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我一直都是清醒的,就算那些聲音不斷的騷擾我,我還是很努力的讓
        自己保持清醒。就算我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我很害怕,但是我還是
        忍了下去。

        或許是因為這些聲音不管怎樣的謾罵,羞辱,我還是裝的跟正常人一
        樣,只是臉會扭來扭去而已。

        在凌晨的恐怖事件之後,我稍稍的放下了戒心,以為已經雨過天青,
        這些事情,終於可以告一段落了。

        可是呢?我的家人,除了我爸跟我奶奶,每個人看到我的眼神,都透露
        出"害怕"。

        因為他們看到我在佛堂前,又是跪拜,又是打坐,然後好像在聽著什
        麼人在跟我說話那樣,他們的心裡怕死了。

        我的心裡滿是歉意,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畢竟我在接觸唸
        經之前,我是個什麼都不懂的麻瓜,只是為了懺悔過去所做的錯事,
        然後希望自己人生可以過的平順一點,所以我才會有樣學樣,照著網
        路上唸經的故事,自己也去做做看。

        那時候有個網友點醒了我一句話,他說『你有想過,你為了求到好運
        氣,人生平安,你知道你拿什麼去交換嗎?』(其實就是w大啦!)

        對啊!我什麼都沒想過,就一個人關在租屋處,唸經唸了一年多,當
        中發生很多靈異事件,比如說,某天我唸完經,晚上準備睡覺的時候
        ,忽然間,我的門很大力的被敲擊了"碰"的一下(超大聲的喔!)。

        ...但是...當下只有我一個人在租屋處,隔壁鄰居都沒人在。

        我口中唸著南無阿彌陀佛,什麼都不害怕。

        我一直將這些現象無視,自以為唸經就會有護法神來保護,其實錯的
        可以。

        我的租屋處又沒佛堂,然後又自己白目在租屋處拜地藏王菩薩的畫像
        。如果當時頭腦清醒一點,就應該先去問有在修行的前輩才對,就不
        會有後來發生的這一切事情了。

        後悔歸後悔,都發生了,我只好接受了。

        時間點拉回那個我差點咬到舌頭的當下,我整個頭還有臉,像是虛脫
        一樣的攤睡在床上。

        我也不管家裡的觀世音菩薩要跟我說什麼?就沉沉的睡著,進入夢鄉
        ,不過當然也沒做什麼怪夢。

        我也忘了幾點醒來,總之我睡沒多久,一醒來,吃完東西,就覺得自
        己是不是好了?

        =.= 結果不然,那些聲音,還是沒消失,我的臉一樣會自動打拍子的
        扭曲著。

        於是我上網求救,問問看有沒有人跟我一樣發生過這種事情。有些網
        友給了我一些資訊和建議,我就邊看著,邊扭著臉。

        嗡的一聲,我知道又有東西要靠近我了,我的手都在按滑鼠鍵盤,所
        以腳就很自動的打著拍子。

        心裡的心態已經從害怕,到絕望,然後覺得也無能為力,就放棄了。

        『你怎麼都不理我們?』一個蒼老低沉的聲音這樣子的問著我。

        『我總是有事情要做啊!總不可能每天跟你們聊天,生活就會變好過吧
        !』我在心裡這麼回著。

        『其實你已經過關了,你知不知道?』他說

        『什麼關?』我問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啊!呵呵呵』他說

        我已經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也不知道該不該去相信這些
        聲音?

        『其實你不要害怕,有很多人跟你一樣,都發生過這些事情,甚至有
        人會羨慕你可以跟我們說話,你知道嗎?』他說

        『可是我又不知道你們是誰?然後我又看不到你們?,如果我跟別人講
        這些事,人家只會覺得我瘋了吧!』我說

        『不一定喔!很多人都有這種能力,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家裡的觀
        世音菩薩這麼說著。

        『那接下來呢?要我做什麼?要怎麼樣?你們才肯離開?』我說

        『臭小子,你真不知好歹,好多修行人修道多年,都不見得有這樣子
        的感應,你真的是運氣好,你知道嗎?』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說著。

        『這很困擾我,我根本不想要,而且我又分不清誰是誰?』我說

        那些聲音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

        『好好好,我們都是佛菩薩,只是你的能力還不夠,所以看不到我們
        ,懂了嗎?』那個蒼老的聲音說著。

        我心裡想,那之前一直整我騙我,到底是為了什麼?害我半夜在低溫
        十一度裡面奔跑和淋雨,這是為了什麼?

