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時間點拉到我在被送入醫院的那個當下,那是個無形聲音不斷攻擊我
        的高峰期,我雖然意識到自己在佛堂前痛苦的打滾大吵大鬧,因此被
        人報警將我送入了醫院,我躺在病床上,那些聲音沒有絲毫的減免,
        反而更加的肆無忌憚,硬是不讓我去思考我自己的現狀與環境。

        雖然被打了一針鎮定劑,但是一點效果也沒有,我最後是被聲音攻擊
        到疲倦了,才昏昏睡去。

        我也忘了我睡多久,只感覺還沒睡飽,就被醫院的起床音樂和護理人
        員的叫起床聲音,叫了起來。

        我簡單介紹一下,這個樓層的環境。

        那是個四面都是白牆的長條形樓層,門口有兩層門,中間有醫護人員
        在看管,兩道門都必須由醫護人員同意才可以開門。從門口進入,左
        手邊是女生的房間,右手邊是男生的房間,中間是一個大的廳堂,有
        五六張大桌子和十幾排有靠背的長條椅子,然後在男生的那邊,有一
        台供全部的人觀看的大電視,可以自由選台。

        在裡面的病患們包括我,身上有些物品都會被拿走,比如皮帶,因為
        他們可能怕病患會傷害別人或傷害自己,所以這些有可能引發事件的
        物品都會被收走。

        四處都非常的明亮,沒有一絲絲黑暗,空調很順暢,可是就很奇怪的
        是,這個環境透露出很鬱悶的氣息,就是莫名其妙會讓人覺得鬱悶,
        沒有原因的。

        我一開始到這,我並沒有辦法思考這麼多,因為那時候我正在跟聲音
        交戰著,哪裡會管的了環境?唯一的想法是,拜託,這些聲音不要再來
        煩我。

        所以這些事,是我現在慢慢的回想,才有辦法將情況描述出來。

        我起床了,我看著房間的燈被打開,我忽然發現我這個房間裡還有一個
        室友,我看著他,他也看著我。兩個人總要有個人先說話,於是我很主
        動的跟他聊天。

        『你好,我叫davidjam。』我說

        『你好,我叫阿良。』他說

        我們兩個都有點面無表情的說話,可能是因為陌生,又或者害怕對方不
        曉得會做出什麼事吧!於是我再問:

        『嗯嗯,你是因為什麼原因進來這兒的啊?』我說

        『喔...因為喝酒,被家人送進來。』他說

        我看他好像也蠻正常的,實在看不出來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於是我也回
        他:

        『嗯嗯,我是因為唸經才被送進來的。』我說

        『唸經?』他似乎有點不解的說

        於是我慢慢的想了想,用一般人聽的懂的方式告訴他

        『呃...就是我唸經然後聽到很多別人聽不見的聲音,然後昨天晚上在
        家裡大吵大鬧,於是就被送進來了。』我說

        阿良一付見怪不怪的樣子,簡單的回了『喔...』。

        因為我是新來的,所以我問了一下

        『請問一下,他們每天都固定這個時間要叫人起床嗎?』我說

        『嗯啊!等一下快去刷牙洗臉,他們等等會鎖門,會進不來。』他說

        『進不來?是不讓人家再睡嗎?』我問

        『嗯,要到大廳,一直到晚上八九點才會開放房間。』他說

        『喔喔!是喔!瞭解了,謝謝。』我說

        於是我們兩個就很快的去刷牙洗臉,把東西放回房間後,就去了大廳
        。

        雖然我們彼此聊過天,但是並沒有時時刻刻的在大廳坐在一起聊,因
        為我有我的痛苦,就是無形聲音,不停的騷擾我。

        於是我坐在大廳的時候,大半的時間我都趴在桌上,因為我不想讓人
        看到我無時無刻都在扭曲的臉。

        『呵呵呵呵呵...我們不是佛,我們都是魔,呵呵呵呵呵...騙你的。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我們不是魔,我們都是佛,呵呵呵呵呵...騙你的。
        我們要來渡你,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那時候,我的耳朵邊最常出現的就是這兩句話了,因為我一直搞不清
        楚他們到底是什麼?我只能無奈的被強迫的打著拍子。

