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時間回到我看到那兩個不知名生物的當下,我還沒意識到自己見到魔,
        我是個很好奇的人,看到莫名其妙的事情,好奇心反而會大過恐懼心,
        但是一直被聲音攻擊這件事我就吃不消了,因為會影響到我的睡眠。

        所以我認為我看到什麼東西我反而不會害怕,但是讓我聽的到看不到,
        那就真的是非常慘了。

        因為根本無從印證到底是誰在跟我說話,加上對方人多勢眾,對付一個
        只會唸經又不懂佛教的我,簡直是殺雞焉用原子彈。

        可是呢,換個角度想想,或許他們的出現,才矯正了我對於佛教的認知
        ,阻止我錯誤的唸經方式與態度,雖然我心裡是心不甘情不願的有點不
        太想感謝他們,可是如果真的讓我繼續那樣子唸經下去,我也不知道將
        來是否會變成無法回頭的局面。

        看著牆上的魔漸漸消失,我還有點驚喜的訝異,為什麼我會看到這種東
        西?我想起我之前在樓下看到會飛的那顆頭,我也不覺得恐怖,現在讓
        我看到更奇怪的生物,而且不是糢糢糊糊,是很清楚明確的樣子,我在
        想,我該不會是被開眼了吧?

        可是興奮的情緒還是被現實澆熄,看完後,我還是困擾在無形的聲音攻
        擊,還有被拉扯的臉的痛苦中。在醫療人員面前吃完藥,我也懶得吐了
        ,就跑回床上睡覺。

        一邊想著,這樣好痛苦,一邊想著,我會這樣子過一輩子到死嗎?想起
        soul板上某個板友說的,唸經唸久了自然會有神通,會是我這種情況
        嗎?

        我的心裡好多疑問。

        可是面對冰冷的牆壁和天花板,沒有人可以幫我解答。我就撐著一直到
        被聲音攻擊到想睡才睡著。

        隔天起床,九點後走到大廳,不知為什麼的,我好像變成女生們的焦點
        。每個女生都在背後偷偷的討論著我,有的甚至為了吸引我的注意,講
        話故意比較大聲說笑,眼睛一直盯著我看。

        有的女生會故意坐到我旁邊,包括我之前說的那個死魚眼的女生,我想
        不被干擾都很困難。

        我長的不帥,又有點胖,實在是不懂為什麼會有女生會想跟我認識做朋
        友?這件事在我事後回診時,遇到一個跟我同期住病房的女生,她後來告
        訴我的,她說,那時候女生全部都在討論我,有幾個都故意坐我旁邊,
        看我會不會跟她們聊天,可是她們都看我趴在桌子上不理人,不然就是
        在長廊上走來走去,她們似乎有點失望。

        我回診的時候聽到那個女生說『你很紅耶!那時候好多人想跟你做朋友,
        想認識你,你知道嗎?』。

        我聽完傻眼,我想了想我又沒做什麼特別的事,怎麼會引起女病友的注
        意?

        離題了,反正我就覺得很莫名其妙的會變成別人矚目的焦點。

        那時候我也沒想那麼多,只是一心想著要好,沒有多想關於異性的事,
        加上我那時候吃素,吃素的人會越吃頭腦越清楚,不容易對於異性的事
        動心,所以我只想著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這些無形的聲音消失。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已經是住院第四天了,聽我爸昨天來看我的時候
        說,醫生會看我的表現再決定要不要讓我出院,所以我一直在煩惱這件
        事。

        如果我不快點離開,誰能擔保我不會被更奇怪的東西卡上身?光想我就
        覺得恐怖。

        時間就在我打拍子中渡過,偶爾阿良會跑來找我聊聊天,我只能有一句
        沒一句的回答他,因為每當我的臉要開始扭動的時候,我都會很快的轉
        過頭,用手硬壓住,很怕被人看到。

        那時候忽然想到,會不會是因為我以前都不拜拜,所以我唸經的時候,
        神佛都不理我?