        但是當我還沒在心裡面要說出這些事的時候,那個蒼老的聲音像是未
        卜先知一樣的說

        『唉...我們就是要教訓你,你懂佛法嗎?你懂大悲咒嗎?你懂多少?
        為何要教別人吃素唸經?你有想過,雖然你自己試過了這些事以後,
        覺得生活過的很平安,那你有想過,別人的處境嗎?別人適合這些事
        嗎?

        你什麼都沒想,就一直推薦別人做這些事,你覺得你做對了嗎?』那
        個蒼老的聲音說著。

        我想了想,好像也對,我的確只是學別人為了自己過的平安順利和懺
        悔,才開始唸經和迴向。

        但是我吃素是因為某天我看到某個影片,覺得那個影片裡面的動物好
        可憐,不但要被殺被吃,而且沒死之前還要遭受虐待,所以我在唸經
        的那一年多都吃素。

        我心裡想了想,就回答

        『可是...我看網路上的人都這樣做,我也只是照著那些人說的做,
        我不知道這麼做是錯的,真的很對不起啦!』我滿懷歉意的說著。

        『呵呵呵呵呵...知錯能改...呵呵呵呵呵』他說

        我們就在這樣子很平和的對話中,像聊天一樣,沒有再多發生什麼奇
        怪的事,當然,這只是因為白天而已。

        於是我白天除了在家裡佛堂或客廳繞圈圈打拍子以外,就是偶爾會上
        ptt看看有沒有人回覆我的問題。其中有一位佛教板的板主id是b開頭
        的板友,他說的一句話給了我很大的啟示。

        我有點忘了他講的完整對話是什麼,他說的意思大概是這樣,他說最
        好不要自稱為佛弟子,這是為了保護我。

        我到現在才懂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猜對了他所
        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自己猜想是說,自己還沒有受三皈五戒,除非真的能夠做到遵守戒
        律,否則破了戒反而對自己有害。

        當然,我只是猜測而已,如果有興趣的板友可以寫信問他看看。

        再把時間點拉回那個平和的下午,時間算一算,又快到晚上了,那時
        候的我,每天不是吃飯睡覺,醒著的時候就是在打著拍子,就這樣一
        直到了晚上。

        吃完晚餐以後,我和家人都坐在客廳,家人都在看電視,我卻是邊看
        新聞邊打拍子,我發現,看電視可以讓我專心,大概可以專心個三四
        十秒左右吧!然後就像被某種東西拉出現實一樣,繼續的打拍子。

        忽然間,嗡~~~的聲音靠近了

        『你快點去床上躺好』那個蒼老的聲音說

        『為什麼?』我問

        我看了看時鐘,也快十點了,家人也差不多都去睡了,於是我把電視
        關掉,就走進了房間,那時候我爸也睡在奶奶家。

        我慢慢的走進房間,坐在床沿,然後用手碰觸著出現在我面前的五團
        冷空氣。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我會知道有五團?

        =.= 因為那時候,我用手摸一摸,發現冷空氣團跟週圍的溫度有差別
        ,總共有四個摸起來比較冰冷的空氣團,還有我左手上方也有一個。

        反正趕不走,我摸完以後就不管它了。

        躺好以後,那個蒼老的聲音繼續說著

        『等一下,我們會讓你奶奶出去房間,我們有件事要讓你做。』他說

        『喔...什麼事。』我問

        『呵呵呵呵呵...等一下你就知道了。』他說

        我忽然聽到這些聲音在竊竊私語,用著我聽不懂的話在交談著,嘰哩
        咕嚕嘰哩咕嚕的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果然,過了沒多久,奶奶忽然從床上爬起來說

        『奇怪,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都睡不著?我起來運動運動好了。』奶奶邊
        說著,就自己邊走出房間門。

        我看著奶奶走出房門,我好想拜託她不要走出去,因為不曉得等一下
        又要幹嘛了?

