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時間回到上一篇,那時候我剛從松山回家,一路上坐火車,那個
        自稱林北的聲音沒停止罵過,內容大概都是在罵我準備要我死。

        我在火車站無助地坐在地板上,打電話跟家人告別,因為我搞不
        清楚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仔細想想看,如果只是個聲音,但是它影響不了你,或許就不會
        那麼在意。但是我卻失去了身體的控制權,他卻可以藉我的身體
        隨意地打著拍子,我想停也停不下來,這真的讓我好恐懼好害怕
        。

        我打電話回家的時候,一開始是跟奶奶告別,奶奶被我嚇了好大
        一跳,趕快叫我爸跟我講電話,叫我不要想太多,然後問我在哪
        ?他要來載我。

        我有氣無力的跟他說,我在板橋火車站,然後在某個出口的地板
        坐著。過了十分鐘,我爸就進來火車站,跟我一起出車站,把我
        載走了。

        一路上我們都沒講甚麼,就這樣默默的回到了奶奶家。

        爸爸跟奶奶坐在客廳,兩個人問我,為什麼會說自己想死?

        就在我準備要說出原因的時候,忽然.....

        我的臉開始無法控制的,在他們面前打著拍子。

        就很像有人用手在拉扯我的臉那樣。

        然後,那時候,林北警告我說,如果敢把聽到聲音的這件事告訴他
        們,一定會讓我死得非常難看。

        我爸跟我奶奶看呆了...@_@。

        我在他們面前只說了一句話『...我不敢說』

        他們兩個就看到我的臉一直扭啊扭的,然後邊扭邊回他們我不敢說
        這句話。就算我刻意要扭,我也沒辦法扭的那麼快,就好像有人一
        左一右的在扯著我的臉。

        於是我就一直待在客廳,然後我爸跟我奶奶就一直看著我。

        過了十分鐘,我也被扭累了,於是就沒有回租屋處睡覺,直接在奶
        奶的房間睡覺。

        『很好,你沒有說出來,不然林北真的會讓你死得很難看。』那個
        林北用台語警告著我。

        我躺在床上,那個林北的口氣有變的比較和緩一點。

        『林北看你也是個乖兒子,你最好找個時間,去跟小香道歉,然後
        娶他,這樣林北才有機會投胎轉世,不要講林北對你不好,只要你
        娶小香,林北就會幫你賺大錢,讓你生活好過一點,你也不用整天
        擔心東擔心西。』

        『...喔』我很累的回著

        『好啦!跟你說真的,林北也不是真的想讓你死,林北待在鬼道,生
        活也不是很好過,所以你以後只要好好的重新做人,林北就會幫你多
        賺一些錢,以後等我投胎到你家,對我也是有好處啦!』

        結果那天晚上,他跟我講了一整晚,我的嘴快被扯到酸死了,就是沒
        辦法停止打拍子。

        中間我一直跟他說『拜託,讓我睡覺好不好?』

        那個聲音還是不管我怎麼講,就一直東扯西扯,一下子說我做人太老
        實,這樣子我沒辦法賺大錢,一下子說叫我應該去跑業務,說做業務
        會比較好賺。

        一直到我真的睏到受不了,我就不管他說甚麼,就睡著了。

        那時候我的睡眠時間很短,大概只能睡一兩個小時,不是我不想多睡
        ,而是只要一到白天的時間,那堆男女老少的聲音就會把我從床上挖
        起來。

        『嘻嘻嘻嘻...起床囉...呵哈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今天要念甚麼經啊?.....哈哈哈哈』

        只要一起床,我的嘴巴就會像被人拉扯一樣的打拍子。

        於是,我用手摀著臉,跑去機車那裏拿口罩戴上,很怕被別人看到我
        的臉會扭來扭去。

        那天早上起床,爸爸回他的家睡,奶奶也是很早起床,我跟奶奶說個
        早安,就跑出門,準備要回租屋處,因為我打算做一件事。

        就是把租屋處那個小房間裡,有在拜的地藏王菩薩畫像,拿去還佛寺
        ,就是我之前去過的那一間。

        我一邊扭著臉,一邊把畫像收起來,然後把茶水杯還有沒燒完的檀香
        也收起來。

        走在路上,低著頭,不發一語的走向那間佛寺。然後也沒跟裡面的義
        工婆婆或師姐講甚麼話,就把它放回去,然後再走回家。

        忘了是幾點,再回到奶奶家的時候,我爸在奶奶家等我,他希望我把
        昨天的事情講給他聽。

        因為我很怕那個林北又跑出來,加上我又怕奶奶知道會擔心,所以我
        跟我爸說,我們去咖啡廳說好不好?

