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來源:https://justpaste.it/qw6m

終於放假了,所以趁有時間時繼續寫一寫。 在上班的時候,想到了一些片段,把一些時間點的事補上。 1.我在離開那個地下室工作後沒幾天,我就跟那任的女友分手 了。分手原因是有某些方面覺得不太合適,加上因為我很窮 ,有點自卑心理的作祟,我們就漸行漸遠了。 不過好在那個女友很快又找到了新男友,而我是從那時候一 直單身到現在。 2.對於打拍子這件事,不是我自願的,我的嘴,牙齒,手腳, 都是無法控制的。如果我控制了手不讓它動,它就會讓我的 牙齒噠噠噠的自己敲牙齒,其他就是以此類推。 那時候我一直恐懼的是,我奶奶家住八樓,如果它讓我跳下 去怎麼辦...>_<。

                          ============= 本文開始 ======

        從會自動打拍子的那時候開始,它會看情況讓我打拍子,如果
        有不是朋友或家人的人在場,就會停止打拍子。可是如果有家
        人或朋友在場,就會瘋狂的打拍子,就好像你耳邊一直有人在
        跟你講話,無法停止。

        連我上廁所‧洗澡,它都照打不誤。

        時間拉回上篇故事的時間點,我的租屋處離奶奶家只隔了一條
        街,回家大概只需要五分鐘而已。

        那時候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一直想不
        出個所以然。

        於是我上網找了一些相關資料,問問奶奶哪裡買的到乾艾草?
        然後衝去買黑曜石的手鍊項鍊,買了一大包海鹽,然後製作大
        悲水,打算來個長期抗戰。

        = = ... 但這就是個悲劇的開始


        我拿到上面這些東西之後,回到租屋處,打開了艾草包,放一
        些艾草到一個陶土做的小碗裡面,準備點火。

        忽然間,靠近床邊的那個紗窗,沒有風的自己動了起來,像是
        有風一樣的啪啪啪啪啪的拍動。

        我當時有想到,網路上有人說,在燒艾草前要先說『我現在要
        燒艾草了,麻煩如果有看不見的朋友,請你們離開,謝謝。』

        然後我就把還在拍動的窗戶玻璃門關上,然後開始燒艾草。大
        概過了幾分鐘,整個房間煙霧瀰漫,於是我又繼續燒海鹽,拿
        海鹽燒以外,我還把海鹽灑在屋內的各個角落。

        還沒結束呢...然後等我海鹽灑完後,我開始把大悲水拿來灑在
        各個角落。

        反正就是把能做的都做了,只希望不要再打拍子,或者是腦中出
        現各種奇奇怪怪的聲音。

        不過因為一整晚沒睡,白天跑去奶奶家避難有小瞇了一下,等到
        回租屋處,已經下午接近傍晚了。

        我做完上述的這些事,就又開始唸金剛經,因為經文前面有安土
        地真言和請金剛神來護法的一些咒語,我就很希望真的有神明來
        保護我一下,至少讓我晚上可以睡覺。

        念完金剛經以後,又跑回家吃個飯,上網看一看,想說沒事,準
        備睡覺。

        躺在床上,半夢半醒之間,我感覺到眉心有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
        。好像有東西一直想往我眉心裡面鑽,我一下子側左躺,一下子
        側右躺,那種感覺就是沒有消失,一直鑽一直鑽。

        到最後我受不了了,戴著帽子睡覺,一開始有點用,後來帽子遮
        不住,我改趴著睡,靠,結果一樣,幾分鐘之後,還是一直鑽。

        我最後受不了,就不管它了,就照平常那樣躺著睡,它那麼愛鑽
        就讓它鑽。

        於是我也忘了有多久,我好像睡著了,但是,我好像又醒著那樣
        的,做了一個夢。

        我夢見我被包在一個軟棉棉類似棉被一樣的東西裡面,然後耳朵
        旁邊有聽到水流聲。然後我不管怎麼掙扎,我就是被困住,在那
        個棉被裡。

        然後,我快不能呼吸了,因為空間很小,夢中的棉被又蓋住我的
        口鼻,我快被悶死了。

        於是我用力的往棉被中碰碰碰的揮拳,用腳碰碰碰的踢它,只希
        望可以呼吸。

        就在我努力的揮拳踢腳中,忽然間,我的上半身彈了一下,自己
        坐起來,就像是電影或外國影集裡面,病人被使用電擊器電擊,
        上半身彈起來那樣。

        然後整個人狂冒冷汗,然後大口的吸氣,只覺得自己剛才的夢好
        逼真,自己快要被悶死那樣。

        那時候看了一下床邊的筆電上面的時間,才12點多,我心想,拜
        託,怎麼才睡三個多小時。

        然後我又想,怎麼辦,這樣子失眠真的很痛苦。

        於是我只好起床,又開始上網找資料,看一些有關保護自己的資
        訊,什麼大悲咒水結界啦!刀咒結界啦!什麼水晶能量啦!反正就是
        希望自己可以不要一直被騷擾的各種資料。

        於是我就這樣撐過了一夜...

