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再提醒一次,文中的宮廟名或人名都是我隨便取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 本文開始 ======


        嗯,事情回到上一篇,那時候我照著宮廟的神明指示,我要做24次義工,
        差不多剩沒幾次,快要做完了。我實在很想追根究底的問神明,為何我會
        變成這樣?

        在這期間,除了說我將人五馬分屍之外,就說我有冤親債主。照這樣講,
        每個人投胎來出世,哪一個人沒有冤親債主?沒有冤親債主早就成佛成仙
        了,那我還需要來這裡嗎?

        當時的我,完全無法接受我看到的那兩個東西是我的冤親債主。人不人,
        鬼不鬼的,在那個當下我也搞不清楚那是什麼?只知道一直無止盡的聲音
        轟炸和幻聽,搞的我半年都沒辦法好好生活,可是我這個人又很喜歡追根
        究底,遇到問題就是硬要問出個答案來,所以或許那個乩身遇到我也覺得
        煩了吧!看到我就很少說什麼的,只叫我吃半年的符水和藥珠將我打發掉
        。

        就在那一次我問了關於基督教的問題之後,我做義工的次數已經剩下沒幾
        次了,這期間除了拜宮廟之外,還有定期的去趙醫生那裡回診,她每次看
        診都會問我,幻聽的情況有沒有好一點?而我總是回答還是聽的到。在這
        半年,她好幾次都想勸我換個藥試看看,她也說過跟前篇某位P板友說的一
        樣的回答『藥能夠幫助你的有限,最主要的還是要靠你自己。』。

        因為我知道目前的藥很輕,我不想越吃越深,所以一直沒有換藥,只吃那
        很輕的藥,這種藥我吃了不會嗜睡,加上我每天補一顆B群,白天的精神都
        還不錯,只是就是會一直打拍子,無止盡的讓聲音轟炸著我。

        這期間還有一位黃小姐,其實我應該叫她阿姨,她的年紀比我大,她是板
        橋市衛生局的護理師,因為我當初去警察局鬧的很大,所以衛生局有派她
        來瞭解我的情況,一直到現在都有,她和我爸聊了關於我的病況,然後她
        介紹給我很多關於衛生局可以用的資源。

        甚至因為我那時候情況看起來太嚴重了,她直接建議我,要我告訴醫生,
        看可不可以讓我領中度的身心障礙手冊。可是呢,因為我雖然被聲音攻擊
        扭著臉,可是還可以跟醫生對答自如,所以醫生不願意開給我,害我心裡
        想說『哇~爽到了,以後可以買車來停殘障車位了!』,反正我跟醫生講了
        好幾次,醫生就是不想開給我,所以我只好罷了。

        所以在那個當下,我的情況是挺嚴重的,每天都要戴著口罩,遮著臉進出
        門,然後那時候覺得自己好像沒救了,臉要扭就給他扭,我也懶得反抗了
        。

        我那時候一直在抱怨我爸,也在勸我爸,可不可以不要再去那間宮廟了,
        找找看有沒有別間可以試試,或者網友提供給我的一些老師或者宮廟的資
        訊可以去試試看。

        或許是因為那間宮廟的師兄姐每個人看起來都很慈悲那樣,加上都會主動
        來關心我和我爸,所以我爸那時候真的是完全死心踏地的相信那間宮廟可
        以救我。

        可是我的想法不是這樣啊!我那時候覺得那個乩身跟我講的又不準,又沒猜
        中我看到什麼東西的事,只叫我不要在家唸經和我有冤親債主,然後吃了
        符水和藥珠也半年了,情況一點進展都沒有,總覺得好像是在浪費時間。

        但我爸就是很固執,硬要我去,堅持要我做完24次以後再說,所以我也是
        被硬逼著去了。

        在這間宮廟做義工的期間,我慢慢的釋懷與放下,覺得人生最後大不了就
        是一死,看到鬼看到魔,又怎樣?反正人最後有一天都要走的。於是我原本
        從一個貪生怕死之輩,變成了一個更為貪生怕死之輩,因為我更珍惜我還
        活著的時候了,然後希望自己能夠有個『善終』。

        時間拉到我終於做完了24次的義工,心裡似乎像是放下了一顆大石頭,可
        是自己對這間宮廟還是半信半疑的,所以有一半的想法是,我就照著我爸
        的意思去做就好了。

        其實那時候最大的想法是,唉!我大概好不了了。

        就在那一天,我和我爸告訴宮廟的師兄姐我們義工的次數做完了,於是在
        做完24次義工的隔週星期天下午兩點,我們又來到了天元宮。

        『你好,你們都做完了義工了嗎?』一個很關心我的師姐在門口跟我們打個
        招呼。

        『對啦!帶我兒子來問神明接下來要怎麼辦?』我爸說

        『阿姨你好。』我邊點頭邊跟那位阿姨打招呼。

        然後我們三人就一起走進宮廟,在旁邊喝茶吃瓜子的地方,找個位置坐了
        下來。

        那位阿姨接著說

        『你要好好加油喔!元天古佛一定會幫你,你要有信心,好起來,知不知
        道?』她說

        我點點頭,只回了『嗯嗯』

        然後隨著時間快到三點,人也就越來越多了,我們先拜拜,添一點香油錢,
        我爸幫我去掛號,然後三點一到,召請了神明,就開始神明的辦事活動。

        這期間,我的心情七上八下的,一直在想,接下來,到底會如何?可是我又
        覺得她們說的又不準,我真的會好嗎?

