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浩浩蕩蕩從學校離開,加上我和筱雲共七個人。

看著天空中厚重的雲層,我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伴隨著不安的感覺,表面上還是要給人家漫不經心的感覺,以免引起其它人的恐慌。

走在最後頭就是身材胖重的敏珍,她走向學校大門旁的飲料店,花了三十塊買了一杯大杯的珍珠奶茶。

一邊走著,一邊喝著珍珠奶茶,難怪她老是喊著要減肥,卻越減越肥,有著厚重雙下巴,也許,身體太胖,走起路來,身上的肥肉還搖搖晃晃。

一伙人才剛離開學校沒多久。

敏珍就大喊著:「你們走慢一點啊!人家又沒有走這麼快!我快跟不上你們了。」

「大家等一下敏珍嘛!」小佩聽到敏珍的呼喊,馬上停了下來回頭看著她正上氣不接下氣,整個人好像很痛苦的蹲在地上不斷的喘氣。

小佩個子不高,綁著馬尾,外貌倒生得頗為俏麗,平常喜歡助人,在班上相當有人緣。

她看見敏珍蹲在地上一副很難過的樣子,似乎人有些不舒服,趕緊跑過去看敏珍是否需要幫忙?

加朋看這情形,也趕緊走了過去,拍著敏珍的背,「妳舒服點了嗎?」

敏珍大口喘著氣,還不忘吸一口奶茶,「好多了,你們就不能走慢一點嗎?我跟在後面,都快跟不上你們的腳步。」

加朋吐著舌頭,俏皮說著:「好啦!等一下,我們走慢一點,都怪冥月走這麼快。」

「天都暗下來了,不趕緊回到家,在路上是很危險,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最近謠傳晚上出門很容易就遇見鬼怪,這些鬼怪是相當不友善,所以政府才會宣傳入夜後不要出門。」我說著說著眉毛都快皺得連成一條了。

筱雲跑來摟著我的手,「冥月,你剛說什麼鬼怪啊!」

此時,小佩睜大著眼看著筱雲,很訝異她竟然不知道這件事,「筱雲,妳不知道最近晚上有很多人都看見鬼怪唷!」

坐在地上的敏珍還真像有那麼一回事的急忙點頭,同意小佩說的話

若涵聽了之後,笑著反駁:「世上那有什麼鬼怪,不要自已嚇自已了

敏珍抬起頭,眼神呆滯,死盯著若涵,彷彿昨夜遇到令自己十分恐懼的事情,「昨晚,我去買宵夜時,真的有看見

我不解著問:「妳看見什麼?」

敏珍渾身顫抖著,手上的珍珠奶茶也溢了出來,看得出昨晚的那一件事對她而言造成心裡上有種揮之不去的恐懼

加朋用雙手環抱著她,將她的頭躺臥在懷裡,「不想說,就不要說

敏珍搖搖頭,「不,我要說

她沈默不語了許久,才緩緩道出昨晚所遇到的怪事

昨天晚上十點,讀書到一半,肚子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走到樓下的廚房,打開冰箱卻找不到任何食物可以充饑

我走到外頭想要買宵夜回家吃。

天空沒有月亮,只有幾盞路燈昏暗的光茫照落在街道上,讓今晚更顯得特別陰森。

在街道的角落躲著一對男女正在纏綿,看起來好像在親熱,此刻的我,臉紅了起來,這種鏡頭,兒童不宜

我加快腳步走過。

那個女生突然轉過頭,瞪了我一眼,她的嘴張得如此之大,幾乎可以吞進任何的東西,不知名的紅色液體從嘴角滴了下來,總是讓人覺得有點詭異。

在這一刻,我也看見了那個男人臉上的表情是多麼恐懼,我差點叫了出來。

我嚇得臉色發白,趕緊加快腳步離開

敏珍說到這裡,整個人渾身顫抖已經說不出話來

加朋拍著敏珍的背,「不要怕,妳現在不是好好的嗎,沒事

我和筱雲互相看了一眼,腦海中馬上浮起一個畫面,難道裂嘴女又回來了,但裂嘴女只對小孩有興趣,又何以會殘害大人呢?

加朋一臉若有所思,想了一下,喃喃自語地說:「看樣子,這妖怪比裂嘴女更難纏

加朋剛剛所説的話傳進我的耳裡,我不解著問她說:「難道,妳有想到這是什麼怪物嗎?」

加朋的臉色有些凝重搖搖頭,用力搖著頭,「不知道,我只是猜測,如果是她,那就真的太危險了

若涵在旁邊實在有點不耐煩,抱怨說道:「不要現在說鬼故事,感覺很恐怖咧

筱雲見氣氛有點不對,在旁幫腔說著:「很晚了,我們快點走吧

我牽起筱雲的手,帶領大家繼續走著,只不過放慢了腳步,以免有人跟不上

沒多久,敏珍已經到家了,她向我們揮揮手說再見

我還得將其他五個人送回家,才能回去

====================================================================

 

Colin

 

出版作品:墨血筆(點我)

 

出版作品:鬼門開(合輯)

 

出版作品:鬼門關(合輯)

 

出版作品:鬼鎮怪談(點我)

 

出版短篇小說:夢魘(點我)

 

在寧靜的夜空下,往往帶給人們難以言喻的感覺,夜難以捉摸,也難以猜測,我特別喜愛在夜深人靜時寫作,腦海中的靈光一現就是下筆的題材,妙筆生輝形訴文字,給予書中的人物新生命,活生生蹦出到現實的世界,也許有一天,你走在路上就會遇到他們,別忘了跟他們打個招呼。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