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時間回到上一篇,我們父子倆騎著機車回家,一路上,我們都沉默不語。到
        了家,我把外套脫掉,我爸跑去看電視,過不久,我也跑去看電視,然後我
        們開始聊天,憤憤不平的講剛剛去那間宮廟的事。

        『哼...我早就勸你不要去這間了,你卻硬逼著我去,現在好了,不但幫人家
        免費做義工,還付了一筆錢,我覺得我們好像盤子喔!(盤子是台語的潘仔)』
        我一臉不爽的跟我爸說

        我爸聽了以後,眼睛雖然直盯著電視,可是他也是有點不高興的講

        『我哪知道會這樣?我以前又沒有去過宮廟,帶我去的那個朋友,他的事有
        處理好啊!』我爸說

        然後他接著說

        『我不是在氣錢的事,而是覺得如果是要錢,一開始講就好了,為什麼還要
        跟我們講說他們不收人家的錢?然後還要去當半年的義工,要錢我們直接付
        就好,是要當什麼義工!』我爸說

        聽到這,我才忽然想起一些事。

        那間宮廟,有一疊厚厚的黃紙,紙上面都寫著冤親債主的事,比如王某某,
        在明朝的時候,因為怎樣怎樣,所以要跟冤親債主解冤釋結,所以願意以多
        少多少的錢辦一個超渡牌位,來超度冤親債主。我跟我爸去做義工的時候,
        也要幫忙處理這疊紙上的事。

        然後我仔細回想,我才驚覺另一件事。

        『爸!我想到一件事了。』我說

        『什麼事?』我爸問

        『難怪在當義工的期間,常常看到一些剛到這間宮廟的人,他們一進來也
        沒有當什麼義工,然後每次都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等排隊而已,而且有一些
        一進來就可以跑去廣場前面,那個師姐也是拿酒葫蘆要幫他們解冤釋結。
        這下我才懂,原來我們被耍了。』我說

        我爸這時把臉轉過來對我說

        『對啊!就是這個意思啊!如果一開始要我們付錢,就直接講就好了,是要當
        什麼義工?當了義工還要被當盤子,真的是@&#(!*#&。』我爸說

        『算了!反正錢都付了!爸,這樣以後我們還要去嗎?』我說

        『不用!我們都付錢了,現在就算是冤親債主有事情,也是他們要幫我們處
        理,是還要去那裡幹嘛?』我爸一臉肚爛的表情

        呵,我爸終於比較清醒了一點,沒有再說想去那裡當終身義工了。

        於是從那一天起,我終於結束了吃藥珠喝符水還有每天跪在門口懺悔的日子
        了。

        因為隔天早上還要去趙醫師那裡看診,加上做完義工有點累,我就先去睡了
        。

        在那個當下,我開始在想是不是應該去試看看一些版友提供給我的宮廟或者
        老師那裡,可是又想到如果又跟這一間一樣,那該怎麼辦?

        想著想著,我就睡著了。

        隔天早上七點多,我就扭著臉起床了,我和我爸兩個人吃完早餐,就騎著車
        要去趙醫師那裡看診。因為有回診單,就請護士小姐幫我排隊看診,然後過
        了一會兒,趙醫師就叫我進去了。

        戴著金邊眼鏡的趙醫師,一手拿著星巴克咖啡,一邊要我們坐下。

        『davidjam,這個月過得如何?』她問

        『喔,就一樣啊!還是會聽的到啊!』我說

        趙醫師聽了露出了狐疑的表情,接著說

        『嗯,怎麼會這樣?照理說,應該都會聽不到了才對啊?』趙醫師邊狐疑邊看
        著我的病歷表。

        我看著醫師的表情,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問了醫師。

        『醫師,我想問,我的臉會這樣扭來扭去,這也是因為生病的關係嗎?』我問

        醫師說

        『對,這是因為生病的關係!』醫生說

        『真的假的?!』我一臉狐疑的樣子

        不說還好,忽然間,在我還沒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

        『啪!』的一聲,在我還跟醫師對話中,當場只有我跟我爸還有醫師都在場的
        情況下,在我左眼的下方,和臉頰的上方這塊區域,不知道被什麼東西電了的
        啪的一下。

