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Colin

第一章 新市鎮


新市鎮位於四周山丘環抱之中,山與山似連非連,形似八卦的八個方位成了外八卦。鎮中大樓如雲,房舍高低參差,錯落有致;巷弄交通,八方呼應。古井位於城鎮中心,左邊有湖泊謂陰,右邊有塊平地蓋了一座公園似陽,形成陰陽太極圖,也形成八卦陣的陣眼,隨著陰陽交泰生生不息,吸收天地陰陽之氣猶如金鐘罩緊緊籠罩古井,以古井為中心有八條二十米寬的大馬路向外輻射,形成內八卦、連外道路只有東、南、西、北四個出口、每一個出口安置一座神獸雕像面朝鎮中心的古井,城鎮雖小卻五臟俱全,不論是學校,商店街,住宅區,應有盡有再加上景色怡人,已成為居家、觀光兩相宜的好地點。這正好說明城鎮創始人善於風水理論,結合周圍自然環境與屋宇井巷配成雙重八卦,形成八卦伏魔陣化解當地的戾氣改造當地的風水,原本住這裡的人都會死於非命,經過風水改造之後,將能夠福澤子孫。


此時,一群房屋仲介人員正在接待前來看房子的客人,細心介紹新市鎮中每一棟大樓的特色與環境位置,在這年代能買到一坪才6萬的新房子相當不容易,35坪的房子也不過才210萬,如此低廉的價格,再加上便利舒適的環境,此建案一推出後,立即吸引了大量慕名而來的人潮。


在眾多的人群中,一位身穿休閒服的年輕人正在仲介人員的帶領下對整個新市鎮有了初步的認識,他似乎對這裡的環境相當滿意,隨即便和仲介人員簽約買了一間兩房一廳的房子。


在寸土寸金的台灣,想要買到便宜的房子還真是不容易,他期待已久的願望終於要成真了,奮鬥了這麼多年總算有屬於自已的窩。

「偉政,你也來看房子啊!」,這個熟悉的聲音正來自他後方不遠處的少女。

偉政聽到有人呼喊他的名字,心頭一驚,心想著︰「在這地方竟然還會遇到熟人!到底是誰呢﹖」

他轉過頭看見一位青春洋溢有著一張姣好臉蛋的少女,髮長及腰,上半身穿了一件粉紅色短袖緊身衣服突顯出她的好身材,下半身則是英格蘭格子短裙,腳穿深褐色長統靴襯托出她勻稱修長的雙腿。


偉政看到這位少女正向他揮手打招呼,微笑說著︰「好巧啊﹗小娟,妳也來這看房子。」一邊說著,一邊朝那少女方向走去。

小娟開心的笑著說︰「當然啦!在台灣很難買到這麼便宜的新房子,不僅有商圈還有公園,生活機能又相當良好,這個價格真的是讓人不心動都很難。」


偉政也跟著附和說︰「是啊!我才剛買下一層樓,妳要不要買在我的對面,大家當個好鄰居,有什麼事也好照應。」

「我先看看考慮一下吧!」小娟聳著肩,便往窗邊走了過去,俯瞰外面新市鎮整個造型。

新市鎮位於台灣的南投名間鄉,四周環繞著翠綠的山丘,遠遠望去還能看到無際的草原,一棟又一棟大樓就直直聳立在這個綠油油的大草原上,每一棟大樓位置看似雜亂卻又井然有序,這種亂中有序卻隱含著不為人知的秘密。有一座古井剛好位在新市鎮的中心,井口已經被一塊鐵板封閉,在陽光的反射下更顯著刺眼,如果他們更加一點注意會發現到被封閉的井口似乎有些不尋常的地方,一般人都是匆匆經過,沒有人會對這尋常不過的井有任何的聯想,在井左側是一片湖泊,有幾隻鴉子正在划水,右側是一片空地,空地上有幾樣兒童玩樂的娛樂設施和幾座椅子供人休憩。空地旁也種滿了許多樹木,再過去一點才開始有幾棟大樓豎立在那邊。


