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不斷自門口處吹了進來,門都被吹的喀拉、喀拉的響著。

 

門外則站著一個少女,身材有點嬌小,大約一百五十幾公分,穿著白色花邊的連身短裙,她的裙襬隨著微風飄動著,上揚了起來,幾乎將她的整隻纖細大腿都露了出來,當她的春風快外洩的時候,裙襬又飄落了下來。

 

她征征望著我,輕輕的笑了起來,笑的相當甜美,我感覺到我該認識她才對,難不成除了小麗、金魚、小呆之外,今天的聚會還有第四個人,小麗沒有提到嗎?手臂上的齒痕又燒了起來,疼啊!

 

我站了起來,準備去找她的時候,她也轉過身去,跑了開,我趕緊追了出去。

 

屋外,卻是空蕩蕩的一個人影都沒有,有的還是那幾間破舊的屋子,及一覽無遺的空地,難不成我見鬼了。

 

本來高溫炎熱的天氣,忽然間轉為陰涼,周遭的溫度像降下不知道幾度,冷氣順著腳底慢慢爬上來迅速蔓延全身,冷冷的,我幾乎可以聽到身旁有人呼吸的氣流,卻看不見人,並且那股氣流不是溫暖的氣息而是陰冷!

 

我慢慢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精神緊繃,驚恐的看著周圍。

 

一個如銀鈴般的笑聲隨著寒風,四處飄揚,聽不出這個笑聲來自何方,本該讓我感到害怕的場景,卻因為一個笑聲,讓我感到些許的懷念,忘卻了恐懼。

 

我感覺到衣袖有人在扯動著,我回頭一看,又看到那位少女,她的小手拚命抓住我的袖子,緊緊抓著不放。

 

她扯動著我袖子,像要帶著我到那去,於是我不知不覺跟著她的腳步走去,她也將她的手往下移去,改牽我的手,我才發現到她的手異常的冰冷,像死人的手,本該害怕放開的,可是心裡頭又生起一股異樣的感覺,甜密在心頭,又讓我捨不得放開她的手。

 

但是握著她的手之後,我的腦海中卻無法控制著,浮現出零散的八歲前的記憶,河岸、七個小孩、泥娃娃、小女孩……,這跟她又有什麼關係呢?不然為何握住她的手,會浮現出這些影像呢?不知不覺跟著她來到清水河岸的上游了。

 

她放開了我的手,我的心思卻還在逗留在那些影像。

 

若是說河岸指的是清水河,七個小孩該是我、小麗、金魚跟小呆,那還有另外三個小孩是誰呢?還有泥娃娃該是昨天金魚所說的泥娃娃嗎?最後是那個小女孩,到底是誰呢?感覺她跟我的關係是不簡單啊!當所有問題又聚集在一起的時候,卻又拼湊不起來,這些記憶到底有什麼關聯呢?

 

小女孩、小女孩,啊,沒錯,就是她!

 

我回過神來時,我已經跟她坐在清水河岸上流一處大石之上。

 

「妳是我夢裡的女孩?」我張大嘴,訝異的看著她,她聽了,抬起了頭來,用著她泉水一般清徹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用力注視著我,微微張開她的小嘴,露出若隱若現的皓齒,嘴角向兩側上揚,開心的笑了起來,像似說我終於想起了她。

 

現在我破碎的記憶中就剩下,三個未知的小孩及泥娃娃還沒有出現,假如其他的人物都一一出現了,我的記憶就會回來了嗎?我也不敢確定。

 

「小威,你記的我了?」少女期待的望著我。

 

我苦澀的一笑,少女也明白我的意思。

 

少女一想到好不容易燃起的熾熱希望又在一霎間塌了,她的眸子帶著淡淡的哀傷,讓人看了,心不由自主的痛了起來。

 

少女用著悽涼的語氣說著:「你答應過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的,結果你在四歲的時候忘記我一次,八歲的時候又忘記我一次,到現在還是不記的我。」

 

四歲、八歲,這是什麼一回事,為何我會一連忘記她兩次,她到底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不過沒有關係,至少你回來了,不是嗎?」少女說到我回來的語氣,又變的緩和多了,也聽的出她的語氣暗帶一絲絲情愫。

 

「妳可以說說我八歲前的記憶給我聽嗎?」若能從她口中知道我的過去,不一定就能將我零亂的記憶再度重組起來。

 

「嗯,這個要說到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少女一雙莫名哀傷的眸子,悠遠的投射出去,像似緬懷著、追思著過去的記憶。

==================================================

寒屍坑

已經可在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
本書特色
★風格特異、曲折,以夢境串連的恐怖小說作品。
★作者以真實生活結合傳說為背景,創造新式鬼小說風格。
★鬼月應景強打之作!

===================================================================

紅塵遊子
網路人氣恐怖小說家,作品遍及BBS及玄異小說論壇,所創作的故事懸疑感十足,恐怖的氣氛層層加深、籠罩,隨即在意想不到的結局中豁然開朗,令讀者大呼過癮。
個人部落格「紅塵的網路小說世界」:
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