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 本文開始 ======


        在醫院生活的第一天下午快晚上的時候,吃完醫院提供的晚餐,醫院
        有固定的時間,可以打電話給家人或朋友。我吃完晚餐,拿了電話卡
        ,就排隊等著打電話回家。

        輪到我了,於是我就播電話回奶奶家。

        『喂,你要找誰?』電話那一頭是奶奶接的

        『喔,阿罵,是我啦!』我說

        『喔,你要幹嘛?』奶奶說

        『沒啦!不知道要打給誰,就只好打電話回家了。』我說

        『喔,你在那邊過的好不好?晚上睡的著嗎?』她說

        『喔,昨晚還是聽的到聲音,不是很好睡。』我說

        『放寬心,什麼都沒有,不要想太多,沒有那一回事。』她說
        (我奶奶的意思是說,沒有妖魔鬼怪這回事,要我不要胡思亂想。)

        『唉...好啦!我盡量。...啊!對了,爸呢?他在不在?』我問

        『喔...他已經回你家睡覺了,你找他有什麼事?』奶奶說

        因為當時已經被那些奇怪靈異的事嚇的六神無主,所以聽到我爸不在奶
        奶家,心裡有點失望。

        『喔...沒有啦!我爸明天會來看我嗎?』我那時候內心非常渴望有人來看
        我。因為面對陌生又未知的環境,加上腦子裡不停的傳來恐嚇的聲音,
        內心非常的害怕,好希望有個人可以說話。

        『會啦!你爸明天會去看你啦!你好好安心的過,懂嗎?』她說

        『喔...好啦!』我說

        『電話不要講太久,浪費錢,晚安。』她說

        『嗯嗯。』我說,然後就把電話掛了。

        那時候覺得,奶奶好像也不太想跟我講電話,只為了省電話錢,講沒幾
        句話就要我掛斷,我心裡像是吹過一陣冷風,有點涼有點失望。

        然後又覺得,住精神病房真的很可憐,那是一個與外界隔絕的世界,來
        這邊的人,幾乎很少有人會來探視。

        至少在我住的那幾天,沒看過任何一位家屬有來探視的。

        我掛上了電話,找個位置坐下,低頭不語。我盡力的不要被那些聲音干
        擾,努力想想辦法,看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逃出去。

        那時候心裡出現了很多很北七的想法,比如說趁醫護人員不注意的時候
        逃出去啊!或者是挾持醫護人員逼他們放我走啊!

        反正都是一些很瘋狂的想法,不過好險我沒這麼做,不然我可能會被關
        更久。

        想著想著,我忽然想到很重要的一件事!!!

        如果,我只是假設一下,像我這樣的人被送進精神病房,我很確定我是
        被卡到了莫名其妙的東西,那麼其他人呢?

        如果他們也有人是被卡,而不是天生就是有精神病,那麼,如果他們身
        上的跑來卡我怎麼辦!!!

        我越這麼想,心裡就越毛,我自己不知道被卡幾個了就這麼嚴重,別人
        身上跑來卡我的,我根本無力抵抗啊!

        我越這麼想,就更激起了我想要快點出院的決心。

        我就一直想這個問題,想到晚上九點。九點一到,醫護人員就打開門跑
        進來發藥,而且要我們當場在他們面前把藥吃下去,打開嘴巴檢查我們
        是不是真的吃下去。

        我吃了,可是呢,我又跑去廁所把藥吐掉了,他們連廁所都裝有監視器
        ,我躲在隔間裡,監視器看不到的地方,挖喉嚨把藥吐掉,然後跑去房
        間睡覺。

        一回房間,我看到阿良早早就躺著睡著了。

        於是我就躺在床上,眼睛開開對著天花板發呆,想要等著有睡意才睡。

        這時候,耳朵旁邊嗡的一聲,我知道,那個聲音又要來吵我不讓我睡了
        ,我的手指又開始被強迫的打著拍子。

        我不理他們,就這樣子被聲音攻擊中,聽到膩了的睡著了。

        每天都只能睡一兩個小時,我真的快崩潰了。

        隔天,早上九點一起床,房間和長廊的走道燈被打開了,於是我起了床
        ,跟阿良互道早安後,準備從床上爬起來。

        這時候,我們睡的那一間的房間門,忽然被打開,走進了六個人,看他
        們的穿著打扮,應該是醫生吧!

        這應該就是所謂的巡房吧!我看到帶頭的是一位女醫生,戴著金邊眼鏡,
        個頭小小的,表情很慈祥的問我

        『你是davidjam嗎?』她說

        『嗯嗯,我就是。』我說

        『你說你聽到什麼聲音嗎?可不可以跟我講你聽到了什麼?』她一臉疑惑
        問

        這時候我心裡不知道為什麼的有了一點警覺,我直覺想到,如果我想早
        一點出院,就要小心的回答,這是個機會,不然如果我回答的不好,就
        不知道還要住多久了。

        『嗯...讓我想一下,ㄟ...我聽到一些聲音要我死。』我說

        『要你死?他們有說他們是誰嗎?』她問

        『ㄟ...我不知道他們是誰耶?不過我知道大概有五六個不同的聲音,有
        男有女。』我說

        女醫生聽完以後,沉思了一下,就說

        『嗯,那你好好休息,我會再來看你。』她說

        她們說完,就轉身出去了。

        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過了關?只希望快點出去,不然在這裡待久了,雖
        然精神疾病不會傳染。

        但是誰能保證他們身上真的沒有被卡到髒東西?如果跳到我身上來該怎麼
        辦?