小娟看了許久,臉色有點緊張,神秘兮兮輕聲在偉政耳邊說:「你不覺得新市鎮中間的那座井與這裡的格局格格不入,且感覺有點陰森,靠近井的四周房子又比其他房子更加便宜。」

偉政聽了之後,不以為然的說:「妳想太多了,大小姐,這座井四周除了湖泊和公園外,都是翠綠的樹林,陽光被樹蔭遮住感覺起來自然就比較陰暗,在夏天的時候,那裡的溫度也比較低,說不定還可以省冷氣的電費呢!妳也可以不用選古井附近的房子,這個新市鎮房子滿多,何必要挑那一個地段。」


仲介人員忙著不亦樂乎,這幾棟公寓都是由龍景建設公司董事長林百萬出資,他看上南投這一塊偏遠的地,花了大筆的銀子將對外道路舖好,又在附近蓋了不少商店,又利用人脈讓政府在當地建立國中小學,促進地方的繁榮,最後的目標當然是提高生活機能,又可以吸引想買房子的人潮,這種手段果然讓他的房子在很短時間內全部賣光,為他賺進不少的鈔票。


林百萬數著鈔票,開心張著嘴,笑著合不籠,眼睛都瞇成一條直線,他數完鈔票後,從窗外看著他畢生心力所建設成的新市鎮,相當滿意,嘴裡刁著一根煙,雙手置在背後,坐在沙發椅上看桌上數不完的鈔票,內心開心的不得了。


當他從窗外看到新市鎮所排設而成八卦格局,最外面的四周按照東、南、西、北四個方位分別排設青龍、白虎、朱雀和玄武四神獸,每一隻神獸的面都朝向八卦中心的一座古井,散發出十分威嚴的氣勢將整個市鎮緊緊籠罩住。他看著四座神獸,喃喃自語說:「這樣應該不會有問題了。」嘴裡露出一絲微笑,看著新市鎮相當得意,畢竟,這可是他一生的心血結晶,費盡心力打造而成,更是他的代表之作,不能有任何失誤,又看著樓下,不斷湧入的人潮,他內心相當高興,回頭看著鈔票,緩慢著走了過去將鈔票一把一把握在手裡放進口袋又坐回沙發椅上。


一位中年人慌慌張張地衝了進來。

「這地方絕對不能住人。」

林百萬臉上掛著微笑著說:「為何不能住人,尤柏仁,你到是說個理由來聽聽看。」
原來,這位中年人名叫尤柏仁,他是這家建設公司的建築師,整個新市鎮的格局全部是由他親自規劃,花了近兩年的時間才將整個新市鎮設計完成。

尤柏仁望著窗外的新市鎮,尚未有人搬進,看起來是相當荒涼,但在四神獸睽睽注視下,有一股令人肅然起敬的莊重氣息似乎在保護這一座新市鎮。

尤柏仁吸了一口氣,緩緩說著:「老闆,你明明知道這裡以前曾經是廢棄的村落,至於什麼理由,你也心知肚明,在整個建設過程中發生不少意外,這代表那些傳說並不是空穴來風。假如不幸三十年前的事件重演,住在這裡的居民,所有的人都將成為犧牲者,死亡人數將難以估計,這不是開玩笑的,你要三思啊!」

林百萬被尤柏仁當面這麼嗆了一番,臉色極為難看,刁著煙說:「我請你來只是規畫整個市鎮,其它事你不用操心,我給你的酬勞也夠你過一輩子了。」

尤柏仁不死心,繼續說著 :「老闆,這攸關人命啊!」

林百萬看著四神獸,嘴角翹起來,微笑得意的說道:「安啦!你放心,有這四神獸存在,不會有任何意外,更何況蓋了這四隻神獸之後,整個工程也進行相當順利,你不用太擔心。」

尤柏仁不死心想要再說服林百萬放棄他的理想,只見林百萬作手勢示意他不要再說下去了,尤柏仁也只好灰心著離去。

林百萬的內心也是相當掙扎,這個新市鎮可是花了他畢生的儲蓄,若停止,他將會面臨破產的命運,為了他的理想,咬著牙也得把這個新市鎮完成。雖然整個過程中有些意外,但那個工程不會有意外的。