        我像是被嚇到那樣,睜大眼睛,左看看,右看看,該不會又是什麼無形的東西
        吧?我心想『慘了!又來了,我是不是又講錯了什麼話!』

        醫師看著我東張西望,她一臉『怎麼了!』的表情看著我

        我趕緊說

        『呃.....沒事!我剛剛.....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沒事』我說

        忽然,我的牙齒自動的打著拍子的,在心裡說

        『davidjam。』那個很有威嚴又很低沉的聲音叫了我的名字

        我心想,呃...該不會又要發生什麼事了吧!

        『你以後,行善孝順就好。』那個聲音只留下了這句話

        醫師看我忽然呆住,於是問我

        『怎麼了嗎?是不是那個聲音又在跟你說話?』她問

        因為我又莫名其妙的被電了一下,我回醫師說

        『這個...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講耶!醫師。我們剛剛在對話中,我的臉的這個
        部位(我邊用手指),忽然被電了一下。』我說

        醫師愣了一下,然後說

        『被電?.....可能你的神經比較敏感吧!』她這麼說

        然後醫師再問我還有沒有其他想講的事?我說沒有,然後她就開了我的藥,要
        我去批價領藥。於是看完了診拿了藥,就跟我爸兩個騎車回家了。

        隔天早上,我一起床,我忽然感覺到,打拍子消失了!!!

        我發現,我的牙齒還有手腳,會自動打拍子的情況,竟然完全消失了!!!

        我很興奮的在家裡走來走去,然後自己用牙齒打拍子,完全都不會打拍子了,
        一瞬間秒好。

        我實在是太驚訝了,於是我很高興的叫起了還在睡覺的我爸。

        『爸!!!!!我不會打拍子了!』我很興奮的在家裡走來走去邊說

        我爸看著我邊說『真的假的!』

        我很開心的點點頭

        『真的!!我不會再打拍子了!』我說

        那時候我很開心的一直在家裡繞圈圈。

        興奮的心情,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才好。

        不過呢,雖然打拍子消失了,但是腦中還是留有一些迴音,就是當初那些聲
        音留下來的迴音,為什麼我會覺得是迴音呢?

        因為那時候我不管怎麼打拍子,聲音都不會主動出現了,可是只要我在想事
        情,那些聲音就會很被動的出現個幾秒,但是對我的思考影響不大。

        然後扭曲的臉也是,剛開始好的時候,臉偶爾還是會扭一下。

        可是經過被啪的一下之後,這兩種情況,慢慢的,一點一滴的消失了。

        我好像重獲新生一樣!

        那時候我才覺得,會不會是元天古佛真的有幫助我?而其實只是我自己一直
        不相信她?

        這下子真的是秒好,沒有拖。所以我想那位乩身和神明真的有幫助我,只
        是我一直反抗,不相信她們?

        於是在我好了起來之後,我每天都在懺悔自己的過去,然後就這樣一直到
        現在。

        腦子裡的聲音全部都消失了,再也沒有聲音了。

        反正,不管元天古佛她們說我是什麼原因,反正我真的好起來了才是重點。

        那些聲音,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

                                                        ~THE END~
==============================================================================

        【後記】

        或許會有人對於前兩篇中,我對於這間宮廟的寫法產生疑問。明明我都好
        起來了,為什麼卻覺得那間宮廟在騙我?

