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個人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沒多久,一個熟悉的人影又浮現在我眼前。

又是那位穿著袈裟的年輕人,臉上帶著笑容走向我,「這一趟地獄之行將會有許多危險等待著你,要去地獄一定要有鬼差帶路,這個困神索就先送給你使用,只要將鬼差套住,將無法脫困,你們必然可以順利進入地獄,真正的危機也會在那等待你們。」

我揉了揉眼睛,看著他手上的繩索很像童軍繩,沒有什麼特別之處,向他道謝之後,便收起繩索。

「冥月~~冥月~~不要睡了,醒醒。」加朋一邊叫著,一邊搖著我的身體。

「怎麼了。」我問。

「你還在做夢啊,該起床了。」加朋說。

「喔。」我伸個懶腰,發現右手上多了條繩索,那並不是夢,是真的有這個人。

加朋將包袱中掏出幾張符咒、桃木劍、以及一面八卦鏡分別放置在口袋裡和腰際,又將手伸進包袱中又掏出幾張符咒交給我,「收起來,不要弄丟了,說不定這些可以在危險時幫你一把。」

「喔。」我隨口應了一聲。

我們這才走出屋子,朝著傻蛋家前去。

加朋身上背著一個包袱,裡面不知道裝了些什麼東西。

我很好奇問她說:「妳裡面裝什麼寶貝啊!」

加朋不加思索說著:「待會到傻蛋家,你就知道了。」

天色已經漸漸變暗了,由於,夜晚的不平靜,讓路上的行人少了許多,大家都趕在天黑之前回到家。

我們一心只想要把筱雲救出來,也不管夜晚中行走會有多危險,把這一些都拋在腦後。

所幸,一路上也沒發生什麼事,我們就到了傻蛋家的門口。

傻蛋家的門口連門鈴都沒有,我們只能在外頭大喊他的名字。

沒人答話,難道家裡沒人在嗎?

我正苦思著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忽然聽見裡面似乎有聲音。

開門的是一位老年人。

「你們找誰啊?」他問。

「爺爺您好,我們是傻蛋的同學。」加朋趕緊回答。

「傻蛋的同學,你們跟我進來,這小子每天除了吃飯以外的時間都窩在房間裡,你們也幫我勸勸他吧。」老人說。

「我們會的。」加朋說。

老人帶著我們進入屋子,這是一間只有一層樓的平房,除了客廳、廚房,就只有兩個房間,他指向其中一間,「這一間是傻蛋的房間。」

我們向老人點了點頭,便走向傻蛋的門口。

加朋停下了腳步,「等一等,我們要是直接闖進去,被鬼差闊嘴發現,讓他溜走,那就麻煩了。」

於是,我偷偷將門打開,往裡頭一看,只見傻蛋在電腦前打字。

我和加朋就無聲無息走了進去。

只看見傻蛋坐在電腦前上網,似乎沒察覺到我們的存在。

他很專注的打字。

我和加朋走到他的背後,看見螢幕上的對話。

果然,和他對話的就是鬼差闊嘴。

我舉起右手,猛力一劈,正中傻蛋的頸部,這一劈恰到好處,他馬上昏倒在電腦桌前面。

加朋走到電腦螢幕的前面,站在我的身旁,悄悄自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張黃澄澄的符紙,夾在左手食指與中指之間,右手捏起蓮花指,神情專注將那張符紙貼在螢幕的鏡面上,急忙唸道:「急急如律令,太上老君,顯神威,四方鬼神聽我令,將鬼差闊嘴抓過來。」右指稍微動了一下,符紙便噗噗幾聲悶響,化為飛灰塵埃,沾得整個螢幕鏡面都是,隨即成為一點點亮光滲入鏡中消失無蹤。

螢幕中的畫面隨之起了變化。部落格的網頁漸漸變淡消失,一副人形的模樣從無到有慢慢從螢幕中浮現出來,凌空飄浮在電腦上方,更讓這小房間裡增添了詭異的氣氛。

房間中突然升起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寒意,溫度突然就降低了十幾度,雖然在炎熱的夏夜下,但我卻感到自己彷彿掉進了冰窟裡。

