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這樣的經過多年之後,又來了一位年輕的法師,據他所說他為多年前來此的法師的徒弟,他的師父找出一個可以解決用活人當祭品的方法,村民一聽到有解決的方法,都相當的振奮,他們終於可以不用拿活人當祭品了。

 

這個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用泥娃娃。

 

可是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個方法在多年之後,竟然也將大河鎮給毀了。 

大家聽到金魚將傳聞說到這,心未免都癢了起來,開始詢問起為何一個泥娃娃可以解決活人生祭的習俗,裡頭到底有什麼玄機?還有為何這一個方法跟毀了大河鎮有所關聯,最重要的是寒屍坑跟清水河到底有什麼關係?金魚都還沒有說到這些,就停頓了下來。

 

於是大家開始七嘴八舌,我一句你一句的不斷向金魚詢問著,金魚都是只輕輕的笑了一笑,沒有回答任何一個人的問題。 

金魚笑了笑,看了看手錶,又說著:「還有一點時間,不過十點我們就要回寢室唷,所以只能再說一點唷。」

 

大家嘆息的回了聲:「喔。」 

「其實這個泥娃娃不是普通的泥娃娃,由法師將死去的小孩的靈魂放到泥娃娃的身體裡頭,等它溶入河裡時,小孩的靈魂也將隨之墮落至河裡黑暗的深處,這一個方法對死去的靈魂來說是一個折磨,總比起拿一個活生生的小孩去當祭品,來的好多了,因此村民們也相當贊成這一個方法。」

 

「從此之後,大河鎮多了一個習俗,每年農曆七月一日,由法師親自開壇做法,一方面乞求村子的平安,一方面經由正式的儀式將泥娃娃放入清水河內,也代表對亡靈的一個尊敬,不過這個習俗已經隨著大河鎮的一次水災,消失了。」 

「等一下,既然有了泥娃娃可以代替活人生祭,又為何會發生水災呢?」天送提出了一個大家心中疑惑的問題。

 

金魚依舊保持著她的笑容,由她的聲音可以感覺到她內心微微的恐慌,金魚又繼續的說著:「不過時代總是會變遷,人們的智慧漸漸的開化了,再加上清水河也平靜了很長的一段時間,習俗也越來越不被重視,最重要的一點是,法師找不到下一代的傳人,那代表的是儀式將無、人、能、主、持。」最後幾個字金魚一個一個清晰的唸了出來。 

金魚接著又說:「最後法師決定親自去降伏河中的水鬼,以保大河鎮的永久平安,不過法師一去,卻再也沒有回來過,有人說法師打不贏水鬼,也被拖下河裡去了,也有人說法師逃跑了,總之眾說紛紜,沒有一個人說的準,唯有時間能證明一切,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一過數年,大河鎮除了偶而傳出個零星的溺斃案件,卻再也沒有聽說過任何的異像。」

 

金魚說到這裡,目光看了我一下,聲音開始顫抖了起來,又繼續說著:僅僅如此,鬼月的傳說還是深深烙印在大河鎮的人們心中,每逢鬼月老一輩還是不忘提醒,要大家遵守古法,但是誰叫鬼月就在酷熱的夏日,加上鮮少聽到溺斃的傳聞,久而久之,人們就逐漸忘記古老的教訓。」 

「等等,金魚妳說了那麼多,還沒有說到泥娃娃跟大河鎮的衰退有何關係。」天送又按奈不住又發問起來,不過這一次又遭大家的白眼攻擊,將原本還要問的話,又吞了回去。

 

「那就要說到某一年,一場連日的豪雨,造成大河鎮百年難得一見的水患,那一場水將大河鎮的家畜,淹死了不少,直到雨停了,河水退了下去,整條清水河內推滿不少死去的雞、鴨、豬……等等家畜,自那一次水患之後,大河鎮的夢魘開始出現了。」金魚原本大大的雙瞳,更顯的凸出,喉嚨咕嚕一聲,吞下一口水,又繼續說著。 

一場雨不知道淹沒大河鎮多少人的家,自從那一天起,清水河看似跟平常一樣的平靜,事實上卻暗中慢慢的產生不為人知的變化,一年一度的鬼月又來臨了,村內有不少小孩趁著大人在鎮內沒空照料的時候,一一偷跑出來到河中玩耍。

 

小孩子小雖小,但是大人不時的耳提面命,小孩子也知道水深是危險的,都會到上游平旦的河床上玩耍。

 更命人意想不到的是,連淺到小孩膝蓋部位的河床,也能讓那些娃兒一一滅頂,更離奇的是,小孩子溺斃後,並沒有直接死去,身體還保有微微的體溫和細如絲的呼吸聲,村民們稱這種情形為假死狀態,直到第三日的午夜,整個人就會像活著過來一樣,睜大了雙眼,不到十秒鐘的時間,又躺了回去,不過這一躺下去,就是真的死了。