更何況,新市鎮可不是一般的工程,而是極為浩大的工程,耗資不費,除了自身的財力要雄厚還需要政府的協助才能完成這艱辛的工程,他一輩子中唯一的夢想就是要做一件大工程讓他能名流千古,萬世流芳。他好不容易才找到這一個廢棄的村落,用極為低廉的價格買下,開始實現他的夢想。

一年後,新市鎮所有高樓大廈住滿了人,也為當地帶來人潮與商機。住在這裡的人們都相當滿意這裡的生活與環境。只有少數住在古井附近的居民會抱怨晚上看著古井總覺的有一股莫名的寒意讓人覺的不舒服,除了這一點之外,大家都對這裡的環境沒什麼挑剔。

林百萬也因為新市鎮的成功推出而獲得名聲與財富,名利雙收的他已經在台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新市鎮的成功除了有價廉物美的高樓大廈外,還有許多週邊的商店帶給居民方便,且還有免費的接駁車承載居民去鄰近的市鎮,交通的便利與購物的天堂讓新市鎮成為南投另一個著名的景點。

人潮洶湧帶給當地人豐厚的財富,卻沒有人去探究為何這新市鎮會有一座古老的井,這裡的房子價格為何比外地便宜這麼多,安逸的生活讓人們不會去思考這些問題,自然也不知道這裡曾經發生過許多令人聞風喪膽的事件。


一位賣但仔麵的老闆王伯正推著他的發財車回去他的家中,經過人人傳聞中詭異的古井,這座古井是位於一座小公園的正中央,這個小公園主要提供給住戶平常散步或小孩遊玩的地方,為了怕小孩不小心掉進井裡,特意將井封閉,上面還畫了紅色的符咒,在月光照曜下,血紅色的符咒隱隱約約有種詭異的氣氛似乎在鎮壓井內有股不為人知的可怕力量。


每當王伯經過這一座井就會停下來,井邊有一排木製長椅,他就坐在那裡歇會,抬頭望著滿天閃爍的星辰,深邃的眼神隱藏內心的感情。他又站起來朝古井方向走過去,用手輕輕撫摸著這座井,井口是由大理石鑿成,四周附滿了青苔,上面被加了一塊四四方方的鐵板封住,鐵板與井口之間的縫隙已經被焊的死死,連一隻螞蟻都進不去,這塊鐵板上面還刻著不少道教的符咒,顯得相當詭異。


井旁邊豎著一塊木製的告示牌,上面的字跡清稀可辨,八個字:「警告,此處禁止遊玩。」

這個井蓋真的只是為了防止居民出事故,而特意加蓋嗎?

王伯嘆了一口氣,靜靜的坐在背對井的木製長椅位置上,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往事,想著想著眼睛不爭氣猶如關不住的水龍頭,淚珠不受控制的湧出。

偉政恰好走了過來,將褲子口袋中的手拍拿出遞給王伯,王伯這才不好意思慌張的用袖子將眼淚擦乾,抬頭一看,「偉政,你今天上班這麼晚才回家。」

偉政聳著肩,「沒辦法,做人家伙計,不加班,老闆就會叫你走路,你也知道今年的景氣又不好,想要換工作很難。」

「是啊!年輕人辛苦你了!你今天怎麼會走這條路回去。」

「我本來是想去你的攤子吃但仔麵,誰知道你今天這麼早收攤呢!」

王伯苦笑著說:「今天生意特別好,所以,比較早收攤,不好意思讓你白走一趟,下次,王伯請你吃一碗但仔麵。」

偉政笑著說:「王伯,你說的可要算話唷!我可會牢牢記在心裡著。」

王伯用手肘輕輕撞偉政的胸膛,笑著說:「沒問題,一碗麵算不了什麼。」

偉政話鋒一轉,問王伯,「王伯,剛看你在流眼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方便告訴我嘛?也許我能有效勞之力。」

王伯低頭不語,帶著沈重心事走向他的發財車,將發財車繼續推著離開這裡。偉政也走了過去幫王伯推車。王伯轉過頭向偉政笑著說:「其實,沒什麼啊!我只是經過這裡剛好想起我那沒有緣份的老婆。」
「我從來沒聽你提起過以前的事呢!」