        我爸說好,於是我們就跑去附近的咖啡廳坐著講。

        『你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說想死?』我爸盯著我看

        『...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我聽到好多聲音』我很害怕的說

        『聲音?』我爸有點聽不懂的看著我

        忽然間那個林北果然又跑出來了

        『幹拎娘,你真的敢說,林北真的不會放過你!!!』

        『...爸...你等一下...等一下我再跟你講』我害怕的那個林北又跑出
        來了。

        『你現在給你爸跪下,跪在你爸的面前,跟你爸磕頭,跟他說感謝他
        多年來把你養到大,結果你卻是這麼的不孝,快點。』那個林北叫我
        跪在我爸面前。

        大庭廣眾耶!!!很多人在旁邊看耶,我真的不敢這麼做啊!!!

        我在心裡默念『我不要!!!』

        『幹靈良,你敢說不要,你今天晚上就看林北怎樣玩你!!!』

        然後我原本好好的臉,又開始被東拉西扯,然後上面那句話,大概重
        複了一百次有了吧!

        我心裡好害怕,因為我已經被這樣子騷擾好幾個晚上了,於是...

        我真的在大庭廣眾下,跪在我爸的面前,跟他磕頭了。

        我爸被我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了,他站了起來。

        『爸,我們還是回家講好了。』我很小聲的說。

        我爸就去櫃台結帳,然後我的臉就這樣一路扭著走出了店門口。

        忽然間,在要經過一間修理腳踏車的店門口附近,那個聲音又說:

        『你爸要殺了你,他等一下會拿那隻板手往你的頭尻下去...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

        然後我就越走越慢,故意跟我爸保持距離,我爸看我越走越慢,轉過
        頭來,看我發生甚麼事。

        那個時候,莫名其妙的,各種我爸要殺我的聲音,不停的騷擾我。

        最後我爸只要接近我,那個聲音就會說我爸要殺我,要我趕快跑,然
        後還叫我打110。

        其實這一段故事,有蠻多細節的,可是因為我的文筆不是很好,加上
        不知為什麼的有點忘光,我也不曉得是被附身或怎樣,所以沒辦法一
        五一十的寫出來,只能說個大概。

        重點就是,我爸跑掉了,然後我真的打電話給110,然後在警局大鬧
        ,最後警察通知我家人,把我送進了醫院,等我醒來有意識的時候,
        我已經在醫院的病床上了。

        我雙手被綑綁,右手腕有傷口,好像是我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被警
        察摔在地上造成的傷口。

        等我醒來,我的家人都跑來看我。

        我再也顧不了那些聲音的恐嚇,我跟奶奶爸爸叔叔嬸嬸說『我聽到了
        好多聲音』

        奶奶一臉擔心的問我『甚麼聲音?』

        『有五六個聲音,一直說話,我不想聽,可是我沒辦法不聽...』我在
        病床上半躺著說。

        『嘻嘻嘻嘻...哈哈哈哈...我們不是佛...我們都是魔...好,我現在
        給你一個機會,你現在只要大喊"小香我愛你",我們就離開,不再找
        你麻煩。』一個很雄厚的聲音這麼說。

        『不要』我對著空氣說

        家人看著我對著空氣說話,露出疑惑的表情。

        『難道妳們都聽不到這些聲音嗎?...好多聲音...有好多聲音』我在
        病床上面被綁住的手,用力的想要掙脫。

        在那時候,我的心裡閃過了一個念頭。

        『難怪有人會說念經念到變神經病,原來是這種感覺。』一個蒼老低
        沉的聲音,讀出了我的想法。

        『他還保有意識耶!臭小子,我跟你保證,你只要大聲喊出小香我愛
        你,我們答應你,我們馬上離開,絕不食言!』那個蒼老的聲音這麼
        說著。

