

「這裡是那裡,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醒來的時候,就躺在河岸邊,來到了這裡,至於來這裡多久,我就更加不知道唷。」

 

「那麼妳有看到我的朋友嗎?」我又再一次問了同樣的問題,不過看她的樣子,好像聽不太懂我的意思,我又加以詮釋的再問一次,「之前我跟我朋友一起跌落至河裡頭,就跟他們失去了連絡,不曉得妳有看到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嗎?」

 

小女孩偏過頭去,悶不出聲,將右手舉了起來,指向著遠方的河岸,一大群來來回回走著孩童。

 

看來她還是聽不懂我的意思,我又接著說:「我是說跟我一起來的,不是那些在河岸走來走去的小孩。」

 

小女孩接著又說一些我越聽越胡塗的話語,「死了,就會過去那邊。」

 

「死了。」我一臉錯愕的張大嘴。

 

「嗯,剛來這邊的靈魂本來都是活的,都有自已的自主力,不過一旦輸了,就將失去意識,就像死去的靈魂一樣,被囚禁在河岸邊,永遠都只能在河岸邊不斷的徘徊,就像要找回失去的什麼東西一樣。」小女孩指著遠處的河岸,輕描淡寫的說著。

 

「輸了?靈魂?死去的靈魂?」越聽頭腦裡頭的問號卻也變的越來越大,她到底在說些什麼?

 

「你的朋友輸了,所以他們的靈魂也失去了意識,所以會不自覺的走到河岸,一生一世都在岸邊永遠的徘徊。」小女孩一派輕鬆的說著。

 

她說的如此輕鬆,就像眼前的一切,對她來說,是那麼的自然,然而對我而言,這一切的一切都太詭異了,不管是她,還是這邊的環境,都那麼讓人感覺不到一絲絲的生氣,取而代之卻是難以言語的死寂。

 

「好了,不要想那麼多了。」小女孩大方地伸出手來,強行把我的手牽了過去,完全忽略了我的個人意願,「走吧,現在我帶你到四處逛逛,認識一下新環境。」

 

就這樣開始我和她一起在這個陌生的環境,過著倆個人的生活。

 

在這裡過的越久,心中的疑惑卻日益加深,剛來時都沒有發現,雖然這兒的花草樹木看似相當的茂盛,實際上一接近仔細一看,這些茂盛的植物一棵棵都枯黃肌瘦的可憐到家。

 

不知道為何一棵營養不良的植物也能長出如此茂盛又枯萎的花、葉,真是詭異。

 

走累了,她就會帶著我到河岸旁一塊大石頭上坐,聽著她在這裡所經歷過的一些事情,由於故事都太過懸疑,也讓我聽的津津有味,但是不管多精彩的故事,在短時間不斷的重復,不管任何人也會聽膩,我也不例外。

 

日子過了沒多久,我開始想家了,她看到我想家的時候,就會想些笑話或做些鬼臉,來讓我開心,一次、二次……,漸漸的次數多了,她也哄不了我,我也吵著要回家。

 

最後她妥協了。

 

「想要回去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跟我玩個遊戲,你贏了,就教你回去的方法,如果輸了……。」小女孩欲言又止,停頓了下來。

 

看了女孩的表情,我想我也懂她所說的話,也明白大個他們為何會變成這個樣子,都是因為他們輸了這個遊戲。

 

若是回不了家,要我一直待在這個鬼地方,還不如像大個他們一樣,還比較好。

 

「好,若是我輸了,就跟我朋友一樣,無、怨、言。」我爽快直接了當的回應。

 

「放心,你輸了,不會跟他們一樣,只不過會離不開這裡,頂多留下來陪我罷了。」小女孩嘴角浮起一絲怪異的笑容,就像說著,你會贏,才有鬼,你註定永遠都離不開這裡。

 

只是想不到這一個遊戲是如此的簡單,也是我們村內的小孩常玩的「捉迷藏」,遊戲規則也是很簡單,只要我躲到讓她抓不著,就算我贏了。

 

遊戲雖然簡單,但是我不管躲到那裡去,還是都被她捉到,一次一次又一次,我終於耐不住了,問小女孩說:「為什麼妳那麼的利害,不管我躲在那裡,妳都找的到。」

 

小女孩得意的揚揚嘴角,笑的說:「因為味道,若你藏不住你身上的味道,不管你躲到那裡,我都捉的到你。」

 

喔,原來是味道,那麼我只要找到一處,讓女孩聞不到我的味道的地方,不就得了,不過說的容易,做的還真難,但是到底要藏在那裡,才能藏住身上的味道呢?

