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lin

不知不覺這學期將要結束了,歷經一週的期末考考試,老師和學生都有些許的疲倦。老師們可以安心好好休息一段時間,而學生們疲倦之餘,卻都異常興奮,因為即將迎接他們的,是將近一個月的寒假。

這晚他們回到校園,看到的正是這樣的景象,學生們三五成群結伴離開學校去慶祝終於放假了,到處都是成雙成對的情侶,有些作風大膽的學生甚至在樓梯口卿卿我我,吻的渾然忘我,窗戶洞開、燈火通明的教室裡,處處可見笑鬧作一團的學生。

志祥和玉芳手牽手來到學思園的,說到這個學思園是F大學生的約會聖地,尤其是在沒有燈光照射的陰暗處常常是坐無虛席,若沒有在太陽下山之前搶好位子,等入夜之後,你就只能坐在路燈底下,最顯眼的位子,情侶倆想私下談心,都會被路過的行人看著一清二楚,此外,在陰暗的角落還常常可以聽到情侶打情罵俏的聲音。他們找了一張長椅坐了下來,兩個人就這樣沉浸在月光下,又開始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

玉芳問起志祥這個寒假要如何度過,志祥看了玉芳一眼,低頭不語,沒有任何的回答。

志祥的手似乎抽動了一下,玉芳卻沒有發現這個奇怪的舉動。

「似乎很少聽到你提起家裡的事,這個寒假,我可以跟你回台南玩,順便探望你的父母,問安一下,讓你家裡的人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你覺的這樣好不好?」玉芳開心的提議道。

乍聽到玉芳這樣的提議,志祥整個人不知如何回答,他很想高興的答應她,但眼中一閃即逝的無奈卻將他內心深處不為人知的一面表露出來,簡單的一句話讓他想說卻說不出口。

正巧玉芳捕捉到這無奈的眼神,疑惑為何志祥會有這種莫名的神情,男女交往,拜訪雙方的父母是相當正常無奇的事,但志祥好像有些事情隱瞞著她,不願意讓她知道,當下心裡有些難過。

望著玉芳失落的表情,志祥內心天人交戰許久,終於,他決定向她坦白,低沈的嗓音娓娓道出自己不願讓人知道的家庭狀況。

玉芳是一個明事理,心地善良的女孩,聽完志祥的敘述,內心不禁對那含辛茹苦的老人家升起一股敬意。

「你知道嗎?其實,我一直是個自卑的人,因為周遭的同學都比我家富裕,他們回到家只要向父母撒個嬌便輕易可以得到想要的東西,看著他們輕易地就能擁有許多我想要卻不敢想的東西,這讓我實在是既羨慕又嫉妒,但又能如何呢!在學校裡,自卑的學生一定還有不少,自卑也許有各式各樣的理由,但是,我知道貧窮卻是大多數自卑者的根源。」志祥無奈地表達內心的感覺。

玉芳目不轉睛地直視著志祥,聽得有些入神,家境小康的她對貧窮完全沒有概念,只能從過往的電視劇或電影中搜尋那些影像,她無法體會到真正的貧窮對一個人的身心靈影響有多大。

「後來,我發現自卑其實就是自己和自己過不去。為什麽老要和自己過不去呢?我跟自己說,雖然我家並不富裕,但我的爸媽非常疼我,不曾讓我挨餓受凍,在能力所及之處都盡量滿足我,我擁有父母全部的愛,比起失去父母關愛的小孩,我已經夠幸福的了,我又何必去跟別人比較來為難自己呢!再者,我也有許多別人沒有的長處、令人欣羨的地方。從小我的寫作就常得獎,家中的牆壁掛滿了無數的獎狀。所以,上了大學也靠著寫文章投稿賺些稿費,對生活也不無小補。」

玉芳聽完這些話,內心深深受到感動,沒想到志祥的節儉是來自於他的貧困生活,賺取微薄的稿費來減輕父母的負擔,這對生活富裕的她真的很難想像,更何況這又是發生在她最愛的男人身上。

志祥說到這,想起了遠在家鄉的雙親,眼眶泛紅,忍著淚水,吐了一口氣繼續說下去。

「我的父母是非常忠厚老實的南部人,他們省吃儉用,將這些錢提供我上學讀書之用,並盡他們的能力所及,讓我吃得飽穿得暖,不讓我受涼挨餓。我記得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他們從來就不跟我一塊兒吃飯,我很好奇為什麼我們一家人不在一起吃呢?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把最新鮮好吃的都留給我,等到我吃飽了,才撿我吃剩的草草吃了。我還記得連續好幾年,過年的時候,他們都捨不得為自己增添一件新衣服,但每年都不會忘了在除夕那天的夜裡,悄悄在我的枕頭旁邊放上壓歲錢。那些錢雖然不是很多,但是,我握在手上卻覺得沉甸甸的。我心裡暗暗發誓,終有一天,我會讓他們過上好日子,以此來報答他們對我的養育之恩。」

志祥接著又道,「在學校裡我的個性沉默寡言,很少參加學校裡社團的活動,每天放學後就直接回家,也不常跟同學有來往,漸漸的,我跟同學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疏遠,大家都說我性格怪僻,不容易相處。唉!他們哪裡知道,跟同學們交際,有些花費是必要且不可或缺的,那些錢雖然不多,但對我而言卻是奢侈的,與其讓他們知道我的寒酸而看輕我,不如我與孤獨為伴,不再與同學嘻笑怒罵,便不用再給父母增加額外的負擔。」

「剛開始跟妳交往時,我心裡還有些惴惴不安,潛意識裡深怕妳知道我家的情況,因而嫌我窮酸而離開我,但我知道遲早你會想了解而問我的。和妳在一起的這些日子以來,我真的很開心,好幾次我很想跟你好好說一說,但話到嘴邊卻是說不出口,因為我害怕當妳知道實情之後會離開我,我很怕失去妳。所以,一直不知道要如何告訴妳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就像是塊大石頭一樣,壓在我心裡很久了,今天說出來,終於鬆了一口氣,如果妳嫌棄我是一個窮小子,要走就走吧,我不會怪妳的。」志祥敞開心房如實並帶點希冀的語氣說道。

玉芳聽完淚水不聽使喚地流下來,雙手緊緊的抱著志祥,想要給他一個溫暖安心的擁抱。

過了一會兒,玉芳用她那雙黑不見底的雙眸堅定地看著他,手指拂過志祥的唇輕輕地說道,「志祥,我不是那種嫌貧愛富的女孩子,不管你家境如何,這都不影響你在我心中的重要性,重要的是我們兩個人的心緊緊黏在一起,我會把你的雙親當作是我的父母好好孝順他們。」

這一刻,志祥釋懷了,他知道她一點都沒有嫌棄他的出身,如釋重負開開心心的笑了,他不需要將這件秘密放在心中,讓自已獨自承擔,讓壓力給自已喘不過氣來。

玉芳頓了一下,雙手挽著他的手臂,身體斜靠著他撒嬌地說道,「這樣你可以帶我回家看你的雙親了吧!至少,也該讓他們知道你有我這個美麗大方的女朋友吧。」

 

「嗯!我們一起回去吧!」志祥的嘴角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開心地答應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