        我臉上扭曲著打著拍子,緊閉著我的牙齒,打死絕不說出這句話,因
        為我覺得,他們根本沒有信用可言。

        『唉唷,你還在修忍辱啊,不管我們怎麼羞辱你,你真的不講嗎?我
        們再給你一次機會,只要你說了,我們就馬上離開。』那個很有威嚴
        又低沉的聲音又再一次的告訴我。

        『我只覺得你們想把我弄成像神經病那樣,如果我真的說了,就真的
        再也沒人會相信我的話了。』我強壓著心中的恐懼這麼想著。

        而那個低沉蒼老的聲音,又複訴一次我心裡的想法,哈哈哈的大笑著
        。

        於是家人就站在一旁看著我,扭曲的臉,可是又透露一種很堅定的眼
        神,坐在床上,不知道在跟甚麼東西對抗著。

        我就在醫院和那些聲音對抗著,可是僅能跟聲音對抗著,我的人卻好
        像被甚麼東西牽引著,過了大概一小時,在沒人看著我的時候,自己
        下了床,跑出了醫院,在外面東晃西晃,坐了計程車回家。

        然後也忘了過了多久,家人也回到家。

        全家人都看著我,問我到底發生甚麼事?

        當然那些聲音,包括那個林北,也加入一起圍攻我的行列。

        我邊扭著臉,邊跟我的所有家人說『我聽到好多聲音,一直說要讓我
        死,一直要我去跟小香道歉,還要我娶他,如果我不這樣做,他們就
        不放過我。』

        我爸爸看著我,我的奶奶叔叔嬸嬸全部都看著我。

        『難道你不能不理它們的那些聲音嗎?』我爸開始關心的問著我。

        『我沒辦法啊!你看看我的臉,一直扭來扭去,我沒辦法控制。』我
        一副很無力的說著。

        『可能是因為我有在念經的關係吧!』我告訴我爸爸,也只能這麼猜著
        。

        『早就告訴你不要隨便念經,唉唷。』我爸這麼說著。

        『我也不知道啊!我以為念經是很好的事,所以我才會一直唸...嗚嗚』
        我那時候已經開始後悔念經這件事了。

        因為從醫院回到家已經很晚了,加上我爸怕我又發生甚麼意外,就跟我
        一起在奶奶家睡覺。

        可是呢,我一點也不好睡,因為那些聲音就是一直吵我,我根本睡不著
        。

        爸爸拿著醫院開的藥,要我吃下去。

        我一開始很抗拒,因為我覺得我的意識很清楚,我不想吃藥。

        可是最後凹不過我爸,只好吃了。

        只是呢,吃了一點效果也沒有,我還是被那些聲音吵了整晚。我只能很
        片段的想起那些聲音在跟我說些甚麼。

        『你以為你真的逃的了嗎?我們會一直跟著你...嘻嘻嘻嘻...哈哈哈哈』

        『你明天就去跟小香道歉,不然我們就會一直纏著你...哼哼哼哼』

        『唉唷,再念經啊!你快成佛了嗎...哈哈哈哈』

        哀...實在是太多句了...不過我現在都快忘光了,總之就是極盡羞辱,
        極盡嘲諷的不分晝夜的吵我。

        隔天,我雖然很沒精神,可是我決定要去找小香了,我不知道這樣子是不
        是就會好?我也只能照做看看。

        這種煎熬的日子,根本就像是地獄一般的折磨著我。

        我爸看我扭著臉起床,我告訴我爸,我想去找小香。

        『你去找人家幹嘛?已經那麼久沒聯絡了,不要去打擾人家。』我爸很嚴
        厲的說著。

        『可是...那個聲音一直要我去啊...我沒辦法啊!』我表情很痛苦的說著

        於是整個早上,我都在跟我爸吵著說我要去找小香,說要跟對方道歉。

        我爸當然不答應,他說『你就算去道歉,然後呢?你又能怎樣?說不定人家
        現在過得很好,你沒頭沒腦的去吵人家,搞不好只是給人家找麻煩而已啊
        !!!』

        我在聲音的圍攻下,跟我爸討論的結果,就是在下午大概人家下班的時間
        ,我爸要跟著我去,但是要由我自己一個人去跟小香道歉,我爸會遠遠的
        看著我到底在幹嘛。

        然後我整天都在打拍子,在家裡繞圈圈的打拍子,或是來回走著打拍子,
        一直到大概五六點左右,我鼓起勇氣跑去小香家,要跟小香道歉。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