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小誠倆人一夜沒睡,好不容易等到太陽照射進來寢室內,小虎的床舖也不再搖晃了,倆人趕緊下了床舖,輕手輕腳,小黑輕輕的推躲在棉被裡頭的小虎,連推數下,小虎一點動靜都沒有。

 

一股不安自心口升起,倆人面面相覷,小黑伸出顫抖的手,鼓足了勇氣,奮力將被子一掀開,驚恐的叫聲,瞬間震撼整個宿舍,片刻之間,小小的寢室內,擠滿了數十人,外頭還有不少人探頭觀望。

 

看到的人卻無一不立即作噁,尖叫聲四起。

 

有些看不下去的人群,一見到這種景像,趕緊抱頭離去。

 

因為他們所看到可以說是人,一個死人,一個死相悽慘無比的死人。

 

一個像老了幾十歲的老頭子,全身瘦瘦乾乾,就像個木乃伊,躺在小虎的床舖之上,除止之外還有難以估計大量的蛆在乾枯的屍體上蠕動著,整個寢室隨著被單的掀開來,散佈難聞的腐敗屍臭味,每一個人進來寢室沒多久,就隨及又退到寢室外頭。

 

要不是他的身上穿著小虎昨天的衣物,絕對沒有人會想信他就是小虎。

 

宿舍內死了一個學生,很快地 ,警方就來到宿舍封閉現場,約談相關的人員。

 

但是小黑、小誠及他們同寢室的學長卻一輩子忘不了,警方剛來現場勘查所說的第一句話,「不要開玩笑了,這是你們的室友,那來這麼老的室友,他看起來起碼將近百歲高齡。」

 

等約談完,也換警方傷起了腦筋,該如何像上面交代,一個年方十八歲的少年一夜之間變成百歲人瑞,又突然暴斃,身上又冒出數以萬計的蛆,一切、一切都是不合乎常理,這種報告什麼呈給上頭的長官看。

 

重點是,小黑、小誠的證詞中明明倆人都說了,小虎到寒屍坑內撿起了不知名的骨頭回到寢室後,就躲在棉被內,嚇的不敢出來。

 

但是警方搜索的結果,小虎身上除了他所穿的衣物,還有皮夾、錢之外,並無任何異物留在他身旁,那麼小黑、小誠所說的骨頭到底跑到那裡去了,不會有人取走吧!不過依當時小虎的狀況,想信也沒有人敢去他身上取出任何物品。

 

驗屍的結果,並無外傷,最後證明是心臟病發而死,但是唯一的疑點,是為何沒有任何掙扎的跡象、為何會一夜之間老了將近百歲、身上的蛆又是自那裡冒出來的、寒屍坑取出來的骨頭呢?又到了那裡去呢?

 

一切的謎團卻無人能解。

 

夜又漸漸的接近了,死亡的氣息又一步一步的靠近,這一夜,厄運又將降在誰的身上呢?

 

風自窗口吹了進來,涼涼的風,輕輕的纏繞正在熟睡中小黑的脖子上。

 

風越來越涼,涼的近乎讓人汗毛豎起的境界,本來還在熟睡中的小黑,卻被吹到顫抖。

 

「奇怪了,天氣怎麼變的那麼冷。」睡在上鋪的小黑,掀開了棉被,聽到喀拉的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掉下去,撞到牆邊。

 

小黑在黑暗的環境裡,伸出手到四周摸索,摸到一個小小圓圓有點堅硬的不知名物品,莫名物品上頭不斷散發出刺寒凍骨的寒氣,一觸之下,心好像寒了半節,不安感也在心湖裡頭擴散來。

 

小黑心頭雖然感到害怕,卻又十分的好奇,這是什麼東西,為何小小的,難不成是小虎自寒屍坑內撿回來的骨頭嗎?如果是,又為何會跑到我棉被上頭呢?小黑一念至此,懷抱著忐忑不安的一顆心,將剛剛摸到的東西,拿去靠近窗外照耀進來柔和的月光,乍看之下是一個白白小小的東西,在仔細一看,好像是人的一節小指。

 

一想到是死人骨頭,又是害死小虎的無名殺手,小黑背脊立刻起了一陣寒意,連忙想將手中的指骨給丟掉,就像口香糖一樣沾在手上,甩之不去。

 

小黑越用力的甩,由指骨散發出來的寒意越濃,漸漸將小黑全身上下都籠罩在一股莫名的淡淡朦朧黑色的霧氣之內,小黑著急的想大聲叫喊,卻一句話也發不出來。

 