        於是我打算,邊打拍子以外,邊想出去的對策。

        刷牙洗臉完以後,我又到大廳的椅子上,趴著裝睡打拍子。

        或許是因為那時候太害怕吧!我想打電話給朋友訴苦,我打了兩通,兩個
        朋友都很生氣我在早上十點打電話給他們,而且他們也不想來找我,於是
        我就被朋友很生氣的掛上電話。

        唉...直到那一刻,我才真的覺得,原來我真的沒朋友,我做人真失敗。

        可是換一個角度來看,或許是我太依賴朋友了,其實這兩個朋友在他們人
        生低潮時,我都無怨無悔的付出和陪伴他們走過失戀的低潮。

        如今換我生病了,卻人人避之唯恐不及,也讓我看破了原來我過去交的朋
        友,原來友情比紙薄。

        於是我耐心的等著我爸來探訪我。

        而對於朋友的失望,我反而覺得這樣比較好,一棒打醒了我,以後交朋友
        要小心謹慎。

        我就在打拍子的時間中,等著我爸來找我。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了,我從早上等到了下午,再從期望等到了失望。

        我不停的換位子或者去長廊來回走打著拍子,一直到了晚上五六點,我爸
        就是不見蹤影。

        於是我打電話回家,又是我奶奶接的,奶奶說,我爸今天沒辦法來看我,
        因為他說他要幫我處理一些事情,在外面奔波,所以明天才會來看我。

        唉,我聽完以後掛上電話,腦子裡的那些魔音越囂張了,極度的嘲笑我,
        並且說我家人已經放棄了我的這些話。

        於是我在醫院的第二天,是在失望中渡過的。

        來到了第三天,早上起床,到了大廳,我原本還是一樣趴在桌子上打拍子
        的,忽然有人拍拍我的肩。

        我抬起頭,原來是大眼睛的護士小姐,戴著口罩,她說,她想要跟我聊一
        下天。

        我看到她手上有筆和筆記本,我猜,她應該是想瞭解我的病況,這應該會
        關係到我能不能提早出院?

        於是我打算說謊騙她,並且跟魔現學現賣一下。

        『你好,你可不可以跟我聊一下,聽說你聽到了一些聲音,那些聲音都跟
        你說些什麼?』她說

        我心想,果然,這段談話應該關係到我能不能提早出院,於是我說。

        『嗯,呵呵呵,那些聲音說要讓我死啦!』我說

        『那聲音有跟你說他們是誰嗎?你之前不是跟你爸說,你唸了佛經以後才
        聽到聲音的嗎?』她說

        果然,原來他們有先問過我爸。

        『喔!沒有啦!可能我聽錯了啦!哈哈哈,我現在比較沒聽到了。』我說

        護士小姐聽完我這麼說以後,在筆記本上寫了寫。我又說

        『其實我說不定是騙你的喔!因為我可能什麼病都沒有,只是忽然間壓力
        比較大這樣,哈哈哈哈哈。』我說

        護士小姐又聽我這麼說,眼睛瞪著我,然後又不知道寫了什麼,寫完後
        ,跟我說聲謝謝,就離開了。

        我也不知道我的表現好不好,忽然間,我的臉像是被很大力的往左邊拉
        一樣,嗡的一聲,我的牙齒自動的打拍子說。

        『臭小子,你竟然現學現賣,不准你偷學!!!』那個蒼老又低沉的聲音不
        知道為何?很生氣的對我說。

        我心想,我就是要逃出去,不得已只好這麼說,管他的。

        等到護士小姐離開,那些聲音還是攻擊著我,於是我又回到長廊上,邊走
        邊打拍子,然後等著我爸今天會來找我。

        雖然我失去朋友了,但是至少還有我爸會來看我。

        等到下午,醫護人員叫我的名字,說我有訪客,我爸就真的來了。我爸從
        鐵門走進來的時候,因為那時候是冬天,我看見我爸穿著我送給他的一件
        紅外套。

        我示意我爸找個比較沒人的位置坐,我們找到位置,正準備坐下來的時候
        。

        突然間又感受到了在佛堂的那股磁力,刺刺麻麻的,我看著我爸一會兒,
        我爸也看著我,就好像發呆那樣,我慢慢的坐在我爸旁邊,不知為何的,
        我好像未卜先知一樣,知道我爸去了哪裡。