        我探了一下頭,看見奶奶拿著掃把到處打掃,不然就是整理廚房,很
        奇怪的是,就像那個聲音跟我說的,她就是不進來房間裡睡覺。

        『快一點,不然等一下她就會跑進來了!』

        然後我聽到了他們又再交談,用我聽不懂的話,不知道在說什麼?

        忽然間,那個蒼老的聲音對我說

        『davidjam,把你的手腳都伸出來?』他說

        我當然是不要啊!!!因為之前半夜被騙到跑出門去,我怎麼知道接下來
        又要做什麼?

        我又不是傻子,是要叫我再幹嘛呀?

        我心裡抗拒著,然後把手腳縮回棉被裡,想著反正我就不要理他就好了
        ,免得又發生什麼事?

        那些聲音看到我這樣的反應,他們又繼續交談著,忽然

        『我們都是菩薩,你不要害怕,快點把手腳伸出來。』那個蒼老的聲音
        說

        『我不要』我心裡這麼說著,然後手腳就縮的更緊了。

        『你不要這樣,我們真的是菩薩,這是一個代代修行人都會經過的關,
        相信我們,好嗎?』一個很年輕的男性聲音說著

        我當然是抵死不從啊!誰知道他們等一下又要搞什麼鬼啊!

        結果,那個自稱是家裡的觀世音菩薩的聲音說

        『唉呀!davidjam他不理我們了,大概是成佛了,我們跪著求他好了!』
        她說

        我上半身從床上彈起來,急著說

        『拜託不要跪我啦!拜託!』

        忽然一個陰森低沉,很像布袋戲裡面,那種黑白無常的聲音說

        『davidjam居士,你不照做,我們就跪著你...嘿嘿嘿嘿嘿』他說

        『我不是什麼居士啦!拜託,不要跪我!』我說

        那個當下是真的很害怕,可是呢?後來想想,我又看不到他們,怎麼知
        道他們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

        可是總是發生了太多難以理解的事情,連我奶奶都被他們逼著出房間
        門了,我實在很難相信自己的意志力。

        於是如果有人在我旁邊看到我,他們就會看到我像是瘋了一樣,一下子
        躺著,一下子半身坐起來,就這樣重複這種動作快一個小時吧!

        後來,那個聲音好像也快沒有耐性了,就接著說

        『好,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們就直接讓你死!』一個很有威嚴的
        聲音說著

        我心裡想著,只要不要被騙就好,反正頂多是被恐嚇,又能怎麼樣?

        結果,在我這麼想的時候,忽然間,我的頸椎到脊椎,像是有人用手
        在摸著它,在握著它一樣,上上下下來回的遊移。

        我心裡想,啊幹!不是吧!這麼會有這種被人觸摸的感覺

        『呵呵呵呵呵...我們不但摸的著你,連你的心跳呼吸都可以控制,
        你信不信?...呵呵呵呵呵』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說著

        我心想,這不公平啊!你們這麼多人圍著我一個人,這一點都不公平
        啊!

        唉...可是我真的怕死,就只好心不乾情不願的把手腳都伸了出去。

        『呵呵呵呵呵』那些聲音陰森森的笑著

        在那一瞬間,我的手腳的手心,腳底板,眉心,都在沒看見東西的情
        況下,突然『啪啪啪啪啪』的像是被什麼東西叮了一樣。

        然後,他們又說

        『呵呵呵...有怎麼樣嗎?沒什麼嘛,對不對!來,你現在起床,到佛
        堂坐好,快點起來。』那個蒼老的聲音說著。

        我心裡好掙扎,我不想再被騙出去,又在大半夜的出門淋雨,於是我
        很頑固的抵抗著這些聲音給我的命令。

        於是那個家裡的觀世音菩薩說

        『他成佛了,不想聽我們說話了,我們來跪著他,拜託他了。』

        然後那個陰森森像黑白無常的聲音也說

        『davidjam居士,我們拜託你起來,給你跪了。』

        聽著這種話,心裡真不是滋味,反正我就是堅持不下床,我僵持了好
        一陣子,大概快到凌晨一點多吧!

