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lin

小說創作的題材有很多種類,文藝、武俠、奇幻、科幻、推理、恐怖、驚悚、寫實和勵志等等類型,而勵志類型的小說正是主角─志祥所擅長寫的。

幾年前,他曾經發表過一部激勵人心的小說,講述了一個來自貧窮家庭的小孩是如何獨自努力奮鬥,歷經幾段不盡人意的人生,從不放棄自己,堅定自己的志向,最後,開創美好的未來。沒想到這樣一部隨處可見、不起眼又平凡的小說竟然讓他突然間暴紅了起來,這也讓他初次嘗到了走紅的滋味,於是小說一部接著一部出版,讓他在短時間內迅速累積大筆的財富,也從一個窮小子搖身一變為身穿名牌、開跑車、晚上進出酒店、出手闊綽的人氣作家,放恣地享受名利雙收的滋味。正所謂「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錢來的容易,去的也容易,日日過著這樣紙醉金迷的生活,漸漸的,在不知不覺中,他迷失了本性,忘了自我,更忘了遠在他鄉等待他衣錦還鄉的年邁父母,還深深傷害了曾經與他有著海誓山盟的女友,如今環繞在他身邊的都是一群酒肉朋友,經常過著夜夜笙歌,無酒不歡的日子。

最近,志祥又在構思一部新的小說。但這一次卻不一樣,文章才寫到一半,靈感就突然消失無蹤了,無論他如何的攪盡腦汁,就是不知道如何接下去寫。他也為了這件事,苦惱了許久。社會是現實的,出版社的編輯不會因為你沒有靈感,就讓你慢慢去想故事,每逢週一,出版社就會拼命連環call打了數通電話催他快點交稿,這次,他已經遲交了半年,也是史無前例。

今天,編輯也不例外,清晨一早就打電話過來叫志祥快點交稿,這份稿件已經拖了很久,再不交稿,就要歸還他已經事先領取的稿費。

原來,志祥成為知名作家之後,許多出版社爭先恐後邀稿,希望他能為他們寫些書,畢竟,在景氣不好時,出版社受到的影響很大,若沒有暢銷作家配合出書,出版社是很難活下去的。但暢銷作家就那幾位,那一家出版社若能先簽下約,就能保證日後的營收不會太難看。

而志祥正是暢銷作家之一,他要求一定要先收取稿費才願意寫書,這也是為何出版社一直摧他交稿,否則就要退還稿費的原因了。然而他早就將那些稿費拿去繳房租,這半年來,沒有任何收入的他,錢花的也差不多了,捉襟見肘的生活,日子相當難熬,而那一群酒肉朋友,根本就沒一個是真心相待的,當你手上有錢時跟你稱兄道弟,一旦你的生活陷入困境,失去利用的價值時,視你為瘟神,避之唯恐不及,消失的無影無蹤,真的是應驗了古人所說的有福同享,有難你自已當。

「李先生,幫幫忙,再讓我寬限個幾天,我一定將稿子如期奉上,絕對會暢銷長紅,財源滾滾,猶如浪花一波接一波讓你賺不完。」

電話筒的另一端正是編輯李先生正給志祥下最後通碟。

「小祥,不是我不幫你,我也很想幫你,但我手下也有這麼多人要養,每天一開張,就是要錢,不然,今天晚上你過來找我,我們好好談談這件事,你知道我的地址,晚上我等你唷!」李先生的語氣相當和藹,也相當關切志祥的生活,從他關切的語氣中,志祥聽出話中有話,內心中突然升起一絲不妥的感覺,趕忙道:「李先生,多謝你的關心,再讓我多欠幾天,我一定會想辦法把錢還給你。」

李先生的語氣那裡像一個債主,輕聲說道:「我説小祥啊,不用急著還那些錢,你知道的嘛,我欣賞你好久囉,只要你答應陪我幾個晚上,那些債務就一筆勾銷,說不定,你逗我開心點,我還會多給你一些錢花用呢!」

原來志祥本就長著一副斯文俊秀又不失男子氣概的模樣,自從編輯李先生第一次見到志祥後,便為志祥的丰采所吸引,這時志祥聽到李先生親口說出他的用意之後,心知他是趁火打劫,心裡為之氣結,想到這菊花送他之後,以後還要不要做人啊!