        『爸,你是不是有找到別間宮廟?』我說

        我爸表情呆住了大概幾秒鐘,他說。

        『...你怎麼知道?』他說

        我緩緩的說

        『因為我感受到你這件衣服上面有股磁力,你是不是有讓人在你的衣服上
        做法?』我說

        我爸眼睛瞪更大了,因為我從小到大就只是個麻瓜,我爸過一會兒說。

        『你這樣很恐怖耶,你嚇到爸爸了...』他說

        喔喔喔,對喔!一般人聽到這個的確是會怕。

        我接著說

        『拍謝啦!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這些事,可是我就是知道。以後我會想
        一想再決定要不要跟你說啦!』我說

        等我爸驚訝完,他繼續告訴我

        『我昨天幫你去跑一些地方,因為你的健保卡被鎖了要幫你處理。然後,
        我去了一家以前朋友介紹的宮廟,他們的確有在我身上做法。你這樣子未
        卜先知,會嚇到人,我會覺得很恐怖。』他說

        『喔喔喔!對不起,以後我會小心一點的說。』我說

        我繼續說

        『爸,我想快點離開這裡,因為這裡的磁場不太好,我怕我被其他人身上
        的東西卡到。』我說

        我爸聽我這樣講,他告訴我醫生跟他說的話。

        『醫生是說你的情況還要評估,除非醫生願意讓你出去,不然你可能要暫
        時待在這了。』他說

        我聽到這,心裡有點失望和害怕。然後我接著說。

        『在這裡的幾天,我有聽到其他的聲音說要我幫他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說

        『你專心養病,有什麼聲音要叫你做什麼事,都不要理他們,懂嗎?』他說

        我點了點頭,我爸又繼續講

        『明天我會再來看你,因為醫生說她明天會評估看看可不可以讓你出院,
        你要加油堅強。』他說

        我爸說完這句話,就站起身來,往門口走,準備和我道別。

        於是我和我爸走到病房的出入口,和我爸互相擁抱,我跟我爸說我會加油
        ,然後我爸就離開了。

        在我爸離開後,我繼續在長廊上和另外兩個人,來回走著打拍子。

        這中間那些無形的聲音沒少過,有的時候經過別人的旁邊,會聽到不一樣
        的聲音,可是都說要我幫他們什麼的,我根本辦不到。

        就在這種情況下,時間就一直耗到晚上八九點左右,於是我就自己先默默
        的走進睡房。

        一個人獨處後,聲音果然少了很多,我想起我好久沒有盤腿打坐,於是我
        就在睡房的地板上,盤腿坐了下來。

        我睜著眼睛,動也不動的,對著牆璧發呆,雖然無形的聲音很吵雜,但是
        我還是不為所動。

        忽然間,在房間還很光亮的時候,在我兩個眼睛中間,大概眉心上面一點
        點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可以看的到的影像,就好像第三隻眼一樣。

        我沒有用力或吐氣吸氣之類的,就很自然的那樣,看到牆壁上忽然爆出了
        兩大團黑雲。

        我心裡有點驚訝的想『這是什麼?』

        我靜靜的看著那兩朵黑雲,不斷的向外擴散,中間似乎要竄出什麼東西。

        忽然間,黑雲爆開了,出現了兩道黑色的光輪,不停的旋轉。形狀就好像
        我們的國旗,代表十二道光芒的太陽一樣,只是它是黑色的。

        這兩道黑色光輪,不斷的旋轉,中間忽然冒出了兩個不知名的生物。

        從外觀上來看,就是一母一公(母的先出現),他們身上散發出一股黑氣。

        母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的身體,而且蛇的部份非常的粗厚。她的頭
        上,長滿了密密麻麻的小蛇,不停的蠕動著。他的雙手各有三根粗大的手
        指,指上還有銳利的爪子。

        公的也是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羊的身體,他的上半身非常的精壯,頭長
        的有點像演金剛狼的休傑克曼。

        他們漂浮在黑色的光輪裡,似乎要穿牆而出,我不知所措的默念『南無阿
        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

        我完全不知道他們要幹嘛?

        我那時候心裡完全沒準備,也沒答應,但是那個聲音就是不停的騷擾著我
        。

        後來才想到,該不會我真的是入魔了吧!

        我和這兩個未知生物,對看了許久,我也不會法術,頂多只會大悲咒和
        心經,也不會什麼手印。

        我那時候應該比個中指然後問他們下一期的大樂透號碼是多少才對的。

        不過我那時候被騷擾,腦力弱,才沒想到這些。

        忽然間,在我和他們對望了許久之後,那兩個黑色的光輪才慢慢的消失,
        退散。

        在那個當下,我真的沒想過我看到的東西就是所謂的魔,為什麼呢?

        假如我看到的是鬼或是阿飄,正常來說應該至少都有人的樣子,可是我看
        到的東西,只有一半是人,另一半都是動物,不完全是個人。

        所以我應該是見魔了。

        不過在那個當下,我並沒辦法想那麼多。

        我在想的,是我該怎樣快點離開醫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