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自:ptt 作者afall

寫在最前面:

本想說把一些剩下的經驗簡單說一下,結果發現真正想講的經驗都還沒說到就寫了一堆

另外標題中有(1),表示故事還沒說完,不過這次斷的地方很有誠意,一點都不吊人胃口

希望大家喜歡。



====================== 以下故事開始 ========================


其實我這個人呢,嚴格來說

屬於 "會遇到詭異現象,但是看不到詭異影像" 的麻瓜體質

這麼講好像有點難懂,

實際上就是說

我身邊常常有一些特殊體質的人士,發生了很多不可思議的詭異現象

但我其實從沒有看過甚麼白衣長頭髮的,穿軍裝的,沒頭的,墊腳尖走路之類的嚇人東西



換個角度來說

我有個篤信科學的好朋友S,她曾經跟我說,我看不到甚麼東西也是很合理的

因為我身邊人所遇到的這些經驗

嚴格說起來只跟人的心靈層面有關,而不是改變了甚麼物理現象的詭異事件

(例如整個人浮在空中,或是像國外大法師一樣爬到天花板,頭還轉來轉去這種)

甚至講難聽點催眠就可以簡單達到這些效果,跟所謂的另一個世界一點關係都沒有

不外乎只是一些 幻聽、幻覺、或是集體催眠之類的經驗

所以S她認為像我這種意志堅定龜毛又難搞保證很難被催眠的人,難怪看不到那些東西



當然,S她說的也有道裡啦,不過我曾經問過她,



『人類大腦的功能在現今醫學上也還沒被百分百理解

  如果經過訓練的人可以透過催眠的方法來影響控制別人的大腦,

  那麼某種未知的能量會對人類大腦造成影響的可能性,科學有辦法否決掉嗎? 』


這個問題S她答不出來

而對於這個問題,其實我會這麼問她也是有原因的




=========================== 分隔線 ===============================


我叔叔是一位練氣功練 30 幾年的人,可是因為他平常頗低調的關係

不會老是把氣功之類的東西掛在嘴邊

所以小時候我只知道他練氣功練的很勤,其餘就不知道了

(長大後當然有聽到很多關於我叔叔的一些故事,但還是不要挖坑了吧)


後來,有一回我在台北讀研究所的時候出了場車禍

不是很嚴重,都只是些皮外傷

但是家人聽到消息還是很擔心,甚至我媽還死命的逼我回老家休養

一方面大家怕我不會照顧自己,另一方面那時也剛好春假

所以我乾脆就回家休養啦。



過了沒幾天,我叔叔剛好來我家,我那時正坐在客廳椅子上看電視

一進門看見我就問:『你腳受傷啦?』

我大吃一驚,想說穿著寬鬆長褲坐在客廳,又沒被看到傷口,怎麼會知道?

不過我也沒想太多,隨口回了句:『是啊,車禍』

接著他說:『你兩隻腳的氣都亂亂的。』


當時我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是悟空變超級塞亞人三的畫面 (只有下半身)


我叔叔接著又說了:『不要不正經,你右腳傷的很嚴重,要小心』

聽到這裡我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因為那時我左腳傷口超大一片,連當初車禍時處理的警察都嚇一跳

而右腳的傷口就不好意思說了,大概比五十元硬幣大一點而已

所以我聽到右腳傷的很嚴重這句話,

當場就決定冷處理這個話題,隨便打個哈哈帶過,

然後再使出我的反擊技大絕招,問我叔叔:『吃飯了沒』



我叔叔看我一附不相信的樣子,還使出大絕招反擊,也沒再說什麼

我也趕緊趁機把話題帶開,讓這次巧遇的對話也到此就算告一段落。


不過,事情還沒真正結束

最後的結尾是

我左腳傷口雖然超大一片,可是兩個禮拜就好了,因為傷口都只是很淺的挫傷

而右腳的傷口就很慘了,最後躺了一個禮拜醫院差點沒因為蜂窩性組織炎把右腳鋸掉

在故事的最後,我才終於知道當初我老媽為何死命逼我一定要回家休養的目的

也才知道我叔叔的功力確實到了一個可以拿出來說嘴的地步。



可是,以上這個故事不是重點

我會提上面這故事只是剛好我搜尋到這篇很久以前PO的文章,拿出來充一下版面

(8年前PO在specialman版的文章,現在那板上的草已經比我還高了,不勝唏噓)