        因為人很多,我們等到四點多,先參加了淨身的活動,然後,有個聲音嗡
        的一聲,牙齒打拍子的說『該你了。』

        我一回頭,就看到那個剛剛跟我們打招呼的師姐對我和我爸揮揮手,示意
        要我們進去。

        我和我爸兩個人,一步一步的走上階梯,進了殿,我雙手合十跪在元天古
        佛的神像和乩身面前,我爸雙手合十的站在我後面,旁邊的師姐,向元天
        古佛的乩身稟報,說我們已經做完了24次的義工,要請示元天古佛,接下
        來要怎麼做?

        只見那個乩身閉上眼睛,左手成爪,根本就和我的打拍子一模一樣,大概
        和元天古佛在溝通著。

        過了一會兒,乩身開口就說

        『嗯,你們兩個人已經做完24次的義工了對嗎?』她說

        『嗯嗯』我點點頭

        然後她又閉眼一會兒,左手又像在打拍子那般的舞動後,她開始說

        『你有冤親債主,你如果要求和解,你每個月要繳500元的墾荒基金,超渡
        冤親債主的牌位總共五年,然後要再繳功德金4500元,你願意嗎?』她說

        我一聽,傻眼,一開始不是說不拿別人的錢嗎?怎麼會忽然開口要錢?這對
        我和我爸來說,是一筆負擔啊!因為我那時候沒有工作,沒收入。我爸跟我
        媽年輕的時候就吸毒,我爸那時候又是個酒鬼,我完全不知道這筆錢要從
        哪裡生出來啊!

        因為忽然開口要錢嚇到了我,我那時候顧不得聲音的攻擊,向乩身說

        『可不可以讓我們考慮一下?下星期天再回答。因為我們沒有那麼多錢。』
        我問

        只見乩身斬釘截鐵的說

        『不行,一定要在今天解決!!』她眼神很銳利的說

        我心裡想,幹!哪有這樣的,一開始說不拿人家的錢,現在就開口要了,而
        且還不讓人家考慮,這會不會太$$&^*@#$($了。

        於是我說

        『可是我現在沒有工作,這筆錢...』我低著頭,不知該怎麼說。

        只見那個乩身又開始閉上眼睛,和元天古佛溝通後,過一會兒又說

        『不然三年,好嗎?』她說

        我心想,哇賽!還可以殺價的喔!我那時候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可是我又
        不敢當場笑出來,我轉頭看著我爸,當著乩身的面前對著我爸說

        『爸!我們再找別間好不好?』我說

        只見我爸雙手合十,臉上的表情變得有點憤怒的說

        『沒關係!三年就三年。』

        話講完,我就看到我爸兩行眼淚噴了出來。

        然後那個乩身又說

        『你不要擔心,元天古佛和冤親債主會幫你一起找工作的,好嗎?』她說

        我心裡直罵@$&(#*@$&(@#*$&@(#(%)#%#)@心裡的怒氣又快要飆起來了,但
        是我爸又答應了,於是我點點頭。

        然後那個乩身又開始打拍子跟元天古佛溝通,過一會兒,只說一句。

        『你沒事了』她說

        但是我想,既然我們要付錢了,我就要問

        『那我想問一下,我到底是哪輩子的冤親債主?』我問

        只見那個乩身又一個不耐煩的表情,轉頭跟元天古佛打拍子,然後說

        『明朝,你上輩子叫黃原,你的債主叫蕭艾。你貪圖她的美色。』

        我聽完已經有點快發火了,黃原?你是海賊王看太多嗎?為什麼是蕭艾,你
        不如講飯島愛我還比較有聽過。

        我聽完整個表情已經轉為憤怒。

        然後旁邊的師兄姐還要我謝謝元天古佛,要我再跪再拜,我心裡非常不爽
        的拜完,就站了起來,走出殿外。

        我爸更火,他比我早一步走出殿外。

        我們父子兩沉默不語,我爸去繳費處,繳完錢,那個跟我們打招呼的師姐
        拿著一個酒葫蘆過來,要我去拿一個跪墊,然後在宮廟門口處,跪在那,
        要我喝一口酒,往外吐一口酒,然後要在心裡默想著跟冤親債主對不起,
        總共要18次。

        鬼扯!!!這根本是鬼扯!!!我怎麼沒聽過這種跟冤親債主和解的方法!!!

        我做完了這些,跟我爸兩個人,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這間宮廟。

        我爸騎摩托車載著我,他也快發飆了,但是我為了交通安全,告訴我爸,
        等我們回去再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