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lin

今夜相當平靜,京城郊外平原覆蓋在一夜的星空底下.宇宙神秘浩瀚,無邊無際。聚賢山莊位就於京城郊外十里外,莊內好不熱鬧,大廳東西兩側坐的是多半為武林人士裝扮,個個虎背熊腰,雙目炯炯有神,腰際佩劍懸刀,他們都是京城一帶頗具聲望的大人物,廳堂的中央,四處佈置輝煌燦爛,堂皇冕麗,顯然聚賢山莊的莊主也絕非尋常人家;而能邀得數百名京城一帶英雄豪傑前來群聚商討大事,從這點可以看出,這莊主顯然也是在武林中也享有相當高的聲望。

在大廳首席旁的有一張太師龍鳳雕檀木座椅,聚賢山莊莊主莫清閒正坐在這張座椅上。他的嘴角上揚,臉上掛著微笑貌,一雙雪白的眉毛,摹然向上一揚,讓人感覺十分和藹,昔日曾經是赫赫有名的武林豪傑,年少時行俠仗義,頗具俠名,江湖中只要提起這號人物,都極為敬仰。隨著歲月增長,他漸漸感到年事已高,便選擇在京城郊外退隱。

近年來,京城中出現了一股新勢力「極樂教」,不斷併吞京城中各大勢力,若不順從者,都慘遭滅門,手段極為殘忍,一時之間,風聲鶴唳,人人自危,深怕自己成為下一個目標。

聚賢山莊莊主莫清賢唯恐極樂教坐大,危害江湖,便邀請京城一帶各方豪傑前來商討大事。他嘆了口氣,道:「近來,極樂教變本加厲,橫掃京城一帶,如果,我們再不採取行動,只能坐以待斃,為了正道武林的將來,老夫只好懇請京城一帶的英雄豪傑前來商討大計。」

在屋樑上面躲了一位神秘少年聽到所有的對話,卻悶不出聲,觀察廳內所有的人物一舉一動,他的內息綿長而不斷,似乎具有極高的武學修為。

神秘少年心想:「原來,京城中各大派系齊聚一堂是為了對付極樂教,而極樂教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竟然會讓京城中所有勢力團結一致,看樣子,今夜有好戲可看了。」

這時,金刀門門主尤一刀,皮膚黝黑,濃黑的眉毛,懷中抱著一把金色的刀鞘,起了身站起來,忿忿不平道:「極樂教主據傳是當今皇后的父親,朝庭對極樂教所作所為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想必極樂教教主極樂仙尊武功也不一定是非常高超,只是憑藉他女兒的權力為所欲為,只要我們團結起來,未必不是他的對手。」

青劍派掌門人王德光,他背後有一柄劍,劍鍔是翠玉製的,身著淡藍色的長袍,袍子上面的花紋,像是活著會動一般。他認同尤一刀的說法,便道:「尤掌門說的對,極樂仙尊這些年來收買了不少高手為其所用,這才是讓極樂教如日沖天的原因,若非靠著財勢收買人心,極樂教又如何能發展如此快速,極樂仙尊名號只是好聽,但功夫可能並不怎麼樣。」

只見一位身穿白袍的道人站了起來向四週的友人拱手鞠躬後,道:「你們說的都很有道理,但天下中沒人見過極樂仙尊的武功,也不知他的武功是何門何派,也許他是一位世外高人,也不一定。」

尤一刀聞言後,不以為然道:「也說不定,極樂仙尊只是有錢的紈絝子弟,對武功一竅不通,但首先我們要找出一位德高望重的人仕擔任盟主之位率領群雄對抗極樂教。」

站在白袍道人後面六位年少道士異口同聲道:「我們一致推同太虛觀的太虛道人擔任盟主來率領群雄對抗極樂教。」

其中一位年少的道士又道:「論人品,武功,我們師父太虛道長正是上上之選。」

原來,這白袍道長乃是太虛觀的太虛道長,後面六位年少道士為他的徒弟,此行的目的是另有目地。

太虛道長拱了手:「在下不才,不足以擔此大任,請各位另尋高明。」

另一位年少道士,道:「師父你不用客氣了,在座的眾群雄之中,也只有你夠這本事。」

躲在屋樑上面的神秘少年心中竊笑不已,心想:「今日,京城中各大門派齊聚一堂,盟主之位也不可能非你莫屬,看樣子等等就會起糾紛了。」

青劍門掌門王德光將背後的翠玉長劍抽出,劍尖直指太虛道長,道:「那就讓我領教一下太虛道長的高招,是否足以服眾?」

太虛道長拱手鞠了躬,道:「不敢當,當心!」

只見太虛道長雙掌一出,掌風如雷化成數道掌氣籠罩著青劍門掌門王德光全身上下,一不小心就會命喪掌下。

聚賢山莊莊主莫清閒見情況危急終於耐不住出手了,使出「六合四象神功中的雷霆掌」與太虛道長的掌氣相對,四週的桌椅被兩道掌氣震成碎片。只見王德光頭頂冒了不少冷汗,手中之劍被掌氣震飛了,整個人似乎被嚇著目瞪口呆 ,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莫清閒靜靜站在原地,彷彿他從未動過分毫,而太虛道長卻到退了幾步,內息不暢,吐了一口鮮血,只見太虛道長狠狠瞪著莫清閒,心想:「沒想到,聚賢山莊莊主武功還真有兩把刷子,今日不使出全力,看樣子難拿到盟主之位。」