        為什麼不拜拜?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我簡短說一下。

        以前我很痛恨我爸和奶奶,因為我從嬰兒時期就一直被我爸虐待,我奶
        奶也會。大致就是我爸半夜發酒瘋會把我從床上拖起來打罵,不然就是
        從來不給我好臉色看,不管我做的再好都一樣。

        我被虐待了幾十年了。

        我奶奶則是很愛錢,對自己很好,對別人都很小氣,我國小唸書是沒有
        制服的,因為我奶奶為了省錢,不願幫我買制服。後來老師氣到嗆我家
        的大人,說如果不買制服就不讓我畢業。

        我奶奶最後逼不得已,在最後半年才讓我買制服。

        還有很多別的事,比如莫名其妙把我趕出家門...等等,反正這些事說不
        完,我就不說了。

        所以我從小就命很苦,奶奶則是把錢都花在她的XX功德會,不然就是飛
        去日本玩。

        仔細想想,我好像根本就是沒人要的。

        所以我一直覺得,拜神有什麼用?拜一拜還不是照樣讓我爸去上酒店回來
        打罵我,奶奶也是一樣很小氣,拜了是有什麼屁用?

        反正那時候我就嗆他們兩個,說我以後一定不拜你們,你們一定會下地
        獄,每天都在心裡詛咒他們。

        然後那時候我有認識基督教的同學和朋友,雖然他們不一定是很有錢,
        可是他們的家庭關係很和樂,他們的父母都對他們很好,我心裡非常羨
        慕。

        所以我那時候一直很想去信基督教,其實包括現在,我也是想試著去聽
        聽看各種宗教的說法。結果因為不小心吃素,感覺到吃素對身體有好處
        ,所以才會想去認識佛教。

        反正那就是我這十幾年間,回到家也不拜神明或祖先,平常在心裡默念
        的是主耶穌基督的原因了。當然後來是因為發生了第一篇故事的事,才
        會開始去唸佛經。

        所以當我在病房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忽然想到,不然我就去大一點
        的廟,萬華龍山寺拜拜好了,看看能不能夠讓我擺脫這些聲音的困擾。

        無形的聲音似乎瞭解我的念頭,對我說

        『很好,你終於想拜拜了,呵呵呵呵呵。』那個蒼老低沉的聲音說著。

        『等一下,你自己去,不可以跟你爸說喔!不然你爸說不定會生氣打死
        你,到時候就不要怪我們沒提醒你喔!呵呵呵呵呵』他繼續這麼說著。

        我聽了聽,在心裡說

        『不會,我爸不會這樣對我。』我說

        『呵呵呵,你只要一個人去拜拜,我們就不會再騷擾你,呵呵呵呵呵。
        』他說

        『不但如此,我們還會讓你變的正常,以後如果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都
        會先通知你,讓你過的比一般人好,你願意嗎?呵呵呵呵呵。』一個女
        性的聲音說著

        『而且我們會讓你知道你要找什麼方面的工作比較好,以後你就可以自
        己一個人在外面住,自由自在,不用再看你家人給你的臉色了,這樣不
        是很好嗎?呵呵呵呵呵』她說

        這些話有點打動了我的心,可是我還是有點疑問的說

        『可是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才能出去,唉.....』我說

        這些聲音接著對我說

        『今天,你今天下午就可以出去了,呵呵呵呵呵。』那個很有威嚴的聲
        音說著。

        咦?怎麼可能,我才住進來第四天,聽人家說最快都要一星期,怎麼有可
        能這麼快就能出院?雖然我真的很希望快點出去,可是卻感覺遙遙無期。

        我有點懷疑他們講的話,於是我半開玩笑的,跟他們賭一把。

        『好!!!你們說的,如果我今天真的可以出院,我就一個人去萬華龍山寺
        拜拜,然後去找工作,自己一個人住。』我在心裡面回答。

        『好!!!你說的,不可以食言反悔,不可以跟你爸講,我們今天就讓你出
        去。』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說著。

        會是真的嗎?已經騙了我這麼多次,會不會我真的是生病,而這些聲音只
        是幻聽?可是我又發生了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

        幹,可是嗆都嗆了,我就等著坐著看,哼!!!

        就在我這麼想時,時間來到中午,我吃完午餐,正坐在大廳看電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我一直反覆的想,會是真的嗎?會是真的嗎?

        忽然,在下午兩點多的時候,門口看門的醫療人員,大聲的喊我名字

        『davidjam~~有你的訪客。』

        我心裡想,該不會是我爸吧!

        我轉頭一看,看到那件紅色外套,真的是我爸。

        我爸一進來,劈頭就告訴我

        『兒子,你可以出院了!快把東西打包,我們回家。』他說

        啊...我心裡想,怎麼會這樣...

        在我還來不及思考與反應的當下,無形的聲音說

        『你要記得你答應我們的事喔!嘿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他說

        啊幹!真的發生了,靠夭,該怎麼辦?

