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文中的宮廟名都是化名,不要去找喔!如有雷同,純屬巧合喔!

        好啦!不多說,繼續寫下去!

                          ============= 本文開始 ======

        那天早上,我爸告訴我,我半夜大吵大鬧的跑出去,我說我完全沒印象
        ,然後我爸覺得我這樣很不安全,於是他早上就快點將我載到我奶奶家
        ,想說白天至少有人看著我,這樣比較放心。於是他把我載到奶奶家,
        他就自己回家補眠了。

        而我在奶奶家,不是在打拍子,就是跑去佛堂盤腿坐著,感受那股刺刺
        麻麻的磁力,再不然就是上PTT發文,看有沒有版友知道這種情況該怎麼
        解決?

        那時候很多版友都會寫信給我,告訴我某某宮廟或某某老師或某某師兄
        師姐等等,也有丟水球給我的,都問我情況好不好等等,我那時候的白
        天就這樣子撐著到晚上。

        吃也吃不下飯,睡也睡不好,整個人就像是在地獄被折磨一樣,生不如
        死。

        就這樣子渡過了白天,我爸只要白天有空就會跑來奶奶家,看看我的情
        況,然後也會跟我說說話。

        我爸偶爾看到我在家裡的客廳繞圈圈打拍子,就會用驚恐的眼神問我

        『...你...是不是又聽到那個聲音在跟你講什麼?』我爸問我

        『嗯嗯』我點點頭,不太能多說什麼,整個人就像是沉浸在被聲音的炮
        轟裡。

        晚上,吃完飯,吃完醫生開的藥,等到八點,我爸就將我載回家裡。他
        告訴我,暫時要我跟他睡同一間房,因為他怕我半夜跑出去他會不知道
        。

        所以我晚上就跟我爸睡同房,但是我是個容易失眠的人,我爸打酣聲又
        超大,所以我很容易失眠,加上又被聲音不斷的攻擊,於是我偶爾會被
        聲音叫起床,都是要我半夜偷偷跑出去。

        我只要一起床,我爸就會驚醒,問我要去哪裡?而我已經很盡力的控制住
        自己,不要再被聲音騙出門。

        就這樣,我們父子倆這樣子渡過了三天左右。

        就在第四天上午,我看著我爸從奶奶家外面進來,嗡的一聲,我的牙齒
        開始自動的打拍子,一個台語的聲音忽然說

        『你別怕,我跟著你爸,來看你的情況。』那個聲音藉著打拍子跟我說
        著話。

        我抬起頭,看向我爸,我沒看到什麼東西?

        我爸覺得我一直盯著他看,他不敢直視我的眼,就只是說了一句

        『我回來了。』我爸說

        我看我爸沒反應,於是我站了起來,開始繞圈圈打拍子。過了十分鐘,
        那個台語的聲音又說

        『嗯...你問問你爸是不是有去拜拜,說你也想去。』他說

        這時候聲音的反撲超大,紛紛叫我住嘴,不准問,不准說,說了就讓我
        死,去了也讓我死,反正就是不准問我爸這個問題。

        於是我強忍住被這些聲音的恐嚇,扭著臉,問我爸。

        『爸,你是不是有找到新的宮廟了?』我問

        我爸嘆了一口氣,似乎有點見怪不怪的說

        『有,是不是那個聲音跟你講的?』他問

        我點點頭,耳邊傳來的幹醮聲不斷,紛紛要我閉嘴,但是我還是忍耐著
        的跟我爸說

        『嗯嗯!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是有聲音要我問你是不是有去拜拜?
        然後跟你說我也想去拜拜。』我說

        我爸聽我的回答,低頭沉思一下,告訴我

        『可是他們今天沒有辦事,你要去嗎?』他說

        辦事?我不太懂辦事是什麼意思?

        對於一個十幾年沒拿香拜拜的我,實在不太懂辦事的意思,於是我問
        我爸

        『什麼是辦事?』我問

        『辦事就是神明處理事情,懂嗎?』我爸說

        聲音不斷的圍攻著我,一直警告著我不准去,我很無奈也很無助的在客廳
        裡繞圈圈,只希望這些聲音可以停止下來。

        忽然那個操著台語口音的聲音說

        『你跟你爸說沒關係,說你想去拜拜。』他說

        於是我不顧其他圍攻我的聲音,我告訴我爸

        『爸,沒關係,我想去拜拜看。』我說

        我爸聽了以後,緩緩點頭

        『好吧!那我們下午過去。』我爸說

        那個台語口音的聲音聽到我爸的回答之後,對我說

        『很好!吾去也!!!』他說

        然後我就沒在聽到他的聲音了

        吃完午餐,一到下午,告訴奶奶我跟我爸要去拜拜,奶奶說了路上小心以
        後,我們就出發了。

        一路上聲音還是不斷的恐嚇著我,終於到了這間宮廟的門口。

        簡單介紹一下這間宮廟的環境。

        這間宮廟大概有四分之一個足球場這麼大吧!是一個長條形狀的宮廟,一
        進門口是個廣場,經過廣場,左手邊有竹子,右手邊是五營將軍,然後門
        口掛著大大的三個字"天元宮"。