        我心裡想,這樣不行,總不能每天都這樣吧!忽然想起自己拿經文
        來唸的那間佛寺,離自己家也很近,於是設定了鬧鐘,至少讓我再
        瞇個兩小時,然後去找裡面的義工志工問問看,人家懂的比我多,
        說不定有辦法。

        於是在我戰戰兢兢的睡了兩小時以後,我起了床,然後走向那間佛
        寺,說也奇怪,進了佛寺,就沒有在打拍子了。

        我走進去,洗洗手,然後拿香拜拜,全部的佛,佛菩薩,神明都拜
        過一遍,我四處看看有沒有義工或志工在那裡。

        我走到了服務台,剛好那裡有個穿著海青的義工婆婆。

        『那個...不好意思,我有點問題想要請教,不知道方不方便?』我
        說。

        『什麼事?』那個婆婆看著我

        『我有來你們這裡拿經書回去唸,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晚上好像有
          人跑進我房間一直騷擾我,讓我不能睡。』

        婆婆看著我,一臉狐疑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婆婆若有所思的樣子,問了我。

        『你唸了什麼經?』婆婆說

        『我唸了地藏經,藥師經,佛說阿彌陀佛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
          金剛經。』我說

        『喔...那你怎麼知道有人跑進你房間?』婆婆問

        『就莫名其妙頭跟背被電到,然後一直有東西往眉心裡面鑽,我晚
          上都沒辦法睡。』我說(我不敢講打拍子的事,怕被人家誤會我有
        毛病。)

        『被電到...?喔...可能藥師佛在幫你治病吧!你要不要去擲個杯,
          問問看是不是藥師佛?』婆婆說

        『喔...可是我比較想問,有沒有什麼可以防身的方法啊?』我說

        『喔...是有護身符啦!上面是六字大明咒。』婆婆說

        『那可以給我嗎?要怎麼用?』我說

        『ㄟ...不能直接給捏,你要先擲杯問觀音佛祖可不可以給你。』
        婆婆說

        這時候,有一個在旁邊聽的師姐,把我拉到旁邊去。

        『我跟你說,我們這間寺的觀音菩薩很靈的,有一次我夢到被妖
        魔鬼怪追,夢中就有一雙手,把我撈起來,然後我感覺到我很平
        安,這個就是我們觀音菩薩顯靈在幫我呢。』師姐說

        我心裡想,我自己遇到的都比你恐怖了...= =

        於是,我馬上問這個師姐要怎麼問觀音菩薩,師姐就教我怎麼做
        。我是一個十年沒拿過香拜拜的人,忽然間叫我擲杯,我還真的
        都忘光光了。

        於是我就開始問觀世音菩薩了

        『觀世音菩薩在上,弟子名叫davidjam,住板橋市XX路XX號X樓,
        請問觀世音菩薩,可以給弟子護身符嗎?』我說

        笑杯

        我跑去告訴義工婆婆,菩薩不給我耶,怎麼辦?

        師姐看到就說,你可以問問看,跑到你房間的是不是觀世音菩薩?

        於是我問了,然後又擲杯,還是笑杯。

        師姐看了,笑了笑,又說,那你問看看可不可以給你的佛珠過香爐
        ?

        我手上戴的是黑曜石手鍊,師姐可能誤以為我戴的是佛珠,其實不
        是,不過我也只好問了,畢竟人在遇到邪門的事,多少都是希望能
        求個平安和保護。

        於是我問了,請問觀世音菩薩,能不能讓我過個爐?

        啪...一樣是笑杯。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唉

        師姐笑了笑,旁邊的義工婆婆忽然跟我說,不然你跟觀世音菩薩說
        ,如果你到廟裡做志工,菩薩願不願意保護你?

        於是我照著問。

        啪...聖杯。

        義工婆婆看到,笑了一笑說,菩薩應該是希望你來廟裡當義工啦!

        哇...我心想,我要上網找工作,怕我沒時間耶!怎麼辦?

        義工婆婆跟我說,你留個電話,以後需要義工,我們會打電話給你
        ,於是我有留電話。

        可是,還是覺得不安心,因為我怕晚上又被騷擾,我就說,觀世音
        菩薩,弟子因為住外面要付房租,要找工作,所以可能沒時間來當
        義工,那可不可以給弟子籤詩,讓弟子知道該怎麼辦比較好?