神秘少年見此一幕,心想:「太虛道長人看似彬彬有禮,一出招卻是招招致命,若非,聚賢山莊莊主及時出手,此時,青劍門掌門早就是一具死屍。太虛道長所學武功乃道教內功心法之一,太虛真經,這門功夫是一門至柔武學,從青劍門掌門手中之劍被震飛的情形判斷,可得知太虛道長的內力尚未達到最高境界,否則,那把長劍應該是被陰柔之勁化成飛灰。反觀,聚賢山莊莊主莫清閒未施展全力已經將太虛道長震退數步,還受了些許的內傷,可見莫清閒的六合四象神功猶在太虛真經之上,且內力已達到收放自如的境界,否則剛剛一戰,一不小心用力過猛,太虛道長早被震的筋脈全斷,此戰一看就知道兩人實力相差太多,莫清閒穩操勝算。」

由於,太虛道長剛才之舉動已經引起群雄不滿,群眾中發出怒罵之聲,似乎責怪太虛道長出招狠毒,白雲觀的清云師太從群眾中一躍而出站在太虛道長面前,怒責道:「沒想到,太虛道長的武功這幾年竟然有如此的進展,難怪,你敢爭取盟主之位,但你剛才出招狠毒,真不該是出家人之所為,令人不恥。」

太虛道長嘴角帶些微許鮮血道:「我太虛真經初成,不免會用力過猛, 但這也非我的本意。」

金刀門掌門尤一刀,起哄道:「牽拖之辭,明明你就是想致青劍門掌門於死地,在座各位都知道你和青劍掌門人有私仇,你不過想要假借比武之名報你的私人仇恨。」

太虛道長見眾怒難消,聚起全身功力,想先打敗莫清閒再平熄眾怒,以取得盟主之位,怒道:「再接我這一掌吧!」。

只見太虛道長身形飄浮不定,難以捉摸應付,雙掌開始聚氣,氣勁之強已經將四周的桌椅,瞬間便被絞為粉碎。

莫清閒冷笑道:「外強中乾的武學敢拿出來獻醜。」

莫清閒動如雷霆,眨眼間,無數來自不同角度的腿影已經踢中了太虛道長的身上各個穴道,太虛道長連還擊之力都沒有,已經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神秘少年大開眼界,心想:「六合四象神功中的風神腿,果真不同凡響,僅僅一招就將太虛道長踢昏在地上,看樣子盟主之位非聚賢山莊莊主莫屬了。」

見此情形,群雄大眾都大聲叫好,只見太虛道長的六位徒弟是嚇著臉色蒼白,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

莫清閒轉身回到座位上,拿起了桌上的一杯茶水,喝了幾口,道:「你們的師父太虛道長只是昏倒在地上,沒有生命危險,你們走吧,京城已經沒有你們立足之地了。」

群雄此時已經對莫清閒佩服五體投地,金刀門主尤一刀又站出來,高呼:「我尤一刀推薦聚賢山莊莊主莫清閒為盟主,領導群雄對抗極樂教,各位有何異議嘛?」

眾群雄心悅誠服一致通過聚賢山莊莊主莫清閒為盟主這件事,莫清閒站了起來,拱手向群雄致謝,道:「多蒙各位的承讓。」

金刀門主尤一刀接著道:「我們應該要盡快聯絡各地豪傑聯手對付極樂教,這件事絕對拖不得。」

大廳門外,之前剛走出去幾位的年少道士又跌跌撞撞走了回來,吐了幾口鮮血倒臥在地上死了,一個龐大身影被從門外丟了進來,仔細一看竟然是太虛道長,清云道師太走了過去,用手指探了一下太虛道長的呼吸,全無氣息,心中一駭。

一陣宏亮的聲音從門外傳來,道:「你們想要對付極樂教,何必選時辰,今日,你們不降,就如同你們跟前的死屍。」

廳上群雄不覺一陣心悸,剎那間,廳上一片靜寂,每個人,均以一種驚凜而詫異的眼神,朝莫清閒看去,希望莫清閒能有所對策!

莫清閒才剛上任盟主之位,敵人已經兵臨城下!心中也十分著急,不知如何是好。為了要穩住軍心,莫清閒裝鎮定以對,以免不敵而敗。

莫清閒道:「各位豪傑英雄不要中了對方的計策,他們只是要先打擊我們的信心,讓我們不戰而降,太虛道長早已昏迷不醒,他的六名徒兒武功不濟,自然不敵。」

清云師太聽了之後,接著道:「各位英雄,盟主說的是,京城一帶的英雄豪傑聚齊在這,我就不信敵不過區區一個極樂教。」

一陣宏亮的聲音再度從遠方傳來,道:「我給你們一個時辰考慮,否則,休怪無情。」

少年聽了這個聲音之後,心中大駭:「能從遠方發出如此宏亮的聲音,功力之深絕非一般高手,而是絕頂高手,聚賢山莊莊主莫清閒和此人功夫誰勝一籌呢?今天來到聚賢山莊,果真來對了,好戲連綿不斷。」

極樂教的突然到來確實讓群雄大吃一驚,只見眾英雄豪傑面面相觀,不知如何是好!莫清閒可一點也不清閒,不斷的安撫群雄的情緒,另一方面又必須觀望極樂仙教的一舉一動,以防被偷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