        我爸先進去,在當我要踏進去門口的那一瞬間,嗡的一聲,我的牙齒又自
        動的打拍子,一個女性的聲音說

        『不准進去!!!你如果進去了,以後我們都不理你。』她說

        我心裡想,這樣最好啊!於是我就走進去了。

        那聲音看我走進去走的那麼爽快,於是又說

        『齁!!!臭小子,我們快被你氣死了!!!』她說

        忽然一個年輕的男性聲音接著說

        『佛弟子盡形壽不皈依天魔外道,你敢走進去,以後別說你是佛教徒!!!』
        他說

        我聽了以後,愣住了。

        因為我記得,雖然我家裡佛堂上供的是土地公,觀世音菩薩,關聖帝君,
        還有祖先牌位,可是我奶奶也是自稱為佛教徒啊!而且她房間也有一個小
        佛堂,裡面有西方三聖,她有時候也會去行天宮拜拜,這樣子就不算是佛
        教徒嗎?

        我心裡掙扎了好久。

        然後我爸發現我沒跟上,轉頭看我一個人在門口發呆,一下要進,一下要
        出的,他就跑來叫我

        『快進來!』我爸說

        於是我就不管那些聲音,就走了進去。想當然爾,那些聲音,氣死了。

        我們兩個一進去,先跟裡面的阿姨打招呼,然後就開始要拜拜,問了一下
        ,才知道裡面供奉的是媽祖娘娘,北極玄天上帝,還有元天古佛(這個神明
        的名字是我亂取的,因為我怕我講哪一間宮廟會被發現,所以請大家讀過
        去就好。)。

        我們投了香油錢,然後拿著香,拜完了天公,準備要拜北極玄天上帝(因為
        是台語發音,之後會稱為帝阿公。),忽然那個年輕的男性聲音說

        『不准跪!!!你敢跪,就告你謗佛謗法謗僧!!!』他說

        因為我知道謗佛法僧是很嚴重的事,可是我都已經進來了,難道要我在神
        明面前發呆嗎?而且我只是要拜神明而已,有那麼嚴重嗎?

        於是我又開始猶豫了,然後我爸又看我怪怪的,於是又大聲的叫我

        『跪下!!!』我爸說

        我被我爸一吼,就不管什麼聲音的跪了下去。那個年輕的男性聲音說

        『真的被你氣死!!!我不說了。』他說

        我那時候,就像一個被責罵的孩子,要跪不跪,要站不站的,在神明面前
        像是在玩蘿蔔蹲一樣。

        我爸看著我不敢說話,因為他知道我在被那些聲音影響,但是宮裡的阿伯
        看到我這樣,於是就走上前來問我

        (全部都是台語,我打國語,請自己腦內翻譯,3Q!)
        『你怎麼了?怎麼不跪著拜拜?』他問

        我看著阿伯告訴他

        『這個...有個聲音叫我不准跪拜,所以我不敢。』我說

        阿伯看著我,表情從原本的淡定,轉為狐疑,問我說

        『聲音?什麼聲音?』他問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他,我就表請痛苦的說

        『就是有很多聲音,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說

        在這句話說完的當下,忽然間,我的臉又像被大力拉扯一樣

        『臭小子,你現在告訴你爸,說我們會照顧你,你現在給我轉身出去這間
        廟,快說!!!』好像是家裡的觀世音菩薩的聲音這麼的告訴我。

        我好像是在給這間廟的神明找麻煩一樣,站在神明面前,一下子要跪,一
        下子要站,一下子轉身要走,一下子又看著我爸不知道該怎麼做?

        我爸看我的情況不對,揮手示意那位阿伯離我遠一點,然後走過來,壓著
        我的肩膀,要我跪在帝阿公的面前。

        這個舉動,無疑是正式向那些聲音開戰,於是我最不想被人看到的,就是
        扭曲的臉,在眾人面前,開始扭動了起來。

        阿伯看到我的臉,從狐疑轉為驚恐,阿姨看到我跟看到鬼一樣,每個人都
        倒抽了一口涼氣,站在外面,等我們拜完。

        我爸站在我旁邊,嘴裡唸唸有詞,我就一邊拜,一邊等我爸唸完,然後將
        廟裡的所有神明都拜了一遍,我才站了起來,出了殿門口。

        仔細想一想,這間廟的神明少說有六七十尊吧!