        我就死板板的硬躺在床上,不管他們說什麼,我就是不起床。

        當然,人都是怕死的,我的背脊又出現了有人在撫摸的感覺,我又像
        被電電到一樣從床上彈跳了起來,非常無奈的說

        『唉...你們到底想幹嘛?唉』我說

        『呵呵呵呵呵...起來了吧!哈哈哈...來,快點去佛堂坐著。』那個
        聲音說著

        我對著那種未知的恐懼發抖著,加上冬天又比較冷,就這樣抖抖抖的
        慢慢的穿好衣服,從床上坐起來,很害怕的,一步一步往佛堂走著。

        到了佛堂,盤腿坐著。

        忽然間,那些聲音都消失了,然後出現了我沒聽過的聲音,還有我聽
        不懂的語言。

        家裡的觀世音菩薩說

        『有人要問你問題!』她說

        『嘰哩咕嚕嘰哩咕嚕嘰哩咕嚕...』這個聲音這麼說著

        奇怪的是,我竟然聽的懂耶!然後就看到我的嘴巴回著

        『嘰哩咕嚕嘰哩咕嚕嘰哩咕嚕...』我這麼回著

        就這樣一來一往的回答著

        我爸看到我又跑去佛堂坐著,他坐在客廳看著我,不知道我在搞什麼
        鬼?

        我們就這樣子嘰哩咕嚕嘰哩咕嚕的對話,大概有四五分鐘左右。

        然後,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忽然間,我的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割到,
        痛的我從盤腿坐著,變成在地上摀住脖子,痛的在地上打滾。

        我發不出聲音,我的狀況,從原本只是在講話,變成像是有什麼東西
        在傷害我那樣。

        接著,我的胸口也被攻擊了,像是被刀子刺入一樣,噗噗噗的,有什
        麼東西往我的胸口插了進來。

        我再也忍不住,開始痛的叫了出來!!!

        我一邊在地上翻來翻去,一邊哇哇大叫,在凌晨一兩點的時候。

        我爸看著我像發瘋一樣的大叫,想走近看看我到底怎麼了,忽然有個
        聲音說

        『嘿嘿嘿嘿嘿...這就是你的報應...呵呵呵』他說

        雖然看不見有東西在刺我,可是那種疼痛感卻如此的真實,我後來痛
        到受不了,就一動也不動的任由他砍我刺我。

        『家裡的觀世音菩薩,求求你救救我。』我有氣無力的在心裡面這麼
        求救著。

        『哈哈哈哈哈~~憑什麼要救你~~你告訴我?現在全天下都是我們魔教
        的天下,我為什麼要救你,你說啊!』她似乎非常開心的說著。

        我躺在佛堂前的地板上,流著眼淚,心裡想著,為什麼我會遇到這種
        倒楣事?唉,可是都發生了,我能怎麼辦?

        我也很努力的堅持住不要再被騙出門,可是在家裡卻又發生了這樣子
        的事,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哼哼哼哼哼...你現在跟著我唸...嘰哩咕嚕嘰哩咕嚕嘰哩咕嚕』她
        這麼說著

        『這是什麼?』我這麼在心裡面想著?

        我在那種恐懼的情形下,很無助的跟著他唸。

        結果他竟然說...

        『哈哈哈...你謗佛了...哈哈哈』她這麼說著

        我大驚失色,在心裡憤怒的說

        『沒有!!我沒有謗佛!!!沒有!!!』我說

        『你謗佛又入魔了...哈哈哈哈哈』那個聲音像是瘋狂的嘲笑我一般

        我心裡很堅持的說沒有!!因為我根本聽不懂那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爸從頭到尾都看著我在佛堂,像發瘋一樣的在地上打滾,他想走上
        前來關心我到底怎麼了。

        結果一看到我爸接近,一個低沉蒼老的聲音就說。

        『你現在...去廚房拿菜刀...殺了你爸...我們就放過你...呵呵呵呵
        呵』他說

        我一聽到那個聲音要我拿刀殺我爸,我當然是不敢啊!