        我整個頭腦思緒被打亂,原本覺得不可能會發生的事,結果真的發生了
        。

        我走回睡房將所有的東西裝進一個黑色的大垃圾袋,因為我是很倉促的
        被送進精神病房,所以身上帶的東西都很零散,加上我沒帶刮鬍刀,鬍
        子長好長,一整個造型看起來就很像流浪漢。

        我拖著一個黑色的大垃圾袋,邊拖邊走,經過門口的時候,全部的病友
        不管男女都看著我,我揮揮手跟阿良道別,阿良也跟我說掰掰,然後門
        口的醫療人員,拿出我被沒收的手機錢包還有腰上的皮帶給我。

        出了病房門口之後,忽然間,無形的聲音又說

        『等一下我們叫你往哪走你就往哪走,不准跟你爸說,懂嗎?記得你的承
        諾!』他說

        因為不曉得這件事會成真,我心裡很害怕,只好唯唯諾諾的答應...

        『叫你爸走前面,你跟著他,懂嗎?』他說

        於是我叫我爸走前面,我說我在後面會跟著他。

        我們走了一段樓梯下樓,要到醫院門口的時候,忽然那個聲音又下了一道
        指令

        『就是這裡,你從右邊側門出去,你準備跟你爸道別了,從此你不准再回
        家。去叫台計程車,去萬華龍山寺。你別怕,我們會幫你。』他說

        於是我像發了瘋一樣的狂奔,跑出了側門,我遠遠的看著我爸站在醫院大
        門口外東張西望的看著,為什麼我沒跟著他出來?

        我心裡暗暗的傷心,邊在心裡跟我爸道歉,對不起,我要離開你們了。

        然後在那些聲音的指揮下,我攔了一輛計程車,跳上車,離開了醫院。結
        果上車後才發現,我的皮包裡面只剩五百塊,我這時候才想到,天啊!才五
        百,要怎麼過生活,此時這個時候,無形的聲音又說

        『你有個跟你不錯的朋友,住你家附近,你去跟他借五萬塊,懂嗎?』他說

        我一開始還想不出來聲音說的是誰?過了幾分鐘,我才想起來,他們說的是
        一個認識了十幾年的朋友。

        我這輩子很少跟人借錢的,竟然還要我去跟人家借五萬塊,心裡覺得很不
        好意思。不過現在這種情況我也是沒辦法,只好硬著頭皮去借了。

        我指揮著計程車,一路到了我朋友家的門口,我朋友他們剛好在收店,無
        形的聲音說

        『快!跟他借錢,跟他說你以後會還。』他說

        我朋友跟他媽媽看到我,跟我說了聲好久不見,結果他們沒想到,我一開
        口就要跟他們借錢。

        更丟臉的是,我竟然在他們面前,臉扭來扭去。

        我朋友跟他媽媽看到我這樣,嚇到了,問我怎麼了,我說

        『阿泰,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跟你借五萬,我以後會還你的。』我說

        我朋友一聽到我說要借錢,他想了一下,跟我說

        『可能沒辦法耶!我頂多只能借給你五千,這樣好嗎?』他說

        然後他接著說

        『你發生了什麼事?臉怎麼會這樣?』他說

        『呃.....一言難盡啦!因為我打算自己一個人去外面生活,所以想說跟你
        先借一下,我以後一定會還你的,拜託了。』我說

        『可能沒辦法耶!不好意思,我頂多只能借你五千而已,你考慮看看。』他
        說

        無形的聲音忽然說

        『算了,你不要再跟他說了,我們先去拜拜。』他說

        於是我滿臉不好意思的跟阿泰還有他媽媽道別,也沒跟他借錢,身上只剩
        兩百多塊的,搭捷運去萬華龍山寺站。

        一路上,拖著一個黑色的大垃圾袋,臉也沒洗,鬍子也沒刮,就好像流浪
        漢那樣,一路邊拖邊走的,終於到了龍山寺。

        我進了門口,先去洗洗手,然後拿十元買了香,因為我太久沒拜拜了,於
        是我都看著別人怎麼拜,我就跟著拜。

        過了一會兒,從觀世音菩薩拜到地藏王菩薩再到月老,我全部都跪著拜了
        一遍。

        當我拜完的時候,無形的聲音又說

        『等一下我們叫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懂嗎?呵呵呵呵呵』他說

        忽然一個沒聽過的女性聲音說

        『你現在拜完了對嗎?現在給我出寺門口,我帶你去找工作。』她說

        我心想,這個聲音我沒聽過,於是我在心裡面發問

        『請問你是誰?我沒聽過你的聲音?』我說

        『你不要管我是誰,你現在就給我出去,去給我找工作!快!』她說

        我不知道他們所謂的找工作是如何?於是我邊拖著包著家當的垃圾袋邊走
        ,然後走出了寺門口。

        然後無形的聲音指示我怎麼走,我到了龍山寺旁邊的街上。

        無形的聲音忽然說

        『現在你給我一家一家的問,問看看有沒有人願意給你工作,快!』她說

        我大吃一驚,該不會找工作就是這樣子沿街叫我一家一家的問吧!