我其實要說的經驗是

有一次我全家族出遊,那一次我叔叔也有參加,途中去一位長輩朋友家拜訪

一進那位長輩朋友家,我老媽就開始皺眉頭,然後狂打嗝,

接著沒多久,我媽竟然偷偷的打起手印來了。



其實,看到我媽打嗝,大家已經坐立不安了,

而一看到我媽打手印,我們全家人更是不約而同的立刻從椅子上彈起來

直接說:『不好意思打擾這麼久,那我們有事就先走了…』



這位長輩朋友不知道我媽的情況,一直很好心的拉拉扯扯要挽留我們吃飯

我那時一直盯著大門口,心裡只想著:『要衝出去嗎? 要衝出去嗎?』


然後好不容易拖到大家都出了大門口


在客廳裡拉拉扯扯的留下來吃飯儀式,竟然巧妙的轉移到了門口外面馬路上舉行

我心裡還是一直看著我們的車,心裡想著:『還不走嗎? 還不走嗎?』



最後好不容易上車離開,

大家好像撿回一條命般鬆了一口氣 (其實沒那麼嚴重啦)

我叔叔突然開口問我媽:『剛剛妳在裡面打手印嗎?  怎麼突然有好強的磁場?』

那時候我發現一件事:

原來我叔叔只可以感應到我媽打手印所產生的磁場,卻感應不到那房間裡飄的能量

彷彿這兩種能量是截然不同的系統,而我叔叔手上的偵測器只能測量到第一種


或許是因為,根據法拉第的右手定律,能量的變化會導致磁場的改變,

我叔叔只能發現磁場的改變 (人型指北針),

但是他卻沒有量測能量變化的功能 (人型三用電表尚未修練完成)

就像之前熱拿鐵大所說的

『有時候,有惡鬼出現時,雖然沒形體,但會產生小靜電』

法拉第如果有幸活到現在,一定會握著拿鐵大的手說:磁生電,大概就是這道理啊…



不過話說回來,其實這也不是說我叔叔就比較遜

因為我叔叔他可以直接就感覺到你身體哪邊不舒服,或是身體哪邊有病痛

我媽媽比較沒有辦法,印象中我媽需要透過她的”朋友”告訴她,

『你看你看,那個人的胃好像怪怪的』  我媽才會知道原來是胃出了問題。



說到這裡,突然發現這一篇文章主要目的是想談我自己的經驗

可是直到現在還沒真正講到我自己的一些經驗,好像都在說我叔叔的事情

所以以下拉回主題,講一下我的經驗吧



我第一次遇到不可思議的現象,是在我很小很小的時候

年紀小到我已經忘了當時我年紀多小了

我唯一還記得的印象畫面是

在一個很深的暗夜,我們全家人在一台,四周都沒車,高速公路上飛奔的汽車裡

我爸在前方開車,我和已經睡到在打呼的我弟坐在後座,

然後突然間,我發現

車子後面竟然有一個光點,搖搖晃晃,一直在跟著我們車



當時的我很緊張,伸手搖搖坐在我旁邊睡得像死豬的我弟

我弟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反而是那光點彷彿發現了般,搖搖晃晃越靠越近,

最後更是幾乎已經貼著我們的車了。

年紀小又嚇的半死的我,只好死命的把我弟拖起來,一直指著後面的光點跟他說,

『別睡了,快醒醒,有東西一直跟著我們』



可是,我弟很明顯對於甚麼鬼光點一點都不在乎

被打擾睡眠的他,只是用一種被吵醒很不爽的眼神瞪著我,

然後似乎發出紅光的雙眼,伴隨著身上令人感覺到恐懼的魔獸氣息,一瞬間爆炸開來



而車後那光點,也就在感應到我弟爆發的那一瞬間, 『咻』一聲往上急速爬升

消失在天際



這就是我印象中,我這輩子遇到的諸多不可思議經驗中的開端了


以上。



PS.所以,最後這一段"光點"其實一點都不重要,

   我單純只是無論如何也要偷偷婊一下我弟的意圖應該一點都不明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