頓時有股寒意從腳底猛地冒上了頭頂,不禁打了一個寒顫,只感覺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就在同時,闊嘴隨即抬起頭來,看了我們一眼,憤怒的眼神中冒出青色光燄,張開滿是獠牙地森森大口,口中卻發出陣陣如同野獸般的咆哮起來,猛的一蹬腿,化身為一道黑影衝向加朋,彷彿要將她撕成碎片,才能消除他的心頭怨氣。

「加朋,小心。」我不禁大吃一驚,心裡直犯嘀咕「這鬼差真的是兇起來,比野獸還危險。」

在他撲向加朋的那一瞬間,我右手輕輕一甩,拋出手中的繩索,在這麼近的距離下,繩索準確套上了他的身體,馬上雙手握住繩索猛的拉緊,他的動作頓時在空中一滯,立即從空中重重摔落到地面上,發出哀嚎的叫聲。

「好。」將冥月逮住闊嘴的那一幕看在眼裡,加朋忍不住一聲驚呼。

闊嘴一愣,他顯然沒想到自已會被小孩子抓住,哼了一聲,,眼中怒火變得更加旺盛,「你們這一群小鬼,竟然敢動差爺我的主意,真是活得不耐煩。」他努力想要掙脫,才發現這不是普通的繩索,越想要掙脫,就會越縮越緊。

此刻,加朋從她的包袱中拿出符咒往闊嘴的身上一貼,忽然化成陣陣閃光,如閃電般在闊嘴的身上竄流,還發出滋滋作響的聲音,他痛的唉唉叫,「你們拿什麼東西貼在我身上,怎麼感覺像觸電一樣。」

加朋瞇著眼威脅他說:「這是我畫的天雷符,等等我問什麼,你就答什麼,如果不說,就有你好受的。」

闊嘴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讓加朋看了就有氣,又丟了幾張天雷符在他的身上,這才讓他痛的求饒。

加朋笑著說:「我還沒拿出我爹畫的天雷符,他的道行比我高多了,畫出來的符,自然比我畫的符強多了,如果不想嘗試,合作一點,乖乖聽話,才不會受皮肉之苦。」

闊嘴沒想到他橫行地獄百年來,竟然會栽在兩個小孩手上。

「你們想要問什麼,快點問吧。」闊嘴不耐煩說著。

「唉呀,你還這麼囂張,不多貼幾張,是不會乖乖聽話。」加朋說著,便往包袱中又拿了幾張符咒出來。

闊嘴看見那些符咒,嚇得臉都發青了,「姑奶奶不要再折騰我了,有什麼事,妳問就是了,我有問必答,真怕了妳。」

加朋這才開心將符咒收進包袱中,「地獄到底出了什麼事,為何人間會無端出現這麼多妖魔鬼怪?」

闊嘴看著加朋,臉有難色,真不知道該不該回答這問題,這可是地獄天大的秘密,不能輕易讓外人知道。

加朋的手伸進包袱中裝作要拿出符咒的樣子,說著:「還不快點說,不說,就受罰吧,在地獄都是你罰別人,沒想到會有被罰的時候吧。」

我看著加朋,在一旁偷偷竊笑著,沒想到她竟然有玩SM的潛力,看她這樣玩弄闊嘴的行為,臉上還掛著賊賊的笑容,以後真的不要惹加朋不高興,一定會落得不好的下場。

「好,我說就是了。」闊嘴嚇得說著,加朋拿著符咒在他的面前晃來晃去,深怕一個不小心又貼在他身上,被雷打到的感覺可是不好受,再被多打幾下,輕者休養數日便沒事,重者將會魂飛魄散,連鬼都當不成。

闊嘴在加朋的威嚇之下,終於吐出一連串不為人知的秘密。

====================================================================

Colin

出版作品:墨血筆(點我)

出版作品:鬼門開(合輯)

出版作品:鬼門關(合輯)

出版作品:鬼鎮怪談(點我)

出版短篇小說:夢魘(點我)

在寧靜的夜空下,往往帶給人們難以言喻的感覺,夜難以捉摸,也難以猜測,我特別喜愛在夜深人靜時寫作,腦海中的靈光一現就是下筆的題材,妙筆生輝形訴文字,給予書中的人物新生命,活生生蹦出到現實的世界,也許有一天,你走在路上就會遇到他們,別忘了跟他們打個招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