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在家中,小芸、婷雅、小逸跟我四個人吃完了早餐,閒聊了一會,就出了家門,當然出門前要先決定去那裡,年輕青春活力十足的我們當然要去能發揮青春的地方。

 

只不過想不到,今天一日遊卻帶給我新的省思,到底該不該恢復為男生呢?或許也是惡魔的一番話,在我的心湖中起了一陣陣的浪花吧!

 

離開了家門,坐上了公車,在公車上頭……。

 

「喂,小逸給我坐遠一點。」小芸一點都不客氣把小逸趕離她的身邊,「最好再給我坐近過來看看。」

 

「那麼妳要我坐那啊!」小逸一面無辜,有苦無處可訴的模樣,誰叫我是坐在婷雅跟小芸的中間,所以小逸只能選坐在婷雅或小芸的旁邊,可是他跟婷雅不熟,不然,坐在溫柔的婷雅旁邊,諒必婷雅也不會介意。

 

「去、去、去給我坐到對面的椅子。」小芸一面兇巴巴的把小逸趕到對面的座椅上去。

 

「啊!」小逸垮著一張臉,不得已只好乖乖坐到對面的椅子去了。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這句話很快地就在小逸身上實現了。

 

一輛若大的公車,上頭則載著沒幾個人,每次假日在公車上,總是不怕沒位置坐,總是能挑個自已喜歡的位置。

 

今天本來想穿個男生時候的服裝,又被小芸她們給說服,又被小芸跟婷雅給狠狠換裝了一下,換上了一件無袖淺藍色的T-shirt再搭上一件深淺咖啡色相間的花格子短裙,花色偏向中性,造型又不失少女的感覺。

 

也就是因為如此小芸教我坐的時候,一隻手要輕輕壓住裙擺,才能避免曝光,別被對面的色狼-「小逸」給瞄到裙下風光。

 

就這樣子,我跟小芸和婷雅三個人開心的聊著,但是尾角的目光還是會不時注意小逸,想想要是我沒有變成女生,他就不會一個人被趕到對面去坐了,至少還有我陪著他閒聊,而不是孤單一個人坐在那裡了。

 

突然一陣緊急 煞車聲響起,嘰…嘰…嘰…。

 

車上所坐的人都被突如其來的煞車所造成車身強力的搖晃,擺動了幾下。

 

我跟小芸和婷雅三個人是被嚇到花容失色,其他人情況也不見得好到那裡去,但是車上卻除了一個人之外,那個人也是跟其他人一樣張開了大嘴,不過其他人是嚇到才張嘴,不過他也是算勉強被嚇到才張嘴。

 

由於剛剛的緊急煞車,造成我原本扶在裙擺的那一隻手,變成騰空的狀態,再加上本能反應,除了尖叫之外,雙手也會朝向能抓的地方抓去,結果我將小芸跟婷雅給緊緊抱住,卻也造成她們倆個扶在裙擺的那隻手都被我給拉開來了,三個人的裙襬也隨之飄浮了起來,就在我們三個人沒空管理裙子的問題時,短短幾秒的時間,裙內的春光外洩,直接曝露在小逸的面前。

 

害小逸一次看到三位美少女清涼可愛的小褲褲,被嚇到一張嘴開開著,然後慢慢化成一個滿足的模樣,最後口水順著他的下巴流了下來,直到小芸一記直拳,才把他自無邊春夢中給打了醒來。

 

醒過來的小逸抱著疼痛的大頭,一臉無辜面貌,「喂,小芸,又不是我故意要看的,是司機緊急煞車造成的,關我屁事,幹嗎打我啊!」

 

「嗯,小逸少來給我這一套,別人對你不熟,那是因為不了解你,可是我對你太熟了,你剛剛被我一趕,就故意跑到我們對面,目的還不是想趁機看我們會不會春光外洩。」小芸說完,還不忘對小可嗆了一聲,「哼。」

 

小逸不甘視弱的跟小芸鬥了起來,「誰說的,妳們三個人中,只有妳跟小可跟我最熟,妳又不可能讓我坐在妳跟小可中間,坐妳旁邊,妳又不要,我當然只好坐到對面去唷。」

 

「是啊、是啊,都是我的錯,讓你有機會達成你的目的,不然為何一到對面,兩隻眼睛都偷偷瞄著我們三人的裙襬的位置,色狼說啊!」小芸說到最後四個字時,還故意提高了聲量。

 

被小芸這麼一說,小逸紅通著臉,低了下來,喃喃自語,「啊,偷偷的瞄都被發現了。」小逸嘴邊這麼說,由他的表情看的出來,還帶著那麼一點點竊竊自喜。

 

於是公車驚魂記就這樣子落幕了。

 

下了公車,來到了街上,街上某一個角落,擠滿了人群,喧嘩吵鬧的聲音,很快的吸引不少路人的耳目,當然我們四個人也免不了好奇心,跟著過去一觀究竟。

 

原來是一家婚紗店舉辦新娘禮服的走秀。

 

於是我們看到一個個穿著各式各樣的漂亮新娘禮服的模特兒,不斷在店門口來來回回穿梭著。

 

我也注意到小芸跟婷雅的目光一接觸到那些模特兒,馬上就亮了起來,充滿了期待,畢竟每一個女生都期待著穿上新娘服,結婚的那一天,而我呢?我一想到我穿著新娘服,那麼娶我的新郎是誰呢?會是小芸、還是婷雅呢?或者是一個真正的男人呢?