王伯閉起眼睛,整個人好像回到過去一樣,沈浸在久遠的回憶,享受那曾經擁有的快樂時光,淚水自眼角滑落,偉政看到王伯深情的一面便知他曾經有過一段不為人知的過去。王伯慢慢張開雙眼,「不好意思,又讓你見笑了,不多說了,你應該早一點回去,你家中還有妻小等著你呢!」

偉政幫王伯繼續推著車,側身看著王伯說:「這麼晚,他們早就睡了,我幫你推這趟車,就當做你下次請我吃但仔麵的回報。」

王伯看著這年輕人露出開心的微笑,似乎是這年輕人幫自已推著車感到相當窩心,「偉政,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年三十有五了,什麼了,王伯。」

王伯擦著眼角的淚水,「沒什麼,問問罷了。」

兩人邊推著車邊天南地北閒聊,不知不覺就來到王伯的家門口。

偉政向王伯道晚安後,拖著沈重的腳步和疲憊的身軀走回自已的家蒙頭大睡。

這一天晚上,他對王伯相當好奇,王伯的來歷沒有人知道,也從來沒有人見過王伯的老婆和小孩。不過,王伯待人友善,常免費請貧苦的人吃免費但仔麵,讓大家對他相當有好感。有時候,一些貪小便宜的人去吃他的但仔麵還假裝貧困,王伯也不以為意,有些人就曾經提醒王伯不要被那些人欺騙,讓他們吃霸王飯,但王伯總是笑著說:「一碗麵又值不了多少錢。」


偉政一想到這麼好的人,老婆和小孩卻不在他身邊,到底在他身上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呢!上天對王伯真是不公平,好人真的沒有好報嘛!讓他晚年一個人孤單過日子。

隔天早上,住在新市鎮的居民過著如往常一般的生活, 大人趕著去上班,小孩趕著去上學,人潮擁擠看不出這裡曾經是發生過慘無人道的駭人事件。而位於新市鎮,東、西、南、北,不同方位的神獸像也成為新興的景點,不少遊客都趕來這和四隻詡詡如生的神獸照相留念。


原本毫無人氣的地方如今卻引來大量的人潮,帶動城鎮四周的繁榮,林百萬帶著記者解說新市鎮的特色,大量的閃光燈沒有停過,林百萬內心相當得意,他的心血果真沒白費,看著人群湧入,帶來龐大的商機,也為他賺來不少的金錢,口袋也跟著麥克麥克。


林百萬開懷笑著,眼睛瞇成一條直線,像個小孩似,比手畫腳讓記者們能更清楚他的願景,當他們走到整個新市鎮的正中央,有記者發現這座古井的上方有塊大鐵板蓋住,且鐵板是和井口焊在一起。鐵板上面還有些咒文讓一些記者更為好奇,林百萬不徐不忙說:「你們也知道這社區內有不少小孩,為了怕小孩不小心掉進井裡,只好設置一個大鐵板將井口封住以保障居民的安全。」


其中一位記者開口問:「我們好奇的是鐵板上面什麼會有一些道教的咒文呢!這代表什麼含意?」

林百萬一聽,臉色有點不自然,一時之間語塞,不知如何回答。

此時,林百萬隨行的經理突然開口,「各位記者朋友,時間也不早了,吃午飯的時間到了,我帶各位入席。」,這才將尷尬的場面化解。

夜又再度降臨,九月天,古井周圍的氣溫明顯下降不少,不少知情的居民早就跑來這佔位子享受清涼的氣息,卻沒有人懷疑為何整個市區唯有這裡的溫度和其它地方不同。

深夜中,鮮少人會經過古井這個陰涼的地方,一對年輕的情侶正坐在古井上方,激情的接吻,恍若進入無人境界,男孩子的手正伸入少女的衣飾內肆無忌憚的遊走,少女斷斷續續的呻吟聲讓男孩有一種莫名的快感。


