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就在那一天,我在聲音的圍攻之下,臉部左拉右扯的打著拍子,只好
        告訴我爸,說那些聲音一直要我去找小香。

        我爸當然不答應啊!因為他是個很愛面子的人(不過他自己喝醉酒的時
        候,也做過不少丟臉的事情就是了。)。

        在我邊打拍子邊跟我爸討論之後,因為我也搞不清楚這些聲音到底是
        什麼?加上他已經吵我吵了好幾天,我嚴重的睡不飽,大概就像以前某
        個廣告說她每天只睡一個小時那樣,我的意志力也渙散,只好硬著頭
        皮,去找小香了。

        其實小香離我家不太遠,大概只要走十分鐘的路程就到了。因為我那
        時候臉上會一直左扭右扭,手腳也會打拍子,所以我不敢騎車去找她
        ,我怕到時候手腳控制不了,於是我戴著口罩跟我爸兩個人就用走的
        去。

        一路上我真的很不想去,因為我覺得這樣子去騷擾人家,真的很不好
        意思,都分手了,這樣子真的很不好,我一直在心裡懺悔。

        我爸邊走邊看著我,問我說

        『是不是那個聲音又再跟你講什麼?』我爸問。

        『嗯嗯...』我也只能點點頭,簡短的回我爸。

        因為那個林北的聲音在路上也是不停的吵著我,說要我快點去跟她道
        歉,然後早點娶她,反正他沒有再罵我了,只是一直催著我快點走。

        到了小香家樓下,我叫我爸站在離我遠點的地方,我自己去按門鈴。

        我內心超掙扎的啊!唉,在她家門口內心的恐懼一口氣衝到腦袋快滿出
        來了。

        那個林北的聲音,就好像消失一樣,靜靜的,也沒有再吵我。

        我想了很久,先想好要怎麼講,過了幾分鐘,我吸一口氣,就把門鈴按
        下去(那時候心裡只想著,幹,死定了,唉。)。

        『喂,你要找誰?』聽聲音是她媽媽接的。

        『你好,我想找小香,我是davidjam。』

        『喔...你等等。』

        過了幾秒...

        『喂,你找我有什麼事?』很冷漠的聲音

        『小香不好意思,我是davidjam,有事想跟你說,可以請你下來一下嗎?』

        『喔...』

        過了一兩分鐘,小香來到樓下,一臉很不爽的看著我。

        『我...想跟你說聲對不起,我以前對你很不好,想跟你道歉。』我很
        愧疚的說著。

        『喔,我現在過的好好的,你以後不要再來煩我,斷了斷了!!!』小香
        很激動的說著。

        『我對不起你』我就當場跪下,跟小香磕頭道歉。

        小香頭也不回的關上鐵門,氣沖沖的跑回家裡。

        就在站起來的一瞬間

        『幹!幹幹幹幹幹!林北給你氣死!!!!!』那個林北又自己冒出來

        我走向我爸,我爸看到我跟小香跪下,跟我說

        『是那個聲音叫你跪下的嗎?』我爸問

        『不是,是我自己想這麼做,因為我以前不珍惜她對我的好。』我說

        『好啦!那沒事了,回家吧!』我爸就準備轉身回家了。

        我也跟著我爸,邊戴著口罩,邊扭著臉回家了。

        『幹,林北金價齁哩氣死...,我是叫你跟她道歉,不是叫你跟她下跪
        ,你是不會跟她說對不起,然後希望她原諒你,然後握握手抱一抱,這
        樣不就沒事了嗎?說一點花言巧語也可以啊!這樣還要林北教你,我真的
        被你氣死。』那個林北又在吵。

        『我是真的想跟她道歉的。』我在心裡這樣子回林北的。

        『好吧!算了,反正你也都道歉了,幹,之後給我處理,你跟你爸回家
        去。』

        於是我就跟我爸一起走回家。

        就在我們快要到奶奶家的時候,忽然間,一個女性的聲音,用牙齒打拍
        子的方式跟我說

        『davidjam,你先叫你爸上去,你先等一下。』

        『喔...為什麼?』我在心裡問

        『先別問那麼多,快一點。』

        於是我叫我爸先回奶奶家,我說我想晚一點再上去,吸口氣,想想該怎
        麼辦好。我爸說,是不是那個聲音又要叫你做什麼?我只跟他說,我不會
        做什麼危險的事啦!然後他就自己先上去了。

        『好了,我爸上去了。』我在心裡回答。

        『davidjam,你想不想看看我』那個女性的聲音這麼問我

        『我不知道,你們都纏我纏那麼久了,我好痛苦。』我在心裡說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讓你看一下好了。』

        我兩眼無神的,像發呆一樣的站在門口的馬路邊,呆呆的看著。

        忽然間,眼前有個像是半透明的頭,像淡入一樣,出現在我的面前。

        就是一顆頭,然後眼睛跟嘴巴都像是在哭那樣,有點半透明狀,大概距離
        我眼前一公尺左右。

        『看到了嗎?會怕嗎?』那個女性聲音這麼說

        『喔...』我也不知道該回什麼

        只知道那時候的心情是很無奈,無奈到你給我看什麼,我都有點無所謂那
        樣,因為根本就已經不是怕不怕的問題了。

        『好吧!你看起來好像也沒有真的很怕,快把握時間,快回家。』

        於是我就搭上電梯,然後走回奶奶家,一進門就有個聲音說

        『davidjam,快到佛堂,快點!!!』

        『為什麼?』我心裡問?

