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面黑壓壓的一片,全都是蛇。

往上方看去,樹枝上竄動著蛇影,更是不計其數。

~~~~~~~~

~~~~~~~~

~~~~~~~~

加朋哭著大喊:「冥月,你上次不是施法將蛇群全滅掉嗎!快點將那一招再施展一次。」

我身上的符咒早已用盡,黑壓壓的蛇群正前仆後繼過來,加上那上百條的蟒蛇,聲勢極為浩大。闊嘴渾身上下早已擠滿了蛇群,啃食他的身體,再這樣下去,他真的就沒救了。

「不,今天不會有任何人死在這裡。」我的臉色一沈,嘴中徐徐傳出無比莊嚴且神聖的聲音,身上散發出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一陣陣耀眼閃亮的金黃色淡光的波動圍繞在四周形成結界,蛇群接觸到結界之後全都化為灰燼,消失無蹤。

我緩緩走出圓圈,雙手結印,唸著佛號,每唸完一句,圍繞在周遭的光茫更為耀眼,向四面八方散開,蛇群似乎很怕這道光,紛紛後退,開始徹離。

「塵歸塵,土歸土,哪裡來,就哪裡去,讓我送你們上路吧。」我話一落下,剎那間全身散發出一陣陣金黃色的光茫,圍繞四周的光茫大盛,瞬間籠罩整片樹林,蛇群和樹林都被金色光茫所帶來的安詳之氣化為灰燼。

沒有一會兒功夫,蛇魔女的結界被破,樹林早已不見蹤跡,四周還是灰茫茫的一片,我們還是在人間地獄裡面,闊嘴仍然在地上沒有任何動靜,難道晚了一步嗎?

我每踏一步,地面發出強烈震動踏一步,無數的裂紋順著其踏過的位置向四面八方散開。

無比的霸氣從我身上散發出來,整個局面已經被我掌握,蛇魔女看著她辛辛苦苦所製造出來的結界瞬間化為烏有,培養多年的蛇靈軍團也消失無蹤,憤怒的她喊著:「你是誰?報出你的名號!與我一較長短。」

「我只是一位名不見虛傳的小學生---冥月。」我邊說著,邊走向闊嘴,看著他靜靜躺在血泊中,低下頭去察看他的傷勢,唸著咒語,右手掌心發出柔和的金光覆蓋在他的身上,雙眼輕輕閉上,專注治療他的傷勢。

這時候,加朋跑來我的身邊,幫我護法,以防蛇魔女趁機偷襲。

「妳想傷害冥月,先過我這一關。」加朋擋在我面前,拿出僅存的幾件法寶,八卦鏡和桃木劍。

她右手拿著桃木劍指著蛇魔女,左手拿著八卦鏡當作盾牌。

「沒想到,冥月還真有福氣,這麼多女孩子喜歡他。」蛇魔女說著。

「不要亂說,我們只是好朋友。」加朋的臉紅了起來。

「真的只是好朋友~~~嘛!」話才一說完,蛇魔女化成一條巨蛇,急竄而出。

加朋還來不及反應,蛇魔女甩了甩尾巴,將她手中的法寶全部掃落在地,急忙又將尾巴朝加朋的身體甩了過來,她受到強烈的撞擊,整個人就像斷了線的風箏向旁邊飛出,摔倒在地面,發出幾聲呻吟,便昏暈過去了。

「冥月,輪到你了,這回沒有人可以救你了。」蛇魔女張開大嘴,一口要將我吞下去。

「妳答應過我,不會傷害冥月。」筱雲不知道從那裡突然冒了出來。

蛇魔女的聲音充滿了磁性,慢慢說道:「傻小孩,妳不是都看見了,他早就知道妳的祕密了,只是同情妳,不是愛妳,千萬不要被他騙了。」她的眼睛直瞪著我,笑著說:「冥月,我說的沒錯吧!你只是同情她,才和她交往,對吧!」

是同情還是愛?這個嗎?我一時也說不上來,頓了一下,沒想到蛇魔女就趁我發呆時,急竄過來,張開大嘴朝我咬了過來。

筱雲看見我命在旦夕之時,不顧自身的安危,衝過來緊緊抓住蛇魔女的尾巴,尾巴用力搖晃,然而蛇魔女猛力的甩起長長的尾巴,啪的一聲,筱雲整個人直接被甩飛了出去,掉落到地上,又彈了幾下,再也不動了。

我看見筱雲被尾巴擊中,人飛了好遠,趕緊跑過去看她傷勢有沒有很嚴重。

當我快要跑到她的身邊時,感覺到胸口涼涼的,手往胸口一摸,上面竟然是鮮紅色的液體,濃厚的血腥味撲鼻而來。

一隻佈滿鱗片的手就這樣穿越了我的身體,又抽了回去。

我連走路的力氣都沒了,整個人倒在地上,只能緩緩爬行到筱雲的身邊,伸出手緊緊握住她的手,低聲說道:「對不起,我讓妳失望了

額頭上正冒出一顆又一顆冰冷的汗水,鮮血正急速從我的體內流失,漸漸感到昏眩。

當我失去意識之前,卻聽到遠方傳來一個聲音說道:「糟了,我們來晚一步!」

這聲音如洪鐘一樣響亮,連地獄也為之顫動。

眼前的一切從模糊漸漸變成一片漆黑。

====================================================================

Colin

出版作品:墨血筆(點我)

出版作品:鬼門開(合輯)

出版作品:鬼門關(合輯)

出版作品:鬼鎮怪談(點我)

出版短篇小說:夢魘(點我)

在寧靜的夜空下,往往帶給人們難以言喻的感覺,夜難以捉摸,也難以猜測,我特別喜愛在夜深人靜時寫作,腦海中的靈光一現就是下筆的題材,妙筆生輝形訴文字,給予書中的人物新生命,活生生蹦出到現實的世界,也許有一天,你走在路上就會遇到他們,別忘了跟他們打個招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