 不過這種情形卻還是有一次的例外,曾經有一個小孩確實是死而復活,那是唯一的奇蹟,也自那次之後,清水河岸每逢鬼月的深夜時分,就會不時傳來悽涼的歌聲,唱著:「泥娃娃、泥娃娃,有個泥娃娃,你沒有爸爸,也沒有媽媽,也沒有家……。」

 歌聲繞著整個空蕩蕩的河岸邊,在無盡的夜裡,歌聲隨風飄搖。

 曾經有不少的村民組隊想去看看是誰在搞鬼,卻一個個都不曾回來過,但是隔日中午時分又一個個都浮現在河面上,無一倖免。

 

純樸的村民卻也沒有一個發現其實這是河鬼給村民的一個兇兆。

 多年後的一個夜晚,天空下著大雨,將山上的泥沙都沖刷了下來,將大河鎮給淹沒在土石流下,除了少數的村民沒被埋沒之外。

 然而據存活的少數村民所說,那天的夜裡卻清楚的聽到有人在唱著泥娃娃,問題是當天下著龐然大雨,可是歌聲卻清晰像是在耳邊唱的一樣,讓人不寒而慄。

 於是就有人猜測河中的水鬼就是那隻唱著泥娃娃的那隻水鬼,至於為何那隻水鬼要將整個大河鎮淹沒,就沒有人知道原因了,但是有人猜測跟那個醒過來的小孩有所關聯。

 「那個小孩呢?為何不找那個小孩問問看他在河裡看見了什麼?不就得了。」天送又搶先發問。

 金魚還是保持著她一貫的微笑,「都說是傳聞了,你問我也沒有用啊。」

 天送碰了一鼻子的灰,也自知對方說的有道理,這些故事都先說了都是個傳聞啊!

 

小妙看看手上的時間,向著其他人揮了揮手,「都十點多了,我們也要回寢室了,有空再聯絡,就這樣。」

 小妙就帶著小琳、金魚、小麗回到寢室。

 而我們這一組人則是由小佑學長帶著我們回去。

 回到宿舍裡,大多數的寢室都已經熄燈,剩下少數的寢室燈還亮著,看來校園裡頭流傳的鬼話,看來對人心也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力。

 這種影響力或許對很多人都滿管用的,但是對不信邪的天送及鐵齒的少奇來說似乎就不見得有效了。

 天送和少奇不知道那一條神經不對,竟然提議要去夜遊,還請小佑學長說幾個校園或宿舍最陰最常鬧鬼的地方,他們倆決定要突破校園鬼話,證明校園的鬼話都是學長或學校編出來,嚇唬學生用的。

 於是小佑學長千勸萬勸,不過天送和少奇倆人的決心已定,任憑小佑學長怎麼樣的勸說,都沒有辦法了,於是只好無奈將校園裡頭最常發生事故的地點一一說出來。

 天送和少奇倆人也一度邀約我,然而心中卻不知道為何產生一股的極度不安,讓我退卻,所以我拒絕了他們的邀請。

 我看的他們倆個人離開寢室,卻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感覺,似乎好像再也見不到他們了,一種強烈的失落感,冒了出來,讓我突然好想攔住他們,叫他們不要去了,但是我卻來不及這麼做。

 我回過神來,追出寢室,想要阻止他們的時候,整個走廊都空蕩蕩的,一個人影都看不到,走廊卻不知從那裡冒出來的涼風,輕輕的掠過我的身體,寒意刺骨,讓我忍不住打的哆嗦,望著走廊昏暗的盡頭,怕往前進沒幾步,就會被黑暗給吞噬下去。

 更令人卻步的是,走廊的轉角處,散佈薄薄的霧氣,隨風飄浮的,為夜晚又添加了數分的詭異氣氛。

==================================================

寒屍坑

已經可在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
本書特色
★風格特異、曲折,以夢境串連的恐怖小說作品。
★作者以真實生活結合傳說為背景,創造新式鬼小說風格。
★鬼月應景強打之作!

===================================================================

紅塵遊子
網路人氣恐怖小說家,作品遍及BBS及玄異小說論壇,所創作的故事懸疑感十足,恐怖的氣氛層層加深、籠罩,隨即在意想不到的結局中豁然開朗,令讀者大呼過癮。
個人部落格「紅塵的網路小說世界」:
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