        我被迫用手指,牙齒,腳趾打著拍子,雖然同處在大廳的人很多,可
        是我卻不想跟別人交談,因為如果有個人邊講話臉邊扭來扭去,相信
        別人也會覺得很奇怪。

        我趴在大廳的桌上,閉著眼睛,假裝在睡覺,刻意的裝低調,希望不
        要有人來打擾我,可是卻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女人。

        我不認識她,我也不認識這裡的任何人,除了在病房中聊天的阿良以
        外,我根本不認識這裡的任何人。

        有個女人,身高大約160公分,眼睛很大,卻像是被什麼東西牽著走一
        樣,眼睛閉也不閉,像死魚眼那樣,盯著什麼東西的往前方看著。

        但最奇怪的不是她的外貌,那個女生長的也不醜,奇怪的是,她一直
        跟著我。我解釋一下情況,因為大廳裡有很多人,大約有四五十個人
        ,男男女女都有,所以大廳的長條椅子上,人的座位都是會換來換去
        的。

        就是因為人都會換位子坐,所以只要有人一靠近我,我都很主動的讓
        出位子給別人坐,然後自己再換到一個沒人坐旁邊的角落,然後繼續
        趴著,讓臉扭來扭去。

        這個女生很奇怪,只要我一坐下,她就會主動的坐到我旁邊,如果我
        旁邊沒位子,她就會坐到我對面。

        所以我只要一抬頭起來,就一定會看到她。

        這時候,無形的聲音忽然問了我一個問題

        『嘿嘿嘿嘿嘿...有人想跟你說話,你想跟她說話嗎?』他說

        我當時很累,我自己都顧不來了,是還想要跟誰說話?我很無奈的說
        『拜託,我好累,你們吵我我都沒辦法睡了,現在是還有誰要跟我說
        話?不要,好嘛!』我說

        那些聲音聽到我這麼回答以後,笑了笑,像是跟別人說話一樣的說。

        『好好好...你們都聽到啦!他不想理你們,不是我們不答應喔!』他說

        咦?奇怪,他們是誰?

        我整個人摸不著頭緒,想不懂這時候到底還會出現誰?

        正當我在這麼想的時候,因為我實在是趴在桌子上趴太久了,想說起來
        走走活動一下,沒想到我一抬頭,我就看到那個女生,她坐在我的對面
        ,眼睛動也不動的盯著我。

        我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跟著她對看了幾秒,只覺得這裡都是生病的人,所
        以會有奇怪的舉動也是正常的。

        於是我就不理她,就往長條型走廊走去。

        我連走路的時候都能打拍子呢!一樣是一步一個字,然後再加上牙齒手
        腳都會打拍子,於是我就在長條型走廊來來回回的走,繼續聽著那些
        無形的聲音。

        正當我在走廊上走動的時候,我發現,有人跟我一樣,也在走廊上打
        著拍子的走著,於是我回頭一望,發現了一個人,他雙手負在背後,
        表情好像很愉快的,不知道在聽著誰說話一樣,微微的笑著,然後他
        說

        『佛教嘛...呵呵呵...道教嘛...呵呵呵』

        他就這樣子一邊走一邊傻笑著,也像是在聽著說話一樣。

        我們兩個就自己走自己的,來來回回的走著,忽然間

        他走到一半,竟然盤腿坐在地上,然後像熊貓圓圓一樣的,在地上打滾
        。對,你沒看錯,他真的就走到一半然後盤腿在地上打滾。

        我不想干擾到他,於是我繞外邊一點點。

        這時我猜想,這個人大概是佛道雙修,才會嘴裡一直唸著佛教道教這些
        事情。

        說時遲那時快,忽然間,這個長條型走道又多了一個人。

        這個人有點高,胖胖壯壯的,也是邊走嘴巴邊唸唸有詞。更奇特的是,
        他還會比出一些手印,像是眼前在指揮什麼東西一樣,用手指在胸前揮
        舞。