 

如果娶我的是小芸或婷雅,我會穿著新郎服嗎?那麼穿著新娘服又是誰呢?

 

腦海中開始浮現出一副副辛福的圖樣,一會是我穿新娘服、一會是小芸穿、一會又是婷雅,最後大家都吵著要穿新娘服,那麼誰要穿新郎服呢?我不敢想像。

 

當我沉沒在自已的思維中的時候,小芸用她的手肘輕輕推了我一下,「小可,妳看那女生穿的那件婚紗好別致喔,帶點希臘風,頭還還載著花冠,可惜布料有點薄,裡頭的內衣都秀了出來,不然,我結婚時好想穿那樣子的婚紗,好像古代的希臘婚禮一樣,好浪漫唷。」

 

「對啊,不過後面那個穿著也不錯啊,有點像禮服的樣子,但是又帶點淡淡的粉紅,穿起來就像個小公主。」婷雅也在一旁答腔。

 

面對小芸跟婷雅,我只能在一旁傻笑回應,因為我還不曉得自已會當女生一輩子嗎?還是暫時呢?

 

對了,小逸呢?我左盼又望,才在後頭不遠之處看到小逸,登大了眼,張開了嘴,一邊流著口水,真是受不了他的豬哥樣,每次見色都不忘流口水,還好這一次離他還有點距離。

 

「小可,你看、你看。」小芸拉著我的手,看前方一位模特兒穿著一件三點式的婚紗,真是太時髦了,上頭用點布料包了起來,酥胸微露,下半身再包個澎澎裙,可以說清涼到極點,不過沒有足夠好的身材,也沒人敢穿吧。

 

沒想到女孩子的新娘服有那麼多的花樣,比男生的新郎服好太多了,看完了婚紗秀很快的,傍晚到來,晚霞映滿了天空。

 

隨著婚紗秀的落幕,我們四個人又開始在街上邊走邊討論著,等會去那裡好呢?

 

「去夜市、去夜市。」小逸先開口說了第一個地點,不過我跟小芸、婷雅了,三個人聽了,不禁皺起了眉頭,小逸看我們三個人沒有反應,又接著說,「夜市好啊,裡頭常常會出現辣妹,所以去夜市、去夜市。」。

 

「現在才太陽剛下山,時間還早,夜市的攤販還沒那麼早擺,要去,等晚點再去。」小芸回小逸的話。

 

小逸聽了,也只能無奈的回了一聲,「喔。」

 

「不然,婷雅,妳想去那邊逛逛啊!」我開心的轉過頭去,問問一旁的婷雅,卻發現她整個人都愣住了,離我們背後大約七、八步。

 

我的腳步也跟著停了下來。

 

大概小芸跟小逸也察覺到不對勁,隨著我的停步,小芸和小逸的腳步也停了下來。

 

我順著婷雅呆滯的目光望了過去,看到不遠之處,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人的神色有點愣住,但是很快地就回過神來,展開他那開朗的笑容,愉快的向婷雅走了過來。

 

「婷雅,妳好像變了很多。」那個人開心問著婷雅。

 

婷雅的嘴角輕輕牽動了一下,回了他一個淺淺的微笑。

 

站在一旁的我,卻不知道為何感到了一點點醋意。

 

那個人正是我班上的楊子雲,可以說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人長的又高又帥,再加上,不管是讀書、運動樣樣都一流,學校裡頭可是有不少女生對他相當的著迷。

 

為何我會感到一股醋意呢?內心有點酸溜溜。

 

小逸指著子雲旁邊的一個小男孩,「子雲,旁邊那個不會是你的弟弟吧!」

 

子雲輕輕的說道,「嗯,對啊!只是沒想到,難得陪我弟出來散散步,就遇到你們了,你們要去那裡呢?」

 

小逸真是頭腦簡單,給子雲給那麼一套,就將我們今天去了那裡、發生了什麼事情,等會不知道去那的窘境給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子雲聽了,眉頭一挑,像似想到了什麼,開懷的說道,「有了,要去打保齡球嗎?這附近剛好有一間很便宜的保齡球館,一局才二十元,很划的來吧。」

 

現在很少有那麼便宜的保齡球館,再加上現在也不知道何處可去,於是大家很快接受子雲的提議。

 

然而前往保齡球館的途中,我心卻開始的在淌血,看著婷雅跟子雲有說有笑,心還真痛啊!我也明白了,子雲剛剛所說的,婷雅變了很多的意思,她似乎不再對男生感到恐慌了,這是為什麼呢?如果她已經可以接受異性,那麼我變成了女生,還能跟她在一起嗎?