同時,古井中也發出一些微弱的歌聲,但男孩沈醉於女孩的呻吟聲中卻沒注意到井裡傳出的歌聲。

當男孩想要進行更進一步的行為時,女孩害羞閉上雙眼,卻聽到推車的聲響,女孩趕緊將衣服整理一下,以免被人看出他們之前有過激情的行為。

過了一會,王伯推著發財車經過,轉過頭看著這對年輕情侶打招呼,但這對年輕情侶對王伯愛理不理似乎怪罪王伯剛破壞了他們的好事。

王伯好心提醒他們夜深了,早點回去,才不會讓家人擔心。

王伯坐在這對情侶對面的長椅上休憩,低聲哼著家鄉的情歌。

古井中適才所傳出的歌聲竟然和王伯有相同的曲調。

一個平靜的夜晚又再度過去。

早晨的太陽正照曜在新市鎮,嶄新的一天又開始,一群遊客站在青龍神獸像之下拍照,青龍神獸是由精鋼所鑄造,在太陽光的照射下更顯著威嚴有神,而吸引更多人潮來此拍照。小娟也是這新市鎮的居民,失業已久,才去應徵當地的導遊賺一口飯吃。她帶著遊客介紹新市鎮的一切與歷史。

其中一名遊客突然開口,「我聽說這裡曾經是一座荒廢的村落,你知不知道什麼原因呢?」

小娟也是外地來這居住,對當地所發生的一切卻不是很明瞭,只能用傻笑來回答她並不知道這件事。

當她帶著所有團員到古井之時,所有人都圍在這座古井,他們好奇的是這座井上面的鐵板為何有道教的咒文?

只見團員中有一位年紀頗大的老人走了出來,拿起口袋中的老花眼鏡仔細看著咒文,一邊看又一邊喃喃自語,「難道這裡曾經出過事嘛?」

其它團員因為大熱天早就躲在樹蔭下承涼,沒人去注意他所說的話,唯有小娟剛好站在他旁邊聽到這段話。

「老先生,你剛說什麼?出事?出什麼事?」小娟露出疑惑的表情看著那個老人,低頭斜眼看著那個老先生認真看著古井的表情,往後退了一步,難道這個老人是瘋子。

「妳不相信我說的話!」老先生瞧都不瞧小娟一眼,仍然仔細看著井蓋上的符咒。

「沒~~~沒有啊~~~!我只是覺得你說的話太難以想像了一點!一時之間很難相信你所說的話!」小娟只能尷尬的微笑。

「這位小姐,不然我給你看著面相。」老人抬起頭瞧著小娟,仔細觀摩小娟的五官。

「你的額頭的中央兩側,有兩塊隆起的頭骨稱為日月角,這日月角的左右大小不一致,這就是說妳與父母的緣分相當薄,父母應該在你小時候就已經過世,而且不受長輩的喜歡。」小娟聽到這裡,猛點頭,在她的小時候,父母早就已經因為意外過世,靠著父母遺留下來的身故保險金才讓她不需要依靠別人,得以獨自過日子,錢總有用完的一天,她就是用剩下來的保險金去購買了這間房子,在手頭緊之下,好不容易找到一份工作,也不知道是招誰惹誰了,在同一間辦公室的其他年紀較大的女同事卻常無意間找她麻煩,用難聽的字眼羞辱她,她在無法忍受這樣的氣氛下離職,好不容易才考到導遊的執照來這邊擔任導遊的工作。

「只不過!」老人話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不過什麼?老先生有話就快點說,不要吊人胃口!」小娟很好奇老先生的話只講到一半,接下來,她的未來會不會嫁著好先生呢,嫁給一位好男人是所有女人的夢想,小娟自然也不例外。老人欲言又止,又將頭低下看著井,發起呆來了。

小娟心想著:「這口井有什麼好看,老是看這口井,難道這口井就比我好看嗎!」

老人長嘆一聲,「此處不宜住人,卻蓋了這麼多房子,住進這麼多人,一但劫數來臨,人間地獄將會重現,這位小姐能早點離開就快點離開,這座井已經影響到你的命格,若久住於此,不出一年,將命喪在此。」

小娟睜大眼看著這位老先生,心想:「這位老先生不會是江湖術士,講這麼多,最後才說出重點,不會要我花錢去買他的東西趨吉避兇吧!」

這位老先生說她的事情倒是滿準,父母在她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在車禍中過世,且外表看起來又不像神棍,心理開始覺得很矛盾,不知道該不該信他的話呢!