        忽然間,啪...聖杯。

        我心裡想,好吧,這樣總比什麼都沒有好。於是我就開始進行抽籤
        ,最後菩薩給了我一首籤詩:

        【達摩面壁】

        『清閒無事靜處坐,飢時吃飯困時臥
       放下身心不用忙,必定不遭殃與禍』

        我看了籤詩,義工婆婆跟師姐也看了我的籤詩,就跟我說,沒事啦
        !不用太擔心。

        我心想,唉,也只能這樣了。

        於是我捐了一點香油錢跟義工婆婆還有師姐道謝之後就回家了。

        回到租屋處,心裡還是很害怕,因為那時候是下午了,很擔心晚上
        又沒辦法睡覺,於是我把昨天做過的事,今天再重做一遍,然後把
        一大包海鹽跟金剛經放在床頭櫃上,希望可以保佑我晚上不要再被
        奇怪的事打擾。

        我事情做好後,大概快晚上五六點了,我回奶奶家吃晚餐,但是我
        不敢跟家人說我遇到的這些事,因為我怕他們會擔心,然後以為只
        要照一些網路上的資訊,自己應該可以處理的來。

        我吃完晚餐後,又回到了租屋處,然後又唸了金剛經,不過,說也
        奇怪,自從去了一趟佛寺之後,打拍子忽然就變的比較少了,我也
        不知道原因是為什麼?

        一樣上網找工作之外,自己又跑去網路上面找有關保護自己的各種
        資訊,當然,也去了PTT上面關於宗教的這些板,在板上寫出自己唸
        經時遇到的各種怪事以及詢問一些比較有經驗的前輩該怎麼辦?

        除了某部份人覺得不可能有這種事,當做是看笑話一樣,其他的PTT
        前輩們都還蠻熱心的,我記得有w大l大b大...etc,因為很久了,我
        忘了有哪些id的前輩給的建議,總之很謝謝各位,如果有沒提到的,
        我也謝謝你們,我只是想不起來有哪些前輩幫過我,不好意思喔!

        然後各種解決方法的資訊如排山倒海而來,我收到了好多版友的各種
        解決資訊。

        於是那陣子就是邊克制著打拍子,邊上網找資料。

        於是,又到了我最害怕的晚上。

        我躺在床上,也不敢再跟那個不知道是哪來的聲音對話了,我悶頭就
        睡...那是個很冷的夜

        忽然間

        『唉唷唷...你真的好勇敢呢...呵呵呵呵呵...還敢去找人幫忙』一
        個蒼老但是卻很熟悉的男性聲音出現,很像我以前一個同學的聲音。

        當然,我的牙齒開始噠噠噠的自動的打拍子。

        『davidjam,我是誰你知道嗎?以後我跟著你修行,好不好呀?』一
        個年輕的女性聲音。

        我不敢回話,然後腦中忽然出現一些畫面,就好像看電影那樣,一
        些我以前做過的壞事(那時候不懂事跟國中同學做的一些壞事,還有
        一些自己做過的事,像是交女朋友,還沒結婚就先...上床這種事。
        )。

        『我也要跟著你,以後我們會教你怎麼做,你說這樣好不好啊?...呵
        呵呵呵呵...』另一個年輕的女性聲音出現。

        因為腦子裡一直重播以前做過的壞事,所以我只能一直說對不起,
        並希望這些聲音不要騷擾我。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我緊閉著眼睛的說

        『你有什麼資格唸經!你告訴我,你做了那麼多壞事,你憑什麼可以
        唸經,你告訴我,快點!!!』一個很有威嚴雄厚的聲音。

        『對不起...』因為我已經慌了,只能一直重複的說。

        我一邊流眼淚,一邊在心裡還有嘴巴說對不起。

        忘了過了多久,講著講著,原本只是牙齒打拍子,忽然變的更嚴重。

        我的臉,嘴角像是被拉扯般,會往嘴角最左邊和最右邊,不停的向
        左右拉扯(我後來去宮廟的時候,還有被人錄影下來,當時很嚴重,
        不過這是後話。)。

        於是我開始用嘴角在打拍子,忽左忽右,像是被人用手扯臉那樣子
        的用力。

        我也忘了這樣子被拉扯了多久,其中一個女性聲音說...

