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lin

今天期末考考完,學校開始放暑假了,校園的人群稀稀落落,王耀銘帶著愉快的心情,嘴角哼著輕快的歌曲走進學校的咖啡廳,自動門打開,迎面而來卻是一陣陣濃厚的咖啡香,他選了一個靠近落地窗的位子坐了下來,肚子咕嚕咕嚕叫了起來,揮手叫了服務生點了一套最便宜的餐點,靜靜等待她的女友考完試。他們兩人在一個月前早就約定好等待期末考完畢就準備要去日月潭瘋狂一下,舒解平時上課的壓力,他看著手上的手錶,已經晚上六點了,她應該已經正在教室進行考試了。由於王耀銘的女友在二年級修統計學被當掉,這學期就去修夜間部的統計學,聽說李老師的課比較好過,還真不巧,考試的時間還是期末考的最後一天,等她考完都不知道幾點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王耀銘喝著咖啡還一邊看著「惡夜變奏曲」。學校的期末考,許多學生早已考完試都回家了,若非有明亮的燈光,孤單一個人在空蕩蕩的咖啡廳看著鬼故事還真有點可怕。

他正看著入神,進入渾然忘我的境界。

突然,有人用了拍了他的肩膀一下,害他嚇的咖啡都溢了出來,回頭一看,他的女友雲雲正用手遮著嘴,笑的很開心,咖啡撒著他的褲子都溼透了。雲雲拿起桌上的紙巾幫他擦拭濕掉的部位,他趕緊將雲雲的手揮開,輕聲說著:「這動作很不雅,有人在看呢?」

雖然,整個咖啡廳沒什麼人,但還有幾位於服務生在旁邊,你可以想像一個女生低著頭幫一個男生擦拭褲子的姿勢是多麼褻,他順手便將雲雲手中的紙巾拿來擦拭濕掉的褲子。

另一方面,他又揮手將服務生招來,點了幾樣餐點,雲雲就坐在他對面喝著剛剩下的咖啡。

「妳很渴的話,我幫妳再叫杯咖啡?」

「不用了,我們兩人共同喝一杯咖啡,感情才不會散,更何況再吃飯,時間就已經很晚了,還喝咖啡呢?到日月潭都不知道民國幾年了了。」

王耀銘很不以為然的說:「這個你放心,我以前常和同學去日月潭晨泳,日月潭就像我家的廚房一樣,就算閉著眼睛,我都不會迷路。」

當他們兩人飽餐一頓,王耀銘抬頭看了看牆上的老式掛鐘,已經晚上八點半了。

時間已經有點晚了,王耀銘從來就沒有這麼晚開過山路,但一想到了日月潭,住在旅館,房間就只剩他和雲雲兩個人,一對年輕的情侶共處一室又能作什麼好事呢!想到這,王耀銘的情緒就很興奮,腦海中充斥著男女之間纏綿悱惻的情節。

雲雲烏溜溜的雙眼正看著王耀銘說:「你在笑什麼,笑成這樣!」

他回過神來,滿面尷尬的回答:「沒有啊,時間已經很晚了,我們要趕快上路,現在出發應該晚上十二點以前可以到達日月潭。」

他們開車在山路上行駛,一路上卻沒見到一台車經過,詭異的氣氛正籠罩在這偏遠的山路,夜深了,霧慢慢降臨。

「奇怪,平常這條路上,車子雖然不多,但應該偶爾也會有一兩台車經過,今日路上卻沒見到半台車。」,王耀銘一邊開著車一邊喃喃自言自語。

「是不是時間太晚了,所以,山路上比較沒有車經過。」,雲雲滿臉疑惑看著王耀銘。

王耀銘內心想著:「雖然時間有點晚,但還不至於連半個鬼影子都沒見到。」,想到這,他的眉頭緊緊皺在一起,內心有了一股不祥之兆,額頭正冒出一顆顆的冷汗。

整條路行駛了許久,他們都感覺的這條山路和剛才行駛過的山路很相似,隨著時間的流逝,心中的疑惑就越多,兩個人雙手緊緊握在一起,心也緊緊貼在一起,或許,他們心中都有某種預兆深深害怕從此以後再也見不到對方。

車子的大燈正照在路旁的一座墳墓,雲雲雙眼睜著大大注視這座墳墓上的名字,露出驚恐的表情,嘴巴微微張開,好像有話要說,卻嚇著說不出話來。王耀銘正專心開著車看著前方,沒有注意到雲雲不尋常的模樣。

霧籠罩著大地,所幸霧只是薄薄的一層,他們還可以很清析分辨出四週的環境,不尋常的薄霧讓兩個人陷入恐懼,王耀銘腦海中閃過了一件事,「霧不是在清晨中才會出現,現在也不過是晚上11點,不應該有霧的出現。」

這不尋常的霧讓王耀銘心中的恐懼更加深了一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