        再加上我現在沒有刮鬍子的外型,看起來不像流浪漢就像神經病,你叫我
        這樣子找工作,根本是開玩笑吧!

        正當我心裡這麼想的時候,忽然我的左手手指,像是被刀割一樣,我唉呀
        的一聲,叫了出來。

        『你答應過我們的,不准回家,你現在就給我一家一家問,如果你不這麼
        做,我們就拿刀割你。』她聲音超級兇的這樣跟我說

        我到那時候才明白,我又被騙了,可是我都已經答應了,我該怎麼辦?

        我不知道出院這件事今天會發生,我才會一時賭氣答應了無形的聲音。沒
        想到真的發生了,反而我現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唉,一家一家的問工作,問了被人當神經病,不問被刀割,我真的快瘋了
        。

        我迫於無奈,於是沿街,一家一家問,請問有沒有要請人工作?想當然是
        沒有人會因為這樣子給我工作的,但我還是只能硬著頭皮問,因為手指被
        刀割的感覺太痛了,我只好拼著丟臉的這麼問下去。

        我大概問完了三條街,每個人看到我都像看到鬼一樣,避之唯恐不及,我
        大概這樣子從下午兩三點問到晚上快六點了。

        我好累,又餓又渴,可是我打賭輸了又不敢回家。

        或許有人會說,就不要管打賭,直接跑回家不就好了。

        可是如果真能這樣,那麼那些聲音就不應該會出現來騷擾我了!

        我摸摸口袋,發現口袋裡有手機,忽然想要打電話回家,可是等我看清楚
        ,才發現手機早已沒電。

        我望了望街上,忽然在前方,有一台公用電話,於是我打算走去打通電話
        。

        忽然無形的聲音又恐嚇我說

        『你不准打電話,從現在開始,你不准再跟你家裡的任何人連絡。』她說

        她說完馬上又在我的手指上割了一刀,痛的我唉唉叫!我摀著手,眼淚都
        快飆出來。

        我苦苦哀求的說

        『拜託,讓我打一通電話就好,好不好!!!』我說

        我站在公共電話前面,旁邊的人看到我大概會以為看到瘋子一樣的在喃
        喃自語。

        我也忘了我求了多久,忽然有個年輕的男性聲音說

        『好!我讓你打電話,呵呵呵呵呵。』他說

        於是我像得救了的一樣,播了通電話回家,剛好是我爸接的,我怕我爸會
        生氣,於是我就說

        『爸!對不起,我自己偷偷亂跑。』我說

        沒想到我爸一點也不生氣的說

        『沒關係,你現在在哪裡?』他說

        『我在萬華龍山寺這裡。』我說

        『喔~好啦!你逛完就趕快回家,懂嗎?』他說

        嗚嗚嗚~他這麼說的時候,我心裡好難過,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年輕的男
        性聲音又說

        『你現在明白家的可貴了嗎?你還會想再恨你奶奶跟你爸爸嗎?』他說

        唉,其實講到這個,我的心結還是很難釋懷,畢竟這是兩件不同的事
        ,硬要我不去恨以前他們對我做的事,我實在是天人交戰,不知道該
        怎麼想才好?

        於是我就站在公共電話前面,站了一會兒,忽然那個以前沒聽過的女
        性聲音說

        『好啦!你想家嗎?想回去嗎?』她說

        我點點頭

        『那就快回家吧!呵呵呵呵呵』她說

        沒想到她的態度轉變那麼大。但是至少我心裡如釋重負,然後我就拎著黑
        色的大垃圾袋,準備搭捷運回家了。

        不過我心裡還是有點疑問,所以我就問了一個問題

        『請問妳是誰?我以前沒聽過你的聲音?』我問

        忽然間無形的聲音們一陣哈哈大笑

        『你叫我龍山寺管理員就好,呵呵呵呵呵!』她這麼的告訴我。

        於是我就搭著捷運,回到了奶奶家。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