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晚上的自強號,還是很擁擠,並沒有因為我們搭比較晚的列車而
情況改變,雖然車上有冷氣吹,似乎比不上人群體溫,悶熱車廂,讓
人情緒不免浮動起來,車上回台南途中,我們也激烈討論房東那所得
到內容。

「那黑衣人到底是誰,為何會幫房東先生?這是疑點一,他真的是幫
房東嗎?還是另有所圖,這是疑點二,我們搬進去後,房東先生妻兒
真的就能解脫嗎?這是疑點三。」我說。

「對啊,那黑衣人到底是誰,只要查出來,事情大概就明曉七八分。
」文欲說。

「不過那黑衣人似乎也懂些道法,達安,你可能要找些時間,問一下
你那朋友大頭對這件事看法,順便問看看有沒有方法可以知道現在房
東先生妻兒況如何。」國雄說。

「沒問題,不過沒想到房東先生,竟然有過這麼悽慘經歷。」我心有戚
戚焉說。

*  *  *  *  *  *  *  *  *  *  * 

到了大廈門口,時間已經半夜一點鐘了,正當我們拿起鑰匙準備打開
大門時,看見許久不見的家豪精神恍惚搖搖擺擺,自大廈內部走廊慢
慢走向大門口,我們三人見狀,匆匆忙忙躲到離身旁最近一條乳白色
水泥柱旁。

文裕說:「家豪要出來了,要跟去看看嗎?」

國雄說:「廢話,當然要跟,不然下次還要特意等到半夜再跟去啊,
達安快點把那些符拿出來用一用。」

我急促地自包包中拿出大頭之前送給我們一疊符紙,拿起隱身咒沾了
口水,往胸前一貼,又將天眼符拿起打火一燒,往眼前一揮,不揮還
好,一揮下去,哇~,後悔莫及,早知如此就不要開天眼,那些幽靈
模樣跟死前樣子沒兩樣,有聽過死人樣子是好樣的嗎?若死人的樣子
叫好樣,那死樣這句話是如何來的呢?

天眼一開,眼前突然出現一些未曾見過幽魂在大廈四周遊走,大多數
幽魂跟一般人長的沒兩樣,不過皮膚白了點,一看就知道,非人即魂,
死氣沉沉,用來形容,才知道真是恰到好處,有些可能是被撞死,身
上肉被撞的稀爛,有些還四分五裂,東吊一塊,西吊一塊,血肉模糊
,慘不忍睹,或面目全非,被火燒的焦掉‥等等,不管那一型,都有
一種特色,像行屍走肉般,毫無生氣。

文裕拉我跟國雄衣服袖角,輕輕在我們耳邊顫抖說:「有沒有辦法將
天眼再度關掉,不然看了眼前東西,我看將會好幾個晚上都無法入眠
唷。」

國雄小聲說:「不要說那些廢話,奇怪現在大廈門口也有些幽魂來來
去去,可是你那朋友大頭不是說人死後,靈魂都會被困於大廈內,無
法離去,那為何還會有一些靈魂可以自由進出大廈。」

我抓抓頭說:「我也不清楚,難不成是大頭搞錯了嗎?不過那些出去
的幽靈,感覺跟那些大廈旁走來走去,那些幽靈感覺又有些怪異。」

文裕說:「那些離去大廈幽靈,看起來比其他幽靈,似乎凶狠許多,
看那些大廈旁幽魂遇到那些凶惡靈魂,都避的遠遠。」

國雄說:「先不管那麼多,看家豪快走遠啊,先跟過去再說。」

---------------------------------------------------------------------------

惡靈學院

已經可在博客來網路書局 購買

本書特色

  森寒的哭聲響了起來,霧也隨聲音向四周散了開來,榕樹內慢慢浮現了一道白色的人影,身上穿著紅色的連身裙,烏黑的秀髮則隨著寒風飛揚著。

  少女來到我面前不遠處,頭微微抬了起來,我看到她的臉孔,不就是前幾天自殺吊死的少女嗎?

  怨靈冷冷的對我笑了起來,笑的越是輕鬆,越顯得殘忍,這種殘忍的笑容,叫人從腳底寒到天靈,我也感到一陣陣的殺意。

  風狂飆了起來,吹動天空中層層的烏雲蓋住了明月的光輝,後花園又沉暗了起來,四周黑漆漆的一片,宛如明眼的瞎子一般,視覺失去了功能,莫名的恐懼升了上來……

====================================================================

作者簡介

紅塵遊子
  2005年七月份開始接觸網路創作
  目前創作的類型偏向驚悚以及玄幻
  希望能創作出一番新的鬼話類型
  目前最大的心願是
  能夠將腦海中所有的點子
  化成一個個的文字
      個人部落格「紅塵的網路小說世界」:www.wretch.cc/blog/lorder123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