        其實我只是如實的將當時發生的情況還有心情照實的寫出來而已。

        我的確可以寫成『唉呀!我原來有冤親債主啊!感謝神明讓我找到這間宮廟
        讓我好起來!太感謝了。』這種方式來描寫這間宮廟所發生的事。

        可是其實那時候的我,一直認為,只要沒說中我唸佛經看到魔這件事就是
        不準,然後我就會一直抱持著不太想配合的態度。

        所以我後來想想,或許其實不是乩身不準,而是對一件事情看法的高度不
        同。

        我一直執著在看到魔這件事上面,然而神明所看的重點或許不是在這件事
        上面,這沒有對錯,只是人跟神所看的層面並不一樣。就好像你去看醫生
        ,你告訴醫生我一直咳嗽,然後醫生經過檢查後告訴你『你感冒了!』,然
        後你卻鬼打牆的一直回他『我只是咳嗽啊!沒有感冒。』的意思一樣。

        所以經過這件事之後,我反而很相信這間宮廟,她們真的有幫我處理好我
        這件事,雖然我並不知道是用什麼方法?或許對她們告訴我的理由我也沒辦
        法百分之百的相信,但是事實就是,我真的好了,沒有拖泥帶水的秒好,
        自動打拍子這件事在那一瞬之間,全部都好了。

        然後我也覺得我爸的堅持是對的,真的做完了24次義工之後,如果沒效再
        去找別家才是對的。因為或許神明要你這麼做,是有他的原因,只是像我
        們這樣子的凡人不懂而已。

        其實還有去過第三間宮廟,雖然這間宮廟聽我爸說她的神蹟很多,我也有
        去過那兒,請他們幫我處理,不過我想說反正我都好了,就不補了。

        經過這件事之後,我開始去看一些關於宗教方面的書,比如王崇禮老師的
        書,索菲亞的書,我原本想參加王老師的問神辦事活動,可是一直排不到
        隊,就只好等有緣再去了。

        然後在我秒好的那一天開始,我一直不停的在網路上找工作,我也忘了我
        找多久,找到了現在的工作,雖然這個工作不是太好,可是也不太差,很
        適合需要復健的我。

        在找到工作的時候,我又去找趙醫師看診,趙醫師聽到我說我找到工作,
        然後已經在上班了,她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說『怎麼可能!!!』,然後我告訴
        她曾經在樓上看到魔的這件事,她似乎也驚訝不已。

        而那位護理師,也就是黃阿姨,在我上班以後,她打電話給我,問我情況
        如何?我只告訴她我已經在上班了,她的回答也是『真的假的?...這樣實在
        是恭喜你啦!要好好工作喔!』。她還邀請我去參加一個病友的座談會,那
        些病友都有些病徵,只有我從頭到尾都只是在觀察著,沒什麼發言。而黃
        阿姨告訴我『你真的很幸運喔!可以好起來,要加油喔!』我只是笑笑的回
        答她『謝謝』。不過我到現在還是有點恐懼被卡到這件事,所以看到奇怪
        的人,我身上雖然有護身符,但是我多少都會躲遠一點。

        還記得故事中,我那個朋友阿泰嗎?我後來去他家的店跟他還有他媽道歉,
        我告訴他們我是被卡到髒東西,不過阿泰不信鬼神,所以他也只是笑笑,
        他對我很包容,然後告訴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別人。

        並且他還說,他家後面也住一個阿婆,原本沒事,後來每天都在唸經,結
        果好像也是唸到精神上有點問題,常常會在大馬路上自言自語,比手畫腳
        的。所以唸經這件事,最好還是先去找一個有在修行的師父或者仁波切,
        這樣會比較有保障,如果有問題,至少會有人救你。

        然後關於我自己,我現在每天都在上班,只要有空就會去找一些宮廟或者
        是藏傳佛教的共修會,去學習,也不再自己盲修瞎練了。雖然有一次去法
        鼓山,裡面的法師告訴我可以在家唸經,並且送了我一本觀世音菩薩普門
        品,不過我到現在還是不敢在家唸就是了,畢竟很怕到時候出事時沒人救
        我。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