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事情回到上篇文,我那時心裡已經開始有點不高興了,每個故事中神準的
        師父或者乩身或者師兄姐,都沒有出現在我的故事裡。

        因為我明明看到的不是人,這又是從哪裡生出來的冤親債主?更扯的是我
        竟然還將人五馬分屍?

        反正我那時候就直覺這間宮廟完全不準,只想快點離開。

        可是我爸卻不這麼想,他千拖萬拉的將我拖進會議室,要我聽完那兩個師
        兄姐的話再載我回家,於是我很不爽的被他拉進了會議室。

        一進會議室,我跟我爸坐在那兩個師兄姐的前面,來聽看看何謂『冤親債
        主』?

        (以下全部都是台語對話,請各位自動腦內轉換,3Q!)

        『你兒子有冤親債主,元天古佛說的,你們要信,知不知道?』那個師兄
        一劈頭就這樣告訴我爸。

        我爸一付完全相信的樣子,他也不看看他兒子也就是我已經很想離開,還
        在那被唬的一愣一愣的。

        然後師姐轉頭對我說

        『你有冤親債主,你要好好的跟他懺悔,要跟他說,過去生無意中傷害了
        你們,我誠心誠意的跟你們道歉,希望能夠求你們的原諒,懂不懂?』這
        個師姐一付看起來好像很慈悲的那樣子說著。

        我實在受不了這樣子的瞎扯蛋,心裡的怒火已經升到了最高點,我再也忍
        不住的對我爸用超高分貝的大吼

        『我不想聽了!!!!!我要回家,要聽你自己去聽。』我吼到連會議室外面的
        人都探頭進來看發生了什麼事。

        這兩位師兄姐聽到我大吼之後,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並且,我那時候心裡已經想到了,接下來,他們一定會說是冤親債主不想
        讓我來這裡。

        果然...

        『你看,現在冤親債主不放過你兒子,不想讓你兒子來這裡,你要常常帶
        他來這拜拜,求元天古佛幫你兒子求和解。』那位師兄皺著眉頭告訴我爸
        。

        我不爽了,真的是氣死我了,自己兒子說的話不願意信,卻寧願去相信我
        看到的東西是冤親債主,真的是鬼扯蛋。

        我吼完之後,已經不想再聽他們多說什麼,於是把頭別過一邊,然後就放
        棄的完全不想再聽,就隨他們去跟我爸胡扯一通。

        後來他們就一直扯冤親債主,我也懶得聽了,然後交待我爸藥珠,甘露水
        ,符紙的使用方法,聽完後,我就一臉不爽的跟我爸回家了。

        回到家,我爸要我先去洗澡,然後洗完澡,要我用甘露水(味道很像米酒)
        擦全身,然後把符紙燒掉,然後用開水倒入燒完的符紙,然後要我喝下去
        。

        我超抗拒的啊!因為小時候有過陰影,那時候我奶奶也是帶我去一間私人
        神壇,當場強迫我喝符水,我不喝就罵我,所以我很討厭喝符水。

        幹!沒辦法,我爸又強迫我一次,我心不甘情不願的喝了下去。

        只是喝完也沒感覺有什麼效果就是,只覺得那個符水有一種薄荷味,涼涼
        的。

        然後喝完就是吃醫生開的藥,當然,也是沒什麼效。

        我依然是被聲音24hr無差別的攻擊著,臉也是照樣的扭著,痛苦的渡過每
        分每秒。

        回到家,我爸說,師姐有交待我要在家時要做一件事,因為我根本不想聽
        他們說的話,所以我不知道有這回事。

        『以後每天回家,我們要跟冤親債主懺悔。』我爸邊說,邊要我到家門口
        ,然後要我跪在門口。

        然後我爸接著說

        『你現在跪著,我說一句,你跟著說一句。』

        我迫於無奈,將要跪下的時候,忽然自稱為家裡的觀世音菩薩的聲音說

        『不准跪,我們沒有教你這麼做!你給我起來,然後告訴你爸,告訴他不
        准你這麼做。』

        我邊扭著臉,邊跟我爸說

        『爸,那些聲音叫我不准跪。』我說

        我爸聽了以後,也不管那些聲音跟我說什麼,就硬要我跪下的說

        『跪下,不要理他們。』

        於是我就跪在門口,然後我爸開始唸唸有詞

        『親愛的冤親債主,我davidjam在過去生中,無意中傷害了你,今天很真
        心誠意的跟你懺悔跟你道歉,希望可以求得你的原諒,現在已經請板橋市
        天元宮的元天古佛主持公道,希望能求得和解,感恩不盡,感恩不盡。』