「李先生,我…」還沒說完,李先生就將電話掛斷了。

其實,志祥對李先生的印像並不壞,只是,李先生那個特殊的嗜好實在是讓他無法接受,沒想到李先生竟然會將主意動到他身上來,一想起剛剛李先生所說的話,心頭一陣發冷,胃液不停翻攪,想著想著都快吐了。

志祥嘆了口氣,看著牆上的月曆,「唉!怎麼又到了月底,時間怎麼過的這麼快啊!又該繳房租了,我身上口袋的錢已經所剩無幾了,難道真的要去賣菊花嗎?」皺著眉頭,在房間裡翻箱倒櫃,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些多餘的錢來繳房租,否則,明天之後,他可能就要流浪街頭,沒有地方可以待了。

現今的他住在專門出租給在外地上班族的小套房,房間三、四坪大,一個月要價六千元,價格說貴不貴,可比他之前所租的套房便宜多了,至少夠讓他遮風避雨的了,若非這陣子他沒有靈感,寫不出小說,銀行的存款隨著時間,一天比一天減少,逼的他只好找更便宜的套房居住,他摸摸褲子口袋,左掏右掏卻僅能掏出一個十塊錢硬幣,這麼點微薄的錢不要說繳房租了,連今天的飯錢都不夠。

他嘆了一口氣,心情煩悶,在木板床上翻來翻去,床板喀啦喀啦地作響,兩手一攤,雙腳一伸,呈大字型躺在床上,雙眼無神地望著天花板。他回想過去,不知多少家的出版社爭著請他出書,日進斗金的他,要說多風光就有多風光,卻也不懂的節制,賺的多,花的更多,花錢如灑水,眼都不眨一下,毫無顧慮,錢一拿到手就去花天酒地。若有年輕貌美的粉絲找他簽名,還會順便留下電話,日後聯絡,當然,聯絡到最後,都聯絡到床上去,有些未成年的少女父母知道後,狠狠地敲了他一筆,警告他如果他不想要名譽掃地,就乖乖配合,結果讓他的荷包大失血,他也未因此學到教訓而去反省或節制,依然故我肆無忌憚,也讓他種下今日的苦果。

床頭的小櫃上堆滿了發臭吃剩的泡麵罐頭,全都是他在樓下的便利商店中買來的。地上則堆滿了空的飲料、酒類瓶罐,以及散落一地的零食。

牆上有一扇小氣窗,裝有一台小型抽風機,夏天時,打開抽風機可以使室內的循環更好,讓房間不覺得悶熱,也讓空氣中夾雜腐敗食物的惡臭味能夠排出室外。清晨時,日出的陽光從嗡嗡轉動的風扇葉片照射進來,讓他能夠分辨現在是白天還是晚上。

他不放棄的再次翻箱倒櫃想找出一些值錢的東西拿去當舖換些錢回來,但家徒四壁空空蕩蕩的斗室裡,卻再也翻不出任何值錢的東西可以換錢。

「叮咚~~叮咚~~~」

門鈴聲急急響起,他知道房東來要房租了,身上沒有任何值錢東西的他,不敢去開門,深怕門一開,房東要不到房租會將他趕出去。

沒多久,門鈴聲停了,就在他以為房東可能認為他不在,回去了,而鬆了一口氣之時,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嚇了志祥一跳,趕緊接起手機。

「快將房門給我打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房間裡,我已經在門外聽到你的手機鈴聲,快將上個月還有這個月的房租繳清,否則馬上就給我搬走。」房東怒氣沖沖,語帶威脅的說著。

喀啦一聲。

門打開了,身材肥胖,臉上充滿怒氣的房東走了進來,左手叉著腰,右手伸出,掌心翻上,大有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態勢。

「今天,房租交出來,否則,現在就給我搬走。」房東直接了當的表明來意。

「房東大哥,拜託你,行行好,我知道你人最好了,最近我手頭比較緊些,再讓我延一天,一天就好,我一定會將房租盡快結清的。」志祥手足無措焦急的求情道。

「你的意思是想要白住,上個月說延到下個月,這個月又說再延,你當我這裡是收容所啊!門兒都沒有,你走不走,不走,我馬上報警抓你。」房東拿起手機當真就要報警了。

志祥早就把所有值錢的東西能當的都拿去變賣了,就連身上的衣服也僅剩這麼一件,也不知已經多久沒洗了,衣服都發黃了,還不時發出陣陣作嘔的酸臭味。

「好,好,我走我走,你不要報警。」志祥趕緊妥協道,深怕房東真的報警了,他拍拍屁股,草草收拾幾件簡單的衣物放進背包,其實也沒什麼可收拾的了,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間,忿忿不平反手用力將門一關。

「哼!有什麼了不起,等我以後靈感湧現,又開始寫小說,賺大錢,才不會再住你這破房子。」志祥回頭大聲的嚷嚷。

志祥頹喪地走出這曾經讓他遮風避雨的小屋,他的眼神朝遠方望去,整個人就像失了神一樣發起呆來,天下雖大,卻不知道那裡是可以讓他容身的地方,他知道自己必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否則他可能就要流浪街頭了。

就這樣漫無目的毫無頭緒的在大街上遊蕩了好些時間,突然一股淡淡的鹹濕味道飄了過來,那是大海獨有的味道,它喚起了一股曾是記憶中熟悉的味道,他不自覺的尋著記憶中的味道而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