        根據他的情況,我猜他大概是個乩童吧?因為他不停的唸著,去,來,
        滅。而且在往後幾天,我發現他是整個病房裡面最容易暴怒的患者,他
        常常因為對著護理人員破口大罵,踹門,被關進了特別病房。

        裡面就屬我最安靜,雖然被聲音騷擾著,但我始終沒有多說些什麼。

        不過臉會扭來扭去也算是奇特。

        我們三個人就這樣子,很有秩序的在長條型走廊,來回的走。

        那是個漫長的煎熬,我不停的聽著那些聲音,一直到我走累了,我又回
        去大廳,找個位置坐下來,趴著裝睡。

        就在我趴著裝睡的時候,聽到護理人員有點嘲笑的在說裡面一位患者,
        他們稱他為『釋迦老師』,因為那個釋迦老師說,釋迦牟尼佛會跟他說
        話,所以他們才會稱他為釋迦老師。

        我可是從頭到尾沒有跟人講說我聽到什麼喔!雖然那些聲音會告訴我他們
        是某某神佛,可是我從頭到尾就只跟我爸講說那些聲音而已,並沒有認
        為那些聲音是誰。

        他們也沒真的告訴我他們是誰?所以我也就不會自己亂說。

        因為宗教而進精神病房的人,就這幾個。

        正當我趴在桌上裝睡,不想理別人的時候,忽然,無形的聲音又再問我
        一次

        『有人真的想跟你說話,你真的不想理他們嗎?』他說

        我心裡想,這是第二次了,到底是誰?

        『唉...到底要幹嘛?』我說

        我抬起頭,忽然間,有人坐到了我旁邊,靠北,又是那個女的,而且因
        為椅子是長條形的,我左右兩邊的出口都被堵住了。

        =.= 我只好無奈的又繼續想趴下裝睡。

        那個死魚眼的女生,動也不動的坐在我旁邊,我心裡有點發毛。但是管
        他的,我就繼續趴著裝睡理都不理。

        『我們...知道你...聽的到...不要...裝睡。』一個沒聽過的聲音,斷
        斷續續的說著這句話。

        我低頭不語,繼續裝睡。

        『你...可不可以...幫幫我們。』他繼續說

        我心裡想,我自己都幫不了自己了,我怎麼幫你們?拜託,別開玩笑了。

        我才這麼想的時候,那個聲音又繼續說

        『你...可以...幫...不然...你身邊...怎麼會...』

        忽然,聲音像是被打斷一樣,我就忽然間沒聽到了。

        我嘆了口氣,唉,抬起頭,看著我左邊那個動也不動的女生,她還是一
        樣的動也不動,於是我向右邊的人說聲借過,然後再找別的位置坐。

        我一離開,那個女生又莫名其妙的想跟過來,我只好再往長廊走去。

        我走到長廊,她就不會跟過來。

        結果,在邊走路邊打拍子的當下,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問我一個問題:

        『你當初吃素唸經的時候,不是希望可以幫助別人嗎?現在是你的好機會
        ,你為何不幫?』他說

        其實我所謂的幫,是希望可以透過自身的經驗,幫助到他人,可是我沒
        想過要到精神病房幫這些人。

        或許我並沒有想過不是人人都可以得救,我就去分享一些吃素唸經的心得
        ,只能說我真的對於佛教太無知了,才會以為這樣子就可以幫助到其他人
        。

        我心裡就這麼的邊想邊懺悔。

        現在想想,或許這些聲音真的就只是想要教訓我,才這樣子一路追殺我
        ,把我逼到絕境,要我真的去反省我到底做錯了哪些事吧!

        於是他又說

        『你覺得,你幫的了這些人嗎?』他說

        我看了看四周,這些生病的人。

        『唉,幫不了。』我說

        『那你當初不是覺得幫的了嗎?』他說

        『我錯了,對不起。』我說

        『很好,那你現在知道該怎麼做嗎?』他說

        『生病應該先看醫師才對。』我說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很好。』他說

        就在這個對話結束過後,聲音還是沒放過我的,繼續打著拍子。

        我就在這件事情中,每分每秒的,在內心懺悔,渡過了我在醫院的第一天。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