        『你不是很恨你爸嗎?快去拿刀殺了他啊!』有個女聲這麼說著

        我看到我爸走近,我揮手示意我爸不要接近我,於是我爸就遠遠的看
        著我。

        『你跟你爸只有一個人可以活著,你不動手,等一下就換你爸殺你..
        .呵呵呵呵呵』那個女聲說著。

        我沒有去拿刀,我也沒有跟我爸說什麼,我只是自己一個人,無力的
        躺在佛堂前,忍受著刺痛的感覺,在佛堂前流著淚,心裡面想著,我
        不會去殺我爸的,但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過了一會兒,刺痛感比較小了之後...

        『好啊,你寧可自己死也不殺你爸嗎?』她說

        『沒辦法了,隨便你吧!反正我是不會去拿刀的。』我說

        『哈哈哈哈哈...你謗佛又入魔了你知道嗎?哈哈哈哈哈』她說

        我心裡想,我都已經被逼到這樣了,我又能怎麼辦?

        於是我無奈的在地上躺著,流著淚,靜靜的等著時間過去。

        『呵呵呵...等一下就真的會有人來幫你了...呵呵呵。』
        有個年輕的男性聲音這麼說著。

        我靜待著時間的流逝,全家人早就已經被我的怪異行為吵到睡不著
        都爬起床了,爸爸和奶奶都看著我,後來爸爸走出門外,不知道在
        做什麼?

        沒過一會兒,真的有人出現,按著我奶奶家的門鈴。

        我靠著牆坐在佛堂,那些刺痛感消失了,我看著門打開,結果...
        竟然是出現了三名警察,我認識其中兩位,因為我之前大鬧警局的
        時候,有看過這兩位。

        我爸也沒多說什麼,警察要我跟著他們走,於是我把錢包手機都帶
        在身上,就跟著警察先生走,我爸也跟著。

        我們從樓上搭電梯走到樓下,經過大門口警衛室,然後我遠遠看見
        一台救護車。

        他們要我走進那台救護車,於是我和我爸和警察,就坐在救護車後
        座。

        『我們就是要送你進醫院...呵呵呵呵呵。』那個年輕的男性聲音
        說著。

        於是,救護車開動,要送我前往醫院了。

        一路上,都很平靜,不知為什麼的,在救護車上,那些聲音,不吵
        也不鬧。

        一直到開到醫院急診室,那些聲音又開始吵鬧,我的臉,又開始扭
        曲。

        醫生幫我聽完心跳,量完血壓後,要我躺到病床上。

        我的耳邊,一面要聽著醫院的醫生護士的指令,另一方面,還要聽
        著那些無形的聲音騷擾。

        我躺到病床上,身邊大概有快十個人,都是護理人員,忽然有一個
        彪形大漢,拿出一條繩子,把我的右手綁在病床上。

        他們抽走了我的腰帶,拿走了我的手機和錢包,等到把我綁好以後
        ,護士開始幫我抽血,然後抽完血,再幫我打一針,我猜那一針大概
        是鎮定劑吧!

        然後那些無形的聲音並沒有因為打了那一針而停止,還是繼續不停的
        轟炸著我。

        我在床上無奈的扭動著,他們拉上了病房裡的門簾,我就看不見我爸
        了。然後進了電梯,將我推進了病房,才將我的繩子解開,然後將我
        一個人,放在一間雙人病房中。

        我到那一刻才覺醒,原來我竟然被送到精神科裡面了!沒想到,我的
        人生中的某一個時刻,竟然會進精神病房。

        聲音卻沒有停止,打了針的我,照樣被聲音騷擾著,忘了不知多久,
        才昏沈的睡去。

        一直到早上九點,醫院的起床音樂,我才又醒了過來。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