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門外傳來,一個快速的走路聲,陳水木由這個雜亂的腳步聲,分析出來者一定有很重要的事情,才會走著如此匆忙。

不到半分鐘,門打開了,一個帶著警帽,肩背著二線三星一位警官手上翻閱著一份剛由情報局送來的檔案,越看臉色越沉重,對著陳警官說幾句話,只見陳警官連忙點點頭,連說數聲,是、是、是,然後對著一旁方警官說道,「放人。」

方警官聞言,臉色一變,大聲驚道,「放人?」一臉駭樣,連忙喝道,「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放人,不是……。」

只見一旁陳警官連忙比個閉嘴的動作,方警官見狀,就不再多說了。

方警官只好帶著陳水木辦理一些手續,然後無奈的放他離開警局。


 今晚的警局顯的有些詭異,一進入警局,就可以讓人感受到空氣中飄蕩著鬱悶和煩躁的氣息,讓人坐立不安,似乎就像要發生怎麼樣的大事。

方警官受不了這種沉悶的氣氛,帥先開口問道,「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情,難道警局內部有內賊,不然怎麼可能發生那種事情。」

「不是警局內部有內鬼,是我們大家都中了他的道了。」開口的這位是剛剛那位警階二線三星的梁組長,也是方警官跟陳警官同組的組長,他們兩個人的直屬上司,接著說道,「本來都計劃好,不管那個陳水木嘴多硬,先來個對他拷打一番,先替那些受害者討些公道,如果他肯早點認供,那麼也就算了,可以少點苦頭,若是骨子硬,不肯認罪,那就他自討苦吃啊,也順便替那些受害者討回點公道。」

「沒錯,組長說的對,那種人就該給他一點教訓、教訓,只不過為何組長你,剛剛為何那麼急忙跑進來,阻斷又是為了怎麼,我可還沒玩夠,這種人罵他畜牲,還真是污辱了畜牲。」方警官一臉義憤填膺的樣子。

「不過那個陳水木還真是了得,真是演技派的,他沒去演戲,真是演藝界的損失,裝無辜還真像,差一點就著了他的道,要不是掌握他犯罪的鐵證,我還真的會相信他真的是無辜的。」陳警官邊喝水邊說著。

「鐵證都沒了。」梁組長洩氣的說著,「剛剛情報科打電話來說,證據全都被破壞的一乾二淨。」

「怎麼?」方警官、陳警官異口同聲。

「破壞證據的人,都跟當初追捕他的警方人員有關。」王警官又接著說下去,「之前好不容易收集到的相關證據都已經消失了,如果要去抓住他,就只好重新花時間去收集相關證據。」

「不要開玩笑了,組長,你心理應該也很明白,他是怎麼樣的一個人,當初為了查出那一個才是真正的罪犯,動員了多少警力,花了多少心思,抽絲剝繭,在犯罪現場,將整個場地都搞的翻天覆地,才好不容易找到那麼一個足以致他於罪的證據,還想要找出另一個足以讓他判刑的證據,談、何、容、易。」方警官緊握著拳頭,忿忿不平的說著,尤其說到最後四個字,更是咬牙切齒。

「不錯,組長,他可是一個智慧型的犯罪,當初的犯罪第一現場,可以說連受害者都記不起來,只留給受害者不可抹滅的身體、心靈上的嚴重撕裂開來的傷痕,可以說有史以來最狡猾又狠毒的罪犯,要不是有李晏秋那本小說所描述的場景,才找到那犯罪現場,我們才好不容易找到證據可以抓他。」陳警官一旁追隨著方警官的話語說著。

 「只能說那個陳水木太會搞鬼了,連警察也敢搞,唉啊,他不知道怎麼時候去催眠了其中一個追捕他的警察,不知道給了他怎麼暗示,一個小時前,去情報科保管資料室內,將陳水木犯罪資料跟證據都給毀屍滅跡,你說,要是將這件事情提報上去,那個小警員一輩子就毀了,不說,這件事情又如何善了,你們說難不難辦啊!」梁組長一臉無奈的說著。

「也不能怪他,那個陳水木可以算是個高度危險人物,之前不是有幾個受害者,送去心理醫生那邊,本來想借催眠 看能不能喚醒記憶,得而知道罪犯、犯罪現場……等等犯罪資料,那知道他在那些受害者心靈設一些陷阱,只要有人想解開他的催眠,那名受害者就會發狂、自殘,來逃避,你們說那個陳水木變不變態。」陳警官說到這邊,不禁的心有餘悸。