小黑感到好疲倦,眼皮都快重到睜不開了,這時才發現他的手、他的手卻像枯萎的花朵,凋謝一般,無力的放了下來,眼皮也重到闔了下來,但是耳邊卻聽到似有似無嘲諷的笑聲,也是他生前所聽到最後一個聲音。

 

聽不到、看不到,不代表就沒有知覺了,只能說是疲憊了、無力了。

 

過了沒多久,他感覺到自已的五臟六腑,似乎長出了些什麼東西,好像蟲子一般,一隻一隻在他的體內不斷的長出來,鑽進鑽出,既癢又極度的疼痛,想要大聲喊叫,卻又開不了口,忍不住想將手伸進去自已的體內,好好抓癢,卻又舉不了手。

 

讓小黑想起了小虎悽慘的死狀,他終於知道小虎為何死了,也知道他死了為何一點動靜都沒有,也明白了那些蟲子是什麼東西了,一切卻都來不及了。

 

看似平靜,其實卻一點也不平靜的夜晚靜靜的渡過了。

 

小黑的離奇死亡,引起警方高度的關切,又如之前小虎死時一樣,查不出個半點結果,這間寢室一連死了倆個人,再也沒人敢在那裡過夜,小誠及他同寢室的學長被安排到其他寢室。

 

卻也想不到還是難逃厄運。

 

小誠隔天一早,陳屍在床舖上,死狀如同小虎、小黑死時一樣悽慘。

 

宿舍也暗暗的蒙上一層死亡的陰影,尤其是首當其衝跟他們同寢室的小利學長。

 

同寢室的三位學弟離奇死亡,讓小利學長沉浸在死亡的氣息之中 ,夜隨著太陽西落,慢慢著爬了上來,大地也漸漸陷入一片黑暗,恐懼也開始降臨。

 

為了生存,小利學長作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逃離學校,遠離宿舍,回到他的家鄉桃園,他相信只要離開這塊不祥之地,就有一線生機。

 

於是小利學長連忙搭上公車,前往南投火車站,坐上了火車,前往桃園,等抵達桃園時,連忙坐計程車回到他桃園的家,卻都忽略了一件事,別人對他異樣的眼光。

 

他的父母看到他突然回來,也感到相當的訝異,卻沒有一個人相信他就是小利學長。

 

沒有一個人會相信自已一個二十歲的兒子會在一夜之間老了近百歲。

 

當小利學長想要替自已辯解的時候,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開口,發不了聲音,耳朵也開始聽不見,眼睛也開始糢糊了,他家中的時鐘敲了十二下的鐘聲,午夜十二點到了。

 

小利學長就如洩氣的氣球,整個人癱瘓在地上,一如小虎、小黑、小誠的死法一樣,唯一不同的是,他多了二個目擊證人。

 

一連四夜,寢室四人無一存活,隨著小利學長的死亡,指骨卻離奇在他身上的衣服口袋中被發現,於是經大河鎮的鎮長建議又將指骨給丟回了寒屍坑。

 

自此之後,校園便流傳著,進入寒屍坑,便會累死同寢室的室友。

 

小呆說到這時,我才終於明白小佑學長他在害怕著什麼了,看來學長他是多慮了,想到這裡,我笑了起來,小呆也笑了,看來小呆也猜到我心裡頭所想的事情了。

 

「不過既然是傳聞,為何還能說的那麼清楚?」我腦海中閃過一絲的疑惑,脫口而出。

 

小呆露出一個詭異的笑顏,小聲的一個字一個字清晰的說著,「有一年學校又來了幾個不怕死的學弟,玩起了招靈會,其中一個人被惡靈附身,說出了這個故事,那個惡靈就是小黑。」

 

夜至止已經凌晨三點整,我跟小呆二人拖著疲勞的身體、厚重的眼皮和驚嚇的心情回到房間裡頭,躺到小麗整理好的床舖上頭,迅速的進入了夢鄉。

 

夢境來到了四歲時的回憶,一個淡忘已久的記憶隨著小靈的出現,慢慢的甦醒過來。

==================================================

寒屍坑

已經可在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
本書特色
★風格特異、曲折,以夢境串連的恐怖小說作品。
★作者以真實生活結合傳說為背景,創造新式鬼小說風格。
★鬼月應景強打之作!

===================================================================

紅塵遊子
網路人氣恐怖小說家,作品遍及BBS及玄異小說論壇,所創作的故事懸疑感十足,恐怖的氣氛層層加深、籠罩,隨即在意想不到的結局中豁然開朗,令讀者大呼過癮。
個人部落格「紅塵的網路小說世界」:
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