        除了主神以外,我認的出來的,就只有濟公活佛還有地藏王菩薩,其他的
        神明我都不認識。

        等我們拜完走出殿外,那個被我的臉嚇到的阿姨,邀請我們到旁邊的桌子
        泡茶吃瓜子餅乾,那邊大概有四五個人,於是我們就坐在那邊聊。

        可是我的無形聲音不這麼想,硬是要扯我的臉要我馬上離開,於是我最不
        想讓人看到的扭曲的臉,就被那些阿姨阿伯們看到了。

        我看他們被我的臉嚇到,我揮揮手說

        『不好意思啦!嚇到你們,這個臉我不是故意變這樣的,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我說

        有一個阿姨,我暫且叫她小黑阿姨好了,她看到我的情況,告訴我

        『你不要擔心,你來我們這裡,就一定會好,要有信心知道嗎?』她說

        我很無奈的扭著臉,雙眼直視著她,靜靜的聽著她說話

        她接著說

        『我以前也是個不信鬼神的人,覺得這些事都是在騙人,後來有一次跟我
        的姐妹來這裡,那時候帝阿公在辦事,我站在旁邊離的很遠。我那時候心
        裡想,這個又看不到,誰知道這個是真的還是假的?

        結果你知道怎麼樣嗎?帝阿公當場叫我的名字,把我叫出來,問我說"你不
        信我對不對?"

        結果我嚇了一跳,想說我的想法怎麼會被知道?

        從那次以後,我就很相信帝阿公了。』

        我心裡想,這樣子你就信了,那我怎麼辦?我發生了那麼多事,沒有一件事
        是輕鬆的,那我該信什麼?

        我聽小黑阿姨說完,我也只能點點頭。

        然後一位看起來像是阿婆的人說

        『我們天元宮有領旨,有三個旨,所以我們可以上天下地的辦事情,地府
        有地藏王菩薩可以幫我們調查(這個不是我不敬喔!是那個阿婆說的。)所
        以你來我們這裡,你一定有救。』阿婆很有自信的這麼說

        我沉默不語,用手遮住臉的聽阿婆繼續說

        『我們以前幫人家去人家家裡處理事情,我們都不收錢,連一碗飯都不准
        吃,這是帝阿公交待的。結果有一次,我們幫人家處理完,結果他們在樓
        下辦了好幾桌,要我們吃完再走。

        我們抵不住人家的熱情款待,就被留了下來吃飯。

        結果隔天中午,被帝阿公罵,要我們全部的人都跪在殿門口,罰跪。

        所以我們從來沒有拿過人家錢,都是盡量幫助別人。』阿婆說完很自豪的
        告訴我們。

        我爸聽了阿婆說的話,好像很放心似的點點頭。接著小黑阿姨說

        『不然你們今天下午有空嗎?要不要來做義工,可以當作做功德喔!』她說

        我爸聽她這麼說,轉頭叫我答應,於是我心不甘情不願的答應了。

        為什麼心不甘情不願?因為我只是想說先來這裡拜看看有沒有效?誰知道聲
        音一樣是跟著我進來。我去松山城隍廟,好歹那些聲音還是待在廟門口堵
        我。怎知道進這間宮廟他們還是跟著進來。

        所以我在想,真的有用嗎?

        想歸這麼想,因為我爸在場,我只好答應了,於是在那個下午,我折了一
        堆的符咒和藥草。

        折完以後,就跟我爸回家了。

        回家以後,滿心期待下次可以去看神明所謂的辦事是什麼?而且也希望自
        己可以不要再被這些聲音騷擾,於是我又在打拍子中渡過了兩天,終於等
        到要辦事的星期天了。

        那一天,我跟我爸下午兩點到,因為神明是下午三點才開始辦事,當然一
        路上又要進那間宮廟的時候,無形的聲音還是一路的跟著我吵鬧著進去。

        我不管他們講什麼,就跟著我爸走進去,準備要拿香拜拜的時候,忽然有
        個沒聽過的聲音,用我的牙齒打拍子說

        『你不是不拜我們嗎?呵呵呵呵』他說

        我聽了聽,在心裡跟他們道歉,表示說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身不由己,對不起。』我說