「難不成,真的拿那陳水木沒有辦法?讓他逍遙法外。」方警官不平著說道。

梁組長閉上眼睛,長嘆一口氣,說道,「看來也只能承認目前還未找到相關證據,整個案件還在調查中,等查到相關證據時,才會另行公告。」

陳警官跟方警官也只能跟著點點頭,贊成梁組長的做法,只有這樣才能以最小幅度損失,避免傷害到那名無辜警員一生的前途。

夜依舊在慢慢的進行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失,距離李晏秋交稿的日子,還剩兩天,他的嘴也露出多年來不曾出現 的弧度,一個淺淺的微笑,那一晚他夢了兩個夢,一好一壞,好的是,終於夢到不曾見過的父母,他見到了他們將他放到孤兒院的門口時,那個表情,是多麼不甘, 淚如珍珠一串串的落了下來,滴落在他還是小嬰兒時的臉頰上,原來他們是愛他的,只是不曉得怎麼樣的原因,必需將他棄養在這一家孤兒院,答案也許是永遠都不可能會知道。

另一個惡夢,他看到了那天陳水木離開警局的表情,也看到了那三位警察的無奈,李晏秋不曉得夢到陳水木這個夢有何意義,畢竟他也沒有能力能夠幫助警方將陳水木給逮捕歸案,加上手上的最後一本書「秋之謎」也完稿了,他的生命也剩下最後兩天了,剩下這兩天,只想為自已而活。

白天,他蜷縮在床上什麼也不做,只是一個勁兒地發愣,一遍又一遍地回憶著過往的一切。自幼時有記憶以來,就沒有什 麼朋友,一個人孤單的過日子,生活對他來說,只是無盡的折磨,還好他在孤兒院過了幾年,院中又來了一推新的孤兒,其中一個性跟他相近,兩個一拍即合,他不 再孤單了。

不過也多虧了他的好朋友沈陽,在工作上,兩人則是互相鼓舞,都踏上兩人喜愛的事業,沈楊則是從事廣播業,當個傳播 人員,這個工作雖然賺不大錢,至少也餓不死人,不像李晏秋,從事創作,有中稿,才有稿費可拿,不過自從網路興起,一本書的稿費可以說直直落,運氣好呢,中的那一家出版社,還能拿到以前全盛時期的三分之二,運氣不好呢?投了多家都中沒中,只中那一家稿費最底的出版社,稿費可能只剩下從前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害著李晏秋有時給靠那一點點微薄的收入,撐個半年,有時候連他好友沈陽也看不下去,都找機會去他住的地方拜訪,趁機放點錢在他那破舊又發霉的抽屜內,讓他還能多撐一點日子。

對於沈陽的默默的幫忙,李晏秋只能感激在心頭,記的沈陽一點一滴,可惜有陣子沈陽出點車禍,不便於行,李晏秋又剛好又都沒中稿,導致他餓了多天,差點見了閻王,有命去,無命回。


不過也就這麼陰錯陽差,成就了李宴秋的成名之路,成名後的李晏秋也沒忘了他的好友「沈陽」的恩惠,也大方將小說的廣播版權低價給予沈陽,也就是說全國電台僅有沈陽擁有獨家廣播權,他也因此靠李晏秋的小說,電台吸引不少他的書迷收聽。

如今他的生命剩下最後兩天。

---------------------------------------------------------------------------

惡靈學院

已經可在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

本書特色

  森寒的哭聲響了起來,霧也隨聲音向四周散了開來,榕樹內慢慢浮現了一道白色的人影,身上穿著紅色的連身裙,烏黑的秀髮則隨著寒風飛揚著。

  少女來到我面前不遠處,頭微微抬了起來,我看到她的臉孔,不就是前幾天自殺吊死的少女嗎?

  怨靈冷冷的對我笑了起來,笑的越是輕鬆,越顯得殘忍,這種殘忍的笑容,叫人從腳底寒到天靈,我也感到一陣陣的殺意。

  風狂飆了起來,吹動天空中層層的烏雲蓋住了明月的光輝,後花園又沉暗了起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宛如明眼的瞎子一般,視覺失去了功能,莫名的恐懼升了上來……

====================================================================

作者簡介

紅塵遊子
  2005年七月份開始接觸網路創作
  目前創作的類型偏向驚悚以及玄幻
  希望能創作出一番新的鬼話類型
  目前最大的心願是
  能夠將腦海中所有的點子
  化成一個個的文字
      個人部落格「紅塵的網路小說世界」: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