 

心有所不甘,又能什麼樣呢?淚不爭氣的,滑到眼眶的角落,我偷偷的將淚水擦拭掉,忽然我想到了一件事情,讓我顫抖了一下,我開始感到害怕了,怕子雲如果將婷雅追走了,我不就一輩子恢復不了男生了嗎?想到這裡,我不禁感到些許的惶恐,若是真的如此?我真的要當一輩的女生嗎?

 

看來跟惡魔訂下來的契約,這一次,我可真的虧大了,無意間,卻也讓我想起昨晚,惡魔的聲音難不成是一個警訊。

 

「哇,好棒啊,又打出第三隻火雞了。」一旁吵雜喧鬧聲,將沉浸於自個的思緒中的我,給叫醒了過來。

 

「換妳了,小可。」子雲拍拍我的肩,跟我擦身而過,直直走到婷雅的身邊,毫不客氣的給我坐了下來。

 

我心不在焉的,隨意拿起了一顆保齡球,對準了一個球道,用力甩了去,結果球不聽使喚,掉進了水溝裡頭。

 

「真是笨耶,我來教妳怎麼打保齡球。」於是小芸拿起一顆保齡球,走到我旁邊,教我如何投,但是未免也靠著太近了吧!整個胸部都靠在我的背上了,雖然我現在也變成女生了,不過跟女生那麼近的接觸,心裡頭還是會有那麼一點異樣的感覺。

 

「哇,小可真好,還有美女教妳打保齡球,我也要、我也要。」小逸又在一旁瞎起鬨了。

 

我望向小逸的目光,微微一偏,看到子雲跟婷雅開心的聊天,心不自覺的揪在一起,好難過唷,如果婷雅被子雲追走了,變成女生的我,還有意義嗎?可是惡魔不是說,婷雅喜歡的是女生嗎?難不成我被惡魔給騙了。

 

「喂,小可,妳在想什麼?」小芸將她的嘴靠近我的耳邊,稍稍的問著我說,「從剛剛子雲一出現到現在,妳就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難不成妳在意他的出現。」

 

對於小芸的詢問,我只能不發一語,默默的承認。

 

小芸看到我不快樂的模樣,大概也看出一些端倪了,畢竟多年的死黨可不是當假的,可不像小逸那樣,總是少根筋。

 

小芸看我不回答,她又繼續的說下去,「不過說也奇怪,以前,婷雅看到別的男生,都會感到有點恐慌,為什麼現在可以那麼自如的跟男生聊天呢?難不成婷雅喜歡子雲。」小芸說到這裡,停頓了下來,看了我一眼,然候沉思了一會。

 

聽了小芸說的話,我的心情變得更加沉重了。

 

「喂,小芸換你了。」小逸大聲叫喊著。

 

小芸走回去投球前,還不忘安慰我,「也可能是妳想太多了。」

 

真的是我想太多,還是……。

 

晚上的時間就這樣在保齡球館度過,原本小逸還吵著要去逛夜市,卻被小芸給擋了下來,小芸說她跟我還有婷雅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就這樣子隨便找個藉口就將小逸、子雲跟他弟弟給支開掉了。

 

於是我跟著婷雅還有小芸三個人,來到了入夜後的公園裡頭,不像白天般的明亮,卻籠罩在一片的淡淡的燈光下,顯著比白天多了點情緒,也因此夜晚的公園裡頭,成對的情侶總是比白天多了不少,不過婷雅跟小芸又為何帶我來到這裡呢?左看看、右看看,好像他們倆個有話想要對我說的樣子,為何要來到這邊,才能說呢?讓我不禁的想到白天的事情,不會吧?那麼快就要我給她們倆個答案了。

 

我等會能給的出答案嗎?我…我…我不知道。

====================================================================

紅塵遊子和colin聯手合著的新作

原稿由紅塵遊子撰寫

colin改編

=============================================================

作者簡介:

紅塵遊子
  2005年七月份開始接觸網路創作
  目前創作的類型偏向驚悚以及玄幻
  希望能創作出一番新的鬼話類型
  目前最大的心願是
  能夠將腦海中所有的點子
  化成一個個的文字
      個人部落格「紅塵的網路小說世界」:
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

Colin

出版作品:墨血筆(點我)

出版作品:鬼門開(合輯)

出版作品:鬼門關(合輯)

出版作品:鬼鎮怪談(點我)

出版短篇小說:夢魘(點我)

在寧靜的夜空下,往往帶給人們難以言喻的感覺,夜難以捉摸,也難以猜測,我特別喜愛在夜深人靜時寫作,腦海中的靈光一現就是下筆的題材,妙筆生輝形訴文字,給予書中的人物新生命,活生生蹦出到現實的世界,也許有一天,你走在路上就會遇到他們,別忘了跟他們打個招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