 

正當我陷入苦思之中,在若大的叢林、河岸之間,不斷的走來走去,最後終於還是被我想到一個地方,一個可以藏住我的味道,不會被她發現的地方,但是那個地方實在不適合長時間的躲藏,短短幾分鐘,恐怕我就會受不了,看來……。

 

「小靈,妳那麼的利害,我躲到那裡,妳都找的到,都在短短幾分鐘內,就把我給捉了出來,不然這一次,妳由一數到一千,若找不到我,就算我贏了。」我自信滿滿的看著小靈。

 

「好啊,沒問題,不過若這次你輸了,可不許再賴皮,要求再玩一次。」

「好。」

 

我就不信這一次,妳還真的能找到我。

 

於是我躲在一處無人想到的地方,藏匿了起來,小靈也開始來找我了,不知道過了多久,剛躲在這裡的時候,內心暗自竊喜,事情比我想像中還順利,躲在這裡可以不用呼吸了,不管躲多久的時間都沒有關係,可惜我大錯特錯了。

 

我發現時,已經太晚了,我的意識已經開始糢糊了。

 

看來我這一次真的死定了。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我的神智還不太清楚,卻能感覺到冰冷的液體滴落在我的臉頰,順著頰龐流了下來。

 

若我死了,為何還有感覺呢?

 

我想要張開眼,卻還是使不上力氣來,卻只能聽到熟悉的聲音,小靈的聲音,哭泣的說著:「小威,你這一個大傻瓜,竟然跑到河裡躲起來,真不怕再死一次,你只要再死一次,就會真的煙消雲散。」說到這裡,小靈又開始哭泣起來,一滴滴的淚水不斷的落在我的臉上,打著,我的心呢?痛了。

 

我只感到好累好累,累到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整個人就這樣靜靜的躺在小靈的懷抱中,安心的睡著,時間就這樣緩緩的過去了。

 

「咦,小威你醒來了啊。」小靈開心將我抱在她的胸膛。

 

我軟弱無力的說著:「這次誰輸誰贏啊。」

 

話一出口,小靈收起了笑容,眼神有些閃爍,雙唇輕啟,卻又沒有發出一點聲音,欲言又止,但是她的眸裡漾著水霧,語帶哽咽,最後她任性的說著:「不要、不要,你離開了,就剩下人家孤孤單單的一個人了!」

 

我眼睛一翻,一手拍上了額頭,天啊,我什麼會惹上這麼一個任性的女孩啊!不過想想之前跟她玩捉迷藏的時候,自已不也是像小孩子一樣任性的要求一次又一次,還好這一次贏了,卻換成她任性起來,小孩子,對喔,我差點忘了我還是個小孩,誰叫我天性成熟,村內的人都把我當作大人一般,卻沒想到在這兒卻又恢復小孩的任性,不過這招到也滿好用的。

 

這個時候,我知道她說什麼也不會讓我離開,除非我能夠講說一個夠力、又能夠安撫她的理由,問題是要說什麼,她才會放我離去呢?對了,有一個方法。

 

「小靈,我答應妳,我離開了,我還是會再回來找妳,好嗎?」真是一個好理由,反正我又沒說何時要回來,嘻。

 

小靈用著一種不甘不願傷心語氣抽泣道:「真的,那麼我們來打勾勾。」

 

於是我就伸出右手小指和她打勾勾。

 

打完勾勾後,她突其不意捉起我的右手臂上,一口狠狠的咬下去,我也急忙的大叫一聲,痛啊!她的口一離開,­二排紅紅的齒印深深烙印在我手臂上頭。

 

我還來不及開口質問她的目的,她就用一副裝可愛的笑容,勉強看起來算開心的笑顏道:「嘻,這樣子不管你到那裡都不會忘記我。」

 

這一刻,我也懂了她的用意。

 

「來,牽我的手,我來帶你渡過河,回到原來的世界去。」

 

我將我的手交給了她,她帶著我一起下去河裡,倆人一起深深的沉下去,但是在下去河裡頭前,我不小心瞄到她的嘴角勾起一絲狡猾的笑顏,感覺我好像中計了,卻又理不出半點頭緒。

 

隨著她帶我潛入河裡的最底部,都已經快到河床了,她還是沒有停下來動作,我心裡頭遲疑了一下,突然間就穿過了河床,眼前一片漆黑,接著又綻放出刺眼的白色光芒,快穿過白色光芒之前,小靈說了一句話:「小威,放心,你不會離開太久,總有一天你還會回來的。」

 

小靈的身影也隨著她說的最後一句話,身影及聲音開始劇烈的震盪,慢慢的消失,接著眼前一亮之後,光芒的另一頭,我看到了爸爸和媽媽焦急的臉龐……。

 

 ==================================================

寒屍坑

已經可在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
本書特色
★風格特異、曲折,以夢境串連的恐怖小說作品。
★作者以真實生活結合傳說為背景,創造新式鬼小說風格。
★鬼月應景強打之作!

===================================================================

紅塵遊子
網路人氣恐怖小說家,作品遍及BBS及玄異小說論壇,所創作的故事懸疑感十足,恐怖的氣氛層層加深、籠罩,隨即在意想不到的結局中豁然開朗,令讀者大呼過癮。
個人部落格「紅塵的網路小說世界」: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