        『我告訴你,我們都是鬼王,所以不管你燒艾草或是灑什麼海鹽,
        我們都不怕,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其中一個女性聲音這麼
        說著。

        『對不起...可不可以請你們放過我,我知錯了。』我說

        我躺在床上,一直對不起,嘴角被拉著,一直沒停過。

        『臭小子,你是不是很希望我們離開?只要你去跟小香道歉,我們就
        不會再來找你。』那個蒼老的聲音說著。

        『其實我還是很愛小香的』忽然間閃過這個念頭

        我心想,不對,我對她已經沒感覺了。

        『對不起,我不愛她了...』我說

        『唉唷!這臭小子分的出來哪些是他自己想的,哪些是我們裝的。』
        那個蒼老的聲音這樣說著。

        『臭小子,你分的出來哪些才是自己的想法,真有本事呀,呵呵呵
        呵呵。』

        這邊解釋一下這段的意思,就好像自己知道自己要右轉,然後忽然
        間耳朵旁邊有人叫你向左轉,讓你以為自己好像該向左轉,但是其
        實自己知道自己不是要想左轉。

        所以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你們到底是誰?可不可以放過我,不要再跟我說話了...』我說

        『我們都是鬼,剛剛跟你講話的是長舌鬼,我是吊死鬼,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哈。』一個女性的聲音。

        『以後我們都跟著你呀!好不好呀!好不好呀!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另一個女性聲音說著。

        於是我整個晚上都被疲勞轟炸,他們一下子說他們是魔,一下子說
        他們是佛,一下子說他們是鬼王,我快起笑了!


        我就這樣子被轟炸到早上六點多,忽然有個熟悉的台語聲音出現

        『林北就是要這樣子玩你,這樣爽嗎?林北就是要讓你爽歪歪,你
        現在去找誰都沒有用啦!』那個自稱林北的小香老北出現了。

        『那我現在回我奶奶家跟我長輩說好不好?』已經連兩天晚上沒睡
        好的我,有氣無力的說著。

        『好!林北看你還有什麼花樣!』

        於是我拖著疲憊的身心,回到奶奶家,奇怪的事,忽然又多了一些
        。

        回到家中,不知道是因為我被卡還是什麼樣的原因,我的身體,開
        始感受的到"刺刺麻麻"的感覺,就好像有一層靜電附在皮膚上那樣
        。

        然後在我左手前臂的上方,多了一團涼涼的冷空氣,可以摸的到,
        不管我走到哪,它就是跟著我一起跑。

        然而...那些聲音...還是一路跟著進了我奶奶家。

        奶奶家裡有佛堂,拜觀世音菩薩,關聖帝君,土地公還有祖先的牌
        位。然後奶奶的房間裡有個小佛堂,供奉著西方三聖。

        我回到家,拍子一樣打著,只是是用牙齒打著拍子,外表上沒人看
        的出來我在用牙齒打著拍子。我還是要講一下,打拍子不是我自願
        的,而是無法抵抗的打著拍子。

        我在那個自稱林北的聲音命令下,我跟奶奶說著,要跟小香道歉,
        並且想娶她的事情。

        奶奶當然是不答應,說那已經是過去的事,叫我不要一直放在心上
        。想當然我被那個林北的聲音臭罵了一頓,並且他一直恐嚇我,要
        我隨時準備要死。

        我的人生從來沒接觸過這麼靈異的事,想當然也是怕的要死。

        但是我已經兩夜沒好好睡了,再強的電池也需要有充電的時間,於
        是我在跟奶奶講完這件事後,跑到奶奶的房間準備小瞇一下,因為
        我真的累斃了。

        醒來後,我不敢跟家人說我打拍子的事,只想著有沒有什麼辦法讓
        我擺脫掉那些聲音。

        我忽然想起了,之前在地下室工作的附近,有一間城隍廟,在松山
        那裡。於是,我想拜拜城隍爺,看會不會比較好。那時候是下午八
        點半快九點的時間,我買了火車票。

        一路上,打著拍子,那個自稱林北的聲音一直說要我死,一下子動
        動手趾,一下子動動腳趾,一下子動動牙齒,還好沒動嘴巴的左拉
        右扯,不然這樣子在路上會很丟臉。

        火車到了松山,一路上邊被那個林北的聲音罵著,一邊往城隍廟走
        。

        忽然,又跟進佛寺一樣,那個聲音在我進去城隍廟之後,消失了。

        但是因為我那時候很害怕,問了裡面的師兄,可不可以讓我拜一下
        ,但那時候他們好像要關門了,於是我向城隍爺拜了拜,然後因為
        他們要關門休息了,我來不及說明事情,只好請他賜我一個護身符
        ,然後在我外套上蓋了個印章,我就離開了。

        在踏出城隍廟的那一瞬間,那個林北的聲音嗆著說

        『你最好就睡在城隍廟裡面啦!你只要出來,林北不管你到哪裡都會
        跟著你啦!』『你準備死啦!幹』

        反正都不是什麼好話,於是我就極害怕的坐火車回家,然後我本來以
        為我要死了,我就打電話給我爸,跟他說我快死了,很無助的坐在火
        車站的地板上。

        我爸聽到電話以後,要我不要想太多,然後騎車來載我。

        我爸開始覺得我怪怪的,那天我不想再回到租屋處,於是我就在奶奶
        家睡,希望可以不被打擾。

        隔天...又多了一個聲音...而且這個人說話,還會押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olin 的頭像
colin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