        講完以後,站起來,就和我爸一起看電視,雖然我心裡很不爽,可是也是
        迫於無奈,因為找不到別的方法可以幫助我,只好照著做。

        然後我們一起看電視,邊看電視,我就邊扭著臉邊問我爸

        『爸,你是去哪裡找到這間宮廟的?你以前會常常去嗎?』我問

        『我也是第二次去的。』我爸說

        『是喔!我以為你已經去過很多次了耶!原來你才去第二次喔!那你是怎麼知
        道這間的?』我問

        『以前我們住的地方,有個女的從樓上跳樓,剛好死在中庭,是那個時候的
        主委帶我去這間的,然後後來事情有處理好,所以我才會帶你去這間。』我
        爸說

        『我還以為你跟他們很熟勒...』我說

        然後我接著說

        『可是我覺得他們根本不準啊!而且今天那個乩身在我身上點那三下,我根
        本一點感覺也沒有啊!』我說

        我爸聽我這樣講,表情有點不爽的說

        『暫時先試看看,如果不行,我們再找別的辦法。』我爸說

        『我覺得上次那間土城的還比較準。』我說

        『哼...別再提那間了。』我爸有點不爽的說

        大概是因為上次那間要三五萬的關係吧!所以我爸不太喜歡那間。可是實際
        想想,我們是窮人家,一次要我們拿上萬出來,真的是沒辦法的事。

        至少這間目前是免費,只好去試看看。

        這裡說明一下去宮廟當義工和去看醫生的時間。

        因為要做滿24次義工,所以每個星期天我都要去報到,一個月至少有四個
        星期天,所以做滿24次,大概要半年,當然中間有時候遇到宮廟要辦犒軍
        也會去。

        然後看醫生是一個月一次,時間是星期一,所以我大概每做完四次義工就
        會去看一次醫生。

        然後那天去完宮廟的隔天,剛好就是要看醫生的日子了。

        我爸載著我,到了醫院,掛了號,然後等一段時間,終於輪到了我。

        我看了看醫院牆壁上的照片,才知道這位醫生姓趙。

        我和我爸走進去,一起坐下,趙醫生說

        『davidjam,最近情況還好嗎?』她說

        『就還是會聽到聲音啊!』我邊搖頭邊說

        醫生露出狐疑的表情,想說怎麼可能會這樣?

        『奇怪,你藥有定時吃嗎?』她說

        『有啊!』我說

        醫生低著頭,好像在思考什麼?

        『那些聲音都跟你說什麼?有說他們是誰嗎?』她問

        『那些聲音一直叫我去死,沒說他們是誰。』我說

        其實我這裡耍了一點小心機,因為我覺得,如果我說了那些聲音是誰,難保
        我不會因為這樣被送進精神病房,所以我裝作不知道。

        醫生又問我

        『那你有沒有什麼事想私底下跟我說呢?』她問

        我點點頭,於是醫生要求我爸先出去,我爸就暫時離開,走到診間外面。

        我看我爸離開,我轉頭就跟醫生說

        『告訴你喔!我爸帶我去宮廟拜拜,還叫我吃什麼藥珠,還要喝符水。』我
        說

        醫生聽完後,露出不可思議的眼睛,然後搖搖頭

        『唉!都什麼時代了。』醫生邊搖頭邊看著我的病歷

        接著我們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包括我小時候被虐待的事,還有我爸喝醉酒
        會發酒瘋的事,醫生直說,真看不出我爸是這樣子的人。

        我們的事情說完了,就請我爸進來。

        然後醫生說

        『你要不要換別種藥試試看?說不定會比較好一點。』她說

        『我想問一下,我現在吃的這種藥,有沒有很重?』我問

        『你現在吃的藥很輕了,是最輕的了。』她說

        『那一般都多久會好?』我問

        『一般吃了一陣子應該都不會出現幻聽,可是你卻說你還聽的到,所以我才
        想建議你換藥,要換嗎?』她說

        我一聽是最輕的藥,於是我說

        『喔!那我想再吃一陣子試看看好了,先不要換好了。』我說

        於是醫生就開一樣的藥,看完診,我就和我爸回家了。

        然後我和我爸就開始了去宮廟當義工,一個月去看一次醫生,白天打拍子,
        晚上吃藥珠喝符水跪門口懺悔的日子了。

        其實我有時候想到乩身說的不準的事,我就不太想去,可是有時候被無形
        的聲音攻擊到我受不了,我又找不到別的方法可以幫助自己,只好再重拾
        信心去這間宮廟拜拜。

