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下午,天氣比早上更加悶熱許多,我們三人揮汗如流,想想反
正都來到台中,不如再坐二小時自強號到台北去找房東,看看房東的
說法,也可以順便吹吹火車上的冷氣清涼一下。

到了台北,房東聽到我們的來意,面上露出些許的驚呀表情,一下子
,又回復平靜的情緒,道:「既然你們都知道了,我也沒什好隱滿,
我會將我所知道事情一一告之。」

五年前大廈新建落成,這棟大廈可算是高級住宅區,但是不知怎麼因
素,價位卻比一般大樓便宜二到三成,所以大廈在當地造成一陣熱烈
大搶購,沒多久,就全部銷購一空,可說當時最暢銷大廈,那棟大廈
建材及屋內裝潢、格局都相當好,讓人無可挑剔,至於價錢為何會壓
到那麼低,至今還是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那段時間,剛好我做生意也賺不少錢,又正逢新婚,一口氣就買了三
間房子,一間自已住,二間租給別人,等搬進去之後,一如往常,工
作常常忙到半夜,工作做完,才回家。

回到家中,家中一如往常般平靜,走到臥房內,嗯,奇怪,為何浴室
的電燈沒有關?按照平時來說,小芸這段時間應該躺在床上熟睡了,
為何浴室內燈沒關呢?

開啟了臥房內大燈,發現小芸並不在床上,小芸會在那呢?心中升起
了一股莫明的不安感,暗暗自內心深處,逐漸升起,轉身大步走近浴
室,舉起右手伸向浴室門口手把,身體不自主顫抖了起來,打開浴室
門,看到小芸全身赤裸躺在浴缸旁邊,下體鮮血不斷流出,心急如焚
的我,連忙順手拿起浴袍,抱起小芸,到地下室,開車奔向醫院。

到醫院,小芸被送往手術室,經過緊急急救,母體得救了,肚子內小
孩卻失去了。

流產之後,她精神就開始有點不穩定,半夜時候,常會看到她一人喃
喃自語,那時我還以為她太思唸她的骨肉,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晚上可能是在夢遊,也不引以為意,畢竟他白天看起來還滿正常,
跟平常沒兩樣。

直到有一天,那天剛好是我們結婚敬念日,為了給她驚喜,特地早一
點回來,記的那天下午,回到家門口,怕吵醒她睡午覺,我小心翼翼
拿起鑰匙,放進鑰匙口中,輕輕嘎啦一聲,打開了門,我放輕腳步,
一步步由客廳慢慢走到臥房,走到臥房前,當我伸手按到門把,準備
靜悄悄打開門時,聽見房內有人說話聲音,內心升起一股好奇念頭,
平常這段時間小芸不都在午休嗎?今天下午到底有何貴客,還是小芸
做出了對不起我的事情來呢?需要待在臥房內呢?我停止打開門的動
作,將頭慢慢趴向房門,生怕一不小心,製作出聲音來,打草驚蛇。

耳朵貼緊門邊,偷偷聽到我老婆小芸開心溫柔說:「寶寶要乖乖的,
不要跑來跑去,會很危險喔。」

那時,我心中暗暗思量:「好久了,沒看到小芸那麼開心?不過今天
那來的寶寶,難道是鄰居寄放在我家的小孩嗎?」

正當我內心暗暗自喜的時候,小芸又繼續道:「寶寶什麼時候你才要
跟爸爸相認呢?爸爸要是知道你還在這陪我們,一定也會很高興。」

聽到小芸那樣說時,我內心又充滿許多疑惑,於是我將右眼靠近鑰匙
洞口,看見小芸開心像小孩子一般一人跑來跑去,像是追人一般,問
題是房內根本只有她一人,看她一人走來走去,又低頭像跟小孩子說
話,整個氣氛詭異了起來,我越想越不對勁,用力踹開了房門,一腳
大步踏了進來,隨即轉頭查看四方。

小芸似乎被我粗魯的舉動嚇到,沒多久,她連忙跑到茶几旁,雙膝微
微一彎,蹲了下來,雙手一抱,似乎像抱一個小孩,保護他一般,小
芸說:「寶寶不要怕喔,他是你爸爸,叫爸爸喔」,一邊說,一隻手
做出撫摸的樣子。

我見到小芸這樣,內心感到十分悲痛,為何小雲會變成這樣呢?難道
之前白天正常模樣是偽裝的嗎?一步當兩步走,當走近小芸身前時,
小芸突然大喊一聲:「寶寶不要走啊……」,突然一陣陰風自我身前,
穿透而過,整個人顫抖了起來。

等我回過神來時,看到小芸正往外跑去,內心不知為何升起一股寒意
,一股極度不詳感覺,圍繞心房,揮之不去。

我連忙跟去,生怕她出了意外,當我跟他後頭追去時,眼見她忽然身
形矮了下去,往前一看,自樓梯口跌落下去,樓梯到處都殘留鮮血,
我趕緊連跑帶跳下樓去,緊緊抱了住她。

她慢慢睜開了雙眼道:「寶寶之前都孤單一人徘徊在家門口,好孤獨
,我死了之後就可以去陪寶寶,他將不再一個人,有我陪在他身旁,
,剩你孤單一人,你不要為我傷心難過,我死後,還有寶寶陪我,而
你要堅強活下去,為了我跟寶寶,你看寶寶在前方笑的好開心,對我
揮手……。」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