        那個聲音聽完以後說

        『沒事,跟你開開玩笑,不用那麼嚴肅,呵呵呵呵呵。』他說

        我聽完也沒多想什麼,就跟著我爸再把天公和所有神明再拜一遍,然後聽
        小黑阿姨跟我們講要怎麼做。

        不誇張,三點一到,竟然有一百多個人出現在這間宮廟,天啊!怎麼這麼多
        人啊!我心想。

        他們有個請神儀式,就是先燒香爐和燒符,由一個穿著他們宮廟內的制服
        的阿姨拿一張符紙在空中燃燒,然後比劃一些我看不懂的動作。

        然後將神請來以後,大家面對宮廟內神殿的位置,大家鞠躬,鞠完躬以後
        ,才開始神明辦事的活動。

        我看到元天古佛的乩身,踏著七星步走進殿內。

        小黑阿姨叫我跟我爸兩個人快點去掛號,一間宮廟人多到要用掛號的,你
        就知道這間廟的香火有多興盛。

        他們除了神明辦事的活動,在門口還有淨身的活動,於是我們就邊參加活
        動,邊等掛號。

        過了幾十分鐘,終於輪到我們了。

        因為我沒有參加過宮廟活動,於是我看前面的人怎麼做,我就跟著怎麼做
        。我雙手合十,跪在元天古佛乩身的旁邊軟墊上,向元天古佛的神像拜了
        三拜。

        然後乩身看了我一下,問我說

        『你怎麼了?』她問

        我看著乩身說

        『我聽到好多聲音!』我說

        『聲音?什麼聲音?那些聲音跟你講什麼?』她說

        『他們說要讓我死,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我說

        說完以後,我忽然間臉部開始扭曲,然後左扭右扭之後,更誇張的是,
        我連牙齒也不能控制的,跪在神明面前,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一幕在場二十幾個人都有看到,他們像看到靈異事件一樣,臉上無不
        露出恐怖害怕的表情。

        乩身看到我竟然有這種舉動,她左手忽然抓起七星劍,告訴在場的點傳
        師(點傳師是指有穿制服的那些人),她要幫我做法。

        於是我被叫了起來,跟在元天古佛的乩身後面,走出殿外,到廟前的廣
        場。

        我跟在後面,看著乩身踏著七星步走出殿外,然後到了廣場,乩身要我
        站定,她拿出七星劍,在我的雙肩和頭頂,各點了一下。

        面容很慈善的對我說

        『你這樣有沒有感覺比較好一點?』她說

        因為當場實在是太多人了,我也不想讓他們丟臉,迫於無奈,只好回她

        『嗯...嗯有好一點』我說

        其實一點感覺也沒有,那時候心裡只覺得,根本沒用嘛!只想趕快回家。

        於是乩身又踏著七星步準備回殿內,我又跟著回殿內,跪在乩身旁邊的
        軟墊上。

        乩身開始告訴點傳師,要我拿甘露水和藥珠還有符咒回家,然後要來宮
        裡做24次義工,之後會再告訴我怎麼做。我爸爸雙手也合十的跟在旁邊
        聽,然後點傳師教我爸這些東西回家要怎麼用。

        因為我內心很想知道我到底為什麼會變這樣?其實也是有點想試探這個
        乩身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就開口問

        『不好意思,我想問,為什麼我的臉會變成這樣?然後為什麼我會聽到一
        些無形的聲音。』

        不說還好,一說出口,忽然見到乩身閃過一絲絲不高興的表情,然後,
        只見乩身忽然閉起眼睛,好像在跟什麼人溝通一樣,我忽然發現,乩身
        也在打拍子,跟我左手的打拍子方式一模一樣。

        左手成爪,像是在操作什麼一樣的,手指有節奏的舞動著。

        我心想『啊!幹!這該不會也是魔吧?怎麼跟我打拍子的方式一模一樣?』

        過了一會兒,乩身睜開眼,轉頭告訴我

        『你有冤親債主,你上輩子將人五馬分屍,懂嗎?』她說

        我心想,啊幹!五馬分屍?根本不準嘛!如果真的有神通,應該看的出來我
        發生什麼事才對啊!

        結果心裡冒出了一股無明火,心裡只想著,這間不準,好想趕快回家
        。於是我向神像拜了三拜,說謝謝元天古佛,就準備起來想要回家。

        沒想到我爸好像被唬的一愣一愣那樣,還在旁邊邊聽邊點頭。

        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就不管我爸走出了殿外。

        忽然那個家裡的觀世音菩薩的聲音,用我的牙齒打拍子說

        『這下有趣啦!我們變成冤親債主啦!呵呵呵呵呵。』

        聽到這些聲音嘲弄,感覺真是無奈。

        出殿門口後,裡面的師兄姐拿著甘露水,藥珠,符咒給我爸,其中兩個師
        兄姐要我們稍微等等,說要我們到旁邊的會議室教我們怎麼用,還有就是
        有些事要告訴我們。

        我那時候的態度開始不耐煩了,我告訴我爸我想先走,不載我也沒關
        係,我可以自己走回家。

        我爸拉著我,要我不要走。

        於是我就被拉進去會議室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