        所以我這半年間,一直都處於這樣的情況。

        因為這樣,我那時候的心情,其實已經有點自我放棄了。

        我開始想著,如果我這輩子都好不了,那只好算了。我爸常常硬逼著我去,
        我也自我安慰的覺得,在死之前至少順我爸的意。

        在去這間宮廟的期間,我爸像是著了魔一樣,什麼事都會先跟宮廟的人說,
        完全不想聽我的意見,只聽從宮廟的人告訴他的事,然後我爸開始想要捐錢
        幫宮廟裡的辦公室換電腦,還一直問我最便宜的一台電腦大概要多少錢?他
        完全忘記我還在被無形的聲音攻擊之下,還希望我去google一下組一台電腦
        要多少錢?

        然後接著的事更誇張了,他竟然說他希望這輩子終身都去這間宮廟幫人服務
        做義工,因為他覺得這間宮廟不但有好吃的素食,又沒有叫我們花大錢,對
        我們這種窮人來說,實在是太好啦!

        他把我告訴他的事,全部都跟宮廟裡的師兄師姐說了,包括我看到魔,我在
        家裡失去意識的事,全部都說給他們聽。

        我當時在殿內仰天大笑以及扭曲著臉的事,都被人用攝影機拍了下來。

        或許我這麼說,也很難形容他們看到我會這個樣子時的那種恐怖感。當時他
        們每個人看到我那種情況,每個人臉上都露出害怕的表情。

        可是因為我說我有看過無形的東西,他們居然希望我上台演講,希望我告訴
        他們,我到底是怎麼唸經的才會看到和聽到那些無形的東西。

        我當場拒絕。

        因為我想過,如果真的有人像我一樣這樣子去試了該怎麼辦?

        反正因為我爸會偷偷跑去跟那些師兄姐講,我後來也不想跟我爸講實話了。

        然後在這半年的期間,差不多快到中後段,那24次的義工,我好像剩沒幾次
        的時候,忽然出現了一個插曲。

        我並不知道是不是這件事影響了我?

        有一天,因為我奶奶是某功德會的會員,那時候我的狀況時好時壞,家人希
        望我多出去走走,曬曬太陽也好。

        奶奶告訴我,說有一位先生,他希望可以參加功德會的活動,要我叔叔和我
        爸開車去跟他收功德費。

        他們也希望我到處走走,所以也沒管我想不想去,就叫我跟著去。

        奶奶說,這位先生,是位基督徒。

        反正我就是被家人硬逼著也要跟著去就是了。

        車子一邊開,我就一邊打拍子,在車子後座一邊扭著臉。我爸和叔叔兩個
        就邊開車邊吵架,因為我爸和叔叔們(以前有一個二叔,可是他也過世了
        。)幾乎只要一見面就是吵架。

        叔叔因為腦子前額葉長腫瘤開過刀,所以人的個性有點改變,變得有點像
        是個國二生(XD!),講話都很自大,然後我爸的個性是好辯,所以兩個人只
        要碰到面,什麼都可以吵的很大聲,兩個都很愛生氣,這也是讓人覺得很
        好笑的地方。

        那時候一邊去宮廟拜拜,一邊看醫生,可是符水和藥珠加上醫生開的藥吃
        了快半年,卻一點好轉的現象都沒有,所以我原本的心情從無奈變成了放
        棄,只覺得我怎麼這麼衰,會遇到這種事情。

        就在我邊想的時候,車子開到了那位先生家的樓下,我下了車,和我爸兩
        個人上了二樓,按了門鈴,準備等他開門。

        我站在我爸背後,因為我很怕別人看到我莫名其妙在扭曲的臉,所以我的
        頭都低低的,雙手隨時都準備必須遮著臉。

        門一打開,一個看起來我也不知道他幾歲的中年人,他笑笑的歡迎我們進
        去坐。我們走了進去,坐在沙發上,等著這位先生拿功德費給我們。

        我低頭不語,偷偷看了一下四周,嗯,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正當我這
        麼想的時候,嗡的一聲,我似乎聽到了有人在對我說話。

        『你需要幫助。』他說

        說也奇怪,那時候好像全世界都知道我聽的到聲音那樣,我真的是想不懂
        為什麼會讓人知道我聽的到這些聲音?

