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lin

雲雲顫抖的手讓王耀銘感受到她來自內心驚恐的情緒,王耀銘慢慢將車開到路旁,將車停好後,將放在車上的水壺拿出來給雲雲喝了幾口,讓她的精神能鎮定一下。

 

雲雲接過水壺後,喝了幾口水,深呼吸了一口氣才緩緩說出「剛剛,我們都不斷經過同一座墳墓,我心中暗暗記下,我們至少經過它有三次了。」

 

恐懼和不安頓時爬上王耀銘的心頭,四周湧來的陣陣寒意更是增添了他心頭的害怕,一直鑽到他的骨子裡,身子不自住著顫抖了一下,為了安撫雲雲的情緒,他只好暫作鎮定,裝作若無其事。

 

「荒郊野嶺中,這種墳墓很多,不稀奇,不要胡思亂想。」

 

雲雲聽了不以為然,接著道:「但不可能每個人都叫劉曉梅吧!」

 

王耀銘一時聽了,還無法領悟她的言下之意,輕過一陣思考才弄懂她的意思。

 

「妳是說剛剛經過的三個墳墓的主人都是叫劉曉梅,什麼不注意,去注意墳墓幹嘛!」

 

「你不想想,同一條路走多了,自然就會記的路上的景色,且那座墳墓很大又很顯眼,想當做沒看到都很難。」

 

兩人同時突然感到四周的溫度變的很低,在深夜的山區,氣溫自然比平地降得更快,王耀銘摧促雲雲快點上車,恐懼的心情讓他不自主多踩了幾下油門,車在黑夜中狂飆,雲雲被他突如起來的舉動嚇著不敢說話,他皺著眉頭,思考所有的問題,卻百思不得其解,今夜的一切卻是那麼不尋常,額頭的冷汗不斷著滴下。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雲雲也感受到不尋常的氣息,她從王耀銘的眼中看到是一種出自於內心深處的恐懼,霧雖然不濃卻讓四周的氣氛變得詭異觸動人的內心中最深層的恐懼。

 

車上的電子時鐘的小螢幕閃動著螢光,時間顯示一點零五分,雲雲忐忑不安看著時鐘,一陣一陣的莫名恐懼湧上心頭,表情顯著更加不自然。 

 

「日月潭是快到了沒,已經半夜一點了,不是說十二點以前會到嘛!」

 

雲雲整個人縮著身子靠著椅背,只盼日月潭趕快到達,或許能讓她鬆了這一口氣,舒解心中恐懼。

 

在王耀銘的記憶中,這條山路不可能開這麼久。雖然,他明明知道他們一直在這同一條山路打轉,但又不敢承認這種靈異現像。

 

「應該快到了。」

 

「真的嗎?」雲雲用質疑的語氣問。

 

「你相信我啊,我可是常來這邊玩,路況很熟!」

 

為了降低心裡的恐懼,他打開了收音機頻道,卻沒有一個頻道可以收聽到廣播,老是沙沙沙沙的聲音。山中的收訊一向不是很好,常常收不到任何訊號是很正常,但他卻不放棄。只要能聽到一些聲音或許就足以讓他們放鬆情緒從恐懼中脫離。

 

調了調選擇頻道的控制鈕,那沙沙雜訊卻更大了。王耀銘心中咒罵著,心裡隨著時間流逝而緊張起來,又調了調頻道選擇鈕,似乎聽見一個女子歌唱的聲音,這才讓他停下調整頻道的聲音。但隨著聲音越來越清析,才清楚聽見這女子是用很低沈聲音唱一首很哀怨的旋律,不聽還好,雲雲一聽到這個詭異的聲音,馬上嚇得哭了起來,整個人身體窩在一旁。王耀銘的心中本來就有點害怕,雲雲的哭聲也嚇得他不知如何是好,他的表情開始變著很重,很快將收音機關了起來。雲雲看著他的嚴肅的表情嚇著也不敢再多說一句話,兩個人就在這麼詭異的氣氛中渡過。

 

前方突然出現了微弱的燈光,王耀銘像盼到救星似的,露出了一絲的笑容,高興說:「雲雲,你看前方有燈光,應該有住戶,等等去問一下離日月潭還有多遠。」

 

有住家代表著有人煙,必定有人家還尚未歇息,在他們心中燃起了一絲的希望,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趕緊去找那一戶還亮著燈的人家。但事事不一定如願,在深山中想要找到一戶人家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他們若多思考一下,不被喜悅的情緒所蒙蔽,便會發現這戶人家的四週是多麼讓他們熟悉。

 

雲雲聽了,喜出望外,總算不哭了,難怪人家說女人多變,情緒改變還真是快。

已經是深夜一點多鐘,在山上看到的燈火,乎閃乎滅。瀰漫恐慌的內心,點起了一絲希望,所以膽量也大了起來,恐懼稍稍減少了一些,車子朝前方行進的時候,他們還能夠胡言亂語開玩笑幾句,將緊張的氣氛降低許多。他們的心思都指望在那微弱的燈光,帶給他們一線的希望。但對於究竟結果如何,沒有一個人能夠猜的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