老人指著鐵板上的咒文,輕輕咳了幾聲,繼續說:「這咒文是專門鎮壓厲鬼,可見這井裡應該有不為人知的秘密,你不覺的這井的溫度比其它地方低了許多。」

小娟點了點頭同意老人的說法。

老人看著小娟,嘆了口氣說:「我們相識也算有緣。」

老人從上衣的口袋中掏出一張符咒,繼續說著:「妳拿回家貼在床頭,假若有天,妳發現該符咒化成灰就快點搬家吧!這張符咒只能救你一次命,不能救你第二次,明白嘛。」

老人已經將符咒拿出來要交給小娟。

小娟看著符咒,面有難色,不知如何是好,心想這位老先生不會真的是神棍吧,隨便拿一張紙,上面寫鬼畫符便要她拿出錢來購買,真把她當傻瓜。

「老先生,我身上沒有什麼錢可以買符咒,你還是拿回去吧。」,小娟心中相當不以為然,但她的面貌上仍然掛著微笑。

「小姐,妳誤會了,我不收妳一毛錢,這張符咒純粹是送妳保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

小娟這時才放心收下了符咒,一直向老先生道謝。

但是小娟並沒有注意到老人的眼神中充滿著不忍,他說話時還不停著嘆氣,欲語還休,他一定還知道什麼,只是有些事情太過震撼,所以他隱瞞了沒說。

老人的話剛說完,突然感覺四週的氣溫又急速下降,「妖孽啊!既然被人封印在井底就安份點吧,害人反害已,不要去牽連這些無辜的人,好好修道,終有一天便能脫離苦海!」

小娟對老先生所說的話尚有不解之處,「我想請問既然這座井口已經被封住,又什麼會有事情發生呢?」

老人表情凝重的回答:「天機不可洩露,時機到,妳自然會明白,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妳就好自為之吧,切忌,想長命百歲就快點搬離這裡。」

小娟心中不解,但老人也不願多說,她看著時間不早,也該帶著全體團員去吃午餐。

偉政帶著老婆梅君一起到餐館吃飯巧遇到小娟,三個人一起坐在同一張餐桌吃午餐。

小娟便將之前的事情告知給偉政夫婦,偉政夫婦一聽卻哈哈大笑,「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妳怎麼會相信江湖術士之言,更何況,平日不做虧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門。」

小娟被偉政夫婦說了一頓,心想也對,只要人行的正又幹嘛怕鬼呢!

偉政話鋒一轉,提起他曾經見過王伯落淚的表情,提議是否要幫王伯找尋家人。

小娟說:「說不定王伯的家人早就不在了,只剩他孤單一人。所以,他才覺的傷心難過。」

梅君說:「這可不一定,王伯是一位樂善好施的老人家,也許他只是和家人不知道什麼原因而失散,上天是有眼睛的會幫助好人。」

三個人正為了王伯的事情不斷爭論。

恰好,說王伯,王伯到。

王伯走進餐館,偉政趕緊招手將王伯請來同一桌吃午餐。

偉政摸著頭,想起那天問王伯家人的事情,王伯不經意的掉下眼淚,讓偉政不好意思問同樣的問題。


小娟不加思索便急著問王伯,「王伯,你一個人住在這,你的家人呢?」

偉政夫婦瞧著小娟開門見山直接問王伯這問題,卻來不及告訴小娟之前偉政問了之後,王伯的反應。

王伯看了看他們三人,低下頭沈思,過了許久才說:「我老婆和小孩早已經失散很久,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人在那裡。」,王伯的淚水又不爭氣從眼角掉了下來。

小娟這看到王伯的傷心的模樣,也只能好心的安慰王伯不要太難過了,一方面又為自已的快言快語惹的老人家傷心而感到自責。

這一餐飯,四個人很安靜吃完就各自離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