        我就好像一台人體收音機一樣,走到哪,聽到哪,不管是誰想找我說話,
        我完全就是來者不拒。

        不過奇怪的是,其他的聲音似乎保持著沉默,我的臉在他們家,也沒有再
        扭過,等到我一出門口,坐到車上,臉才開始繼續扭曲著。

        回到奶奶家,將功德費拿給奶奶,然後渡過白天的時間,晚上吃完藥珠符
        水和醫生開的藥,就回家跪門口懺悔,就這樣子過了一星期,終於又到了
        要去宮廟做義工的星期天了。

        一踏進宮廟門口,牙齒自動的打著拍子。

        『哼...你以後不要再來我們宮廟,出去!』那個聲音這麼說著

        @@?啊...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不能再進來這裡?雖然我會進來是因為我
        爸要我來的,我也討厭喝符水吃藥珠,但是至少要告訴我原因吧!

        『你去信基督教,不要信佛教,以後我們這裡不歡迎你來。』那個聲音繼
        續說著

        我以為我聽錯了,我就不理這個聲音,換上義工的衣服,開始服務廟裡的
        民眾。

        過了不久,一個聲音又繼續找我講話。

        『你...有受洗過?』他問

        我聽了聽反而在心裡先問了一個問題

        『你是剛剛那個叫我滾出去的人嗎?』我問

        『不是。』他說

        『喔...我沒受洗過。』我說

        這聲音沉默了,過一會兒,這個聲音又繼續說

        『你家裡有基督教的神的畫像?』他問

        我想了想,該不會是問我房間裡的那兩副畫像吧?

        『喔...對啊!』我說

        然後他接著問

        『你唸過聖經?』他問

        這時候,那個在收功德費的先生家裡的那個聲音出現了,他只簡單的說了一句

        『對!他唸過聖經!』這個聲音幫我回答

        那個質問我的聲音,包括攻擊我的聲音,忽然間慢了下來

        『喔...呵呵呵』那些聲音一時間不知道要說什麼的,就沉默了一會兒。

        在這時,我忽然想起,我之前開始羨慕基督教的朋友的時候,我曾經唸過一陣
        子聖經,可是因為那時候我還不懂宗教上的禁忌,一直以為只要唸經,生活就
        能夠平順一點。

        結果因為我唸完之後,我爸照樣是喝酒發酒瘋,所以我後來覺得唸聖經好像也
        改變不了我的生活,我就又沒唸了。

        天啊!仔細想想,這些事都超過十年以上耶!結果竟然是別人比我清楚我自己做
        過哪些事,想一想真的讓自己很驚訝。

        『只有主耶穌基督在你心裡,你信了才會得救。』那個聲音這麼說著

        『喔喔喔...』我不理那些聲音,繼續當義工。

        然後過了一會兒,有個聲音說

        『我們願意幫你,可是我們有個條件。』他說

        我直覺反應的問了一個問題

        『你們是誰?現在誰是誰我都快搞不清楚了。』我問

        『我們是宮廟裡的人,你不用害怕。你先回答我,願不願意遵守條件?』他問

        我心裡想了想,該不會是叫我斬雞頭發誓這種事吧!

        我有點害怕的回答

        『看...看是什麼條件吧!』我說

        他接著說

        『以後你不准信基督教!』他說

        『喔喔喔...』我心裡還是搞不清楚為什麼會忽然這麼告訴我?

        然後我將這件事告訴了我爸,想當然爾,我爸又跑去告訴那些師兄姊,等到
        元天古佛的掛號輪到我的時候,我跪在旁邊的跪墊上,元天古佛的乩身問我

        『最近有沒有比較好?』她問

        『嗯嗯...幻聽是有少一點點,可是還是會聽的到。』我說

        『嗯,這樣有進步就很好。』她說

        當她轉身又要開藥珠符水甘露的時候,我忽然打斷了她的動作,並且很直白
        的問了乩身一個問題

        『元天古佛,不好意思,我想問個問題。』我說

        『什麼問題?』她說

        於是我就說

        『我剛剛會聽到聲音叫我去信基督教,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我說

        她似乎胸有成竹的說

        『這是在考驗你的信心,知道嗎?』她說

        然後她就轉過頭去開藥珠符水,就不再理我了。

        我心裡想,怎麼每次輪到我,都講沒幾句,就不理我了?我又不是要故意找她
        麻煩,只是想問問事情的原因。

        講難聽點,如果你真的很神準,為什麼會怕我問你問題?

        於是我就拜了拜,然後離開了殿內,繼續做義工,然後等著晚上要回家了。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