        『別問為什麼,快一點就對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這麼跟我說著。

        於是我就到了佛堂,然後照著那個聲音叫我做的做。

        『你先把神桌下的墊子拉出來,雙手合十,跪著。』那個蒼老的聲音說著
        。

        於是我就照著做,雙手合十的跪在墊子上。

        『你在心中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12次,快點!』一個很有殺氣的聲音說著

        於是我就在心中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12次。

        『拜觀世音菩薩拜三拜,快點!』那個很有殺氣的聲音說著

        然後我就拜了三拜,忽然間,有個女性的聲音說

        『很好』這是一個很宏亮的女性聲音

        然後在我拜第一拜的時候,感覺到一股非常奇特的感覺,就好像有人在用
        靜電電我一樣,從頭頂開始,漫延到身體,然後整個人就像是被那股磁力
        包圍一樣。

        而且,在我拜三拜之後,我的背部,像是有什麼東西彈出去一樣,啪啪啪
        的,覺得整個背部,輕鬆了許多。

        然後一個很威嚴的聲音叫我再做下一件事

        『你拿張椅子,然後叫你爸過來。』

        於是我就叫我爸過來,我爸問我幹什麼?我說是那個聲音叫我做的,我也
        不知道要幹嘛?

        『叫你爸坐著,然後你跪在你爸面前,雙手合十,拜三拜。』

        『喔...』我心裡面實在想不懂到底要幹嘛?

        於是我就跪在我爸面前,拜了我爸三拜。

        『很好』一個聽起來很年輕的男性聲音

        『現在跟你爸說,請他回客廳坐。』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這麼說著。

        可是我爸因為不知道我到底在搞什麼鬼,就說他不想坐,要在旁邊看我
        到底要幹嘛?

        我說,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幹嘛啊...

        於是那個很威嚴的聲音又說

        『算了,你現在把椅子面向神明,你自己在椅子上坐著』

        於是我就這樣坐在佛堂的椅子上,然後面向觀世音菩薩。

        『坐好,坐挺。』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說著。

        因為我已經很久沒睡飽,很沒精神的坐在椅子上很愛睏。

        忽然間!!!

        我的頭頂,像是被溫暖的水淋下來一樣,一直從頭頂暖呼呼的,然後從
        上而下,漫延全身。

        於是我就這樣坐著,大概過了三五分鐘,耳邊一個熟悉的聲音又出現了

        『幹零良!!!你們騙我,幹,@&#(*!&(!*&(!』(他罵了一大串,我都忘光
        他罵什麼了。)

        我聽那個聲音,好像是那個自稱林北的,我在心裡想,他怎麼了?

        『專心,不要想別的事。』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說著。

        過沒多久,我的臉感覺好熱,那是一個很冷的秋冬季節,我卻只穿著一
        件長袖T-shirt,熱的有點受不了。

        我爸看我坐在佛堂坐的中規中矩,忍不住問我

        『你的臉是怎麼樣?怎麼紅通通的?』我爸問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動嘴巴回我爸

        我在心裡問

        『請問,還要多久啊?』

        『你累了嗎?』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問我

        『對,很累,超級累。』我說

        『好吧!那就先到這裡吧!』那個很有威嚴的聲音說著

        我一整個人好想睡,我把椅子拿去放好,然後去廁所洗洗臉,就想去奶
        奶的房間裡面睡覺。

        『等等,我們還有事跟你說,你想睡等一下再睡,有事要跟你講。』一
        個很宏亮的女性聲音說著。

        『喔...』我有氣無力的回答。

        但是從這裡已經感覺到有不太一樣的感覺,我現在只用牙齒打拍子,臉
        沒有再被左拉右扯。

        『那個纏你的人,已經跑掉了,這三天,我們准許你睡,你才能睡。』
        一樣是那個很宏亮的女性聲音說著。

        『我是你家裡的觀世音菩薩。』那個女性聲音說著

        『喔喔喔...』雖然很愛睏,但是我心裡有點小驚訝。

        『我們是鬼喔.....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別的女性聲音這麼說
        著。

        我在想,這是不是我產生的幻覺?已經走掉了一個林北,現在又幻想出那
        麼多聲音,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好啦!不管你們是誰啦?我現在想去睡覺,可不可以?』我有氣無力的說
        著。

 

全站熱搜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