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暑假放了整整三個月。
六月中的夏天特別熱,
可是小弟我卻第一次經歷了最寒冷的恐怖夏日。
我家女王告訴我,家鄉田中的製麵工廠有缺額,叫我跟她去打工賺學費,
一個月25000元,隔週休,等同於一天一千元的工資。
我毫不考慮的答應了,從來沒有做過工廠的我,滿懷新鮮的期待。


期末考那一週,我禮拜四下午第一堂課就考完了,正式放暑假!!
禮拜五清晨六點,我就騎機車到員林鎮,看著地圖,
我從中投公路下的慢車道,一直走,過了草屯鎮,經過『彰南路』之後左轉,
直走大約一公里路,右轉到『員草路』,這條路橫跨八卦山,整條路大約5公里長。
員草路可以從草屯、芬園走到員林、大村、社頭等南彰化地區。


到了員林已經快八點了,我吃了早餐之後,
( 員林小鎮的早餐都比台中市好吃 )
開始到處找房子,因為網拍上的租屋都太貴了,
一看就知道是黑心房仲在搞鬼,員林哪有8000元的套房行情呀?
我家女王在我到員林之前,就已經耳提面命的說:
「你別上網找啦,員林的房子沒這麼貴啦,台中逢甲5000元套房只能租到5坪沒有陽台是沒錯,但是員林套房5000元就是頂級的了!!」
小弟我找了好幾間套房和雅房做比較,價格都在3500~6500元左右,
考慮了很久,我決定選擇育英路上的一間在4000元有陽台的小套房。


於是我跑到員林鎮的民生路中正路口郵局領錢,
一走出ATM,我看到一個阿伯騎著折疊車在貼「租屋單」,
我看了嚇一大跳:「雅房2000元/一個月 ( 不包水電 )」
於是我趕上阿伯追問:「歐吉桑,您有房子要租人嗎?」
阿伯停下腳步,親切的點頭:「就在附近,我帶你去看。」
阿伯帶我到員林最熱鬧的『光明商圈』附近,
我們走進一條小巷弄內,他帶我進去:「在裡面。」


巷弄口走進去有一座非常類似『泰山石敢當』的石頭土地公小矮廟,
大約是一尊『虎爺』的大小,正對著眼前的小矮房
小弟我心裡OS:「不會就是前面那棟小矮房吧!?」
果然,阿伯指著那棟門前有一顆茂密榕樹的矮房:「就是這裡。」
我瞪大眼睛一看,這棟矮房大約四公尺高:「喔...,是這裡。」
小矮房的牆壁和屋頂都是黑灰色的,門口盡是黃色樹葉。


阿伯拉著我的臂膀說:「咱們進去看看吧!!」
阿伯在大門上轉了兩圈鑰匙,門打開了。
我隨著阿伯的腳步走較矮房內,裏頭有四間雅房。
阿伯打開了一間最靠近浴室的雅房:
「阿弟,你看這間怎樣,後面是四坪大的小草坪,很寧靜吧。」
雖然是夏天,可是附近竟然沒有蟬叫聲,而且附近大樓林立,
使得房間內特別的清涼,真的很涼的感覺



我覺得非常滿意,而且價格那麼便宜,
當時還是窮學生的我,只想著能省則省。
我告訴阿伯:「那就這間了,我要住三個月,我從台中來這裡打工。」
阿伯問我:「打工?你是學生喔?讀哪裡呀?」
我告訴阿伯:「中興大學。」
阿伯很阿莎力的說:
「那三個月算你5000元就好啦,你這麼拼喔?放暑假就來外地打工喔,現在少年人肯做工廠的不多喔,當作我給阿伯贊助你的學費。」
阿伯此行讓小弟我深深感動,果然員林人很好客


於是我就和阿伯簽了三個月的租屋契約,支付了5000元,
阿伯就連一個月的保證金都沒有收,對我真的很好。
確定租屋了之後,我隨即跑到田中找女王,女王覺得很不可思議,
員林的雅房再便宜也要3000元一個月,為什麼我2000元就租得到了?
之後我帶女王去看,女王一進去巷弄內,就深深的失望了。
女王直接說得很白:「好破爛的房子呦...,不過,我覺得你好有膽。」
我告訴女王:「因為想說便宜,我覺得我自己住,方便簡單就好,省下來的錢還可以買一點書或者存下來。」
女王語帶安慰的說:「嗯,反正這裡就在光明商圈裡面,這樣要逛街也很方便呀。」
女王能往好的方面想,就是小弟我的精神動力來源。


我搬進去這個矮房子之後,
第三天晚上八點半在員林吃了『口福牛肉麵』,我點了一碗大乾麵吃。
回到矮房子時已經晚上九點了,
我持鑰匙打開我的房間,大力一開,隔壁的門竟然也打開了。
我心裡os:「不會隔壁的門沒鎖吧?」
我沒想那麼多就把隔壁的門關上了。
我洗澡之後出來,隔壁的門又是開的。
我好奇了,我走過去打聲招呼:「哈囉?哈囉?有人在嗎?」
靜悄悄的,我把隔壁的房門打開,
房間裡空蕩蕩的,只有一張床而已,
我打開房間裡面的電燈,床下面靠近床腳處有一雙女生穿的紅色高跟鞋
我心裡只想著:「那應該是之前住的女生不要的吧?」
我把門反鎖鎖上了,這樣應該不會又打開了吧?


大約住了將近一個禮拜,
那一晚我睡得不太好,在清晨兩三點聽到屋頂有很奇怪的聲音,
『蹦蹦蹦...蹦蹦蹦』的,這真的有點把我嚇一跳。
我仔細的聽那聲音,應該是貓咪在屋頂上追逐的聲音,
因為有貓打架的叫聲,所以就沒有想那麼多了。
但是總有一種莫名奇妙的壓迫感,
可能是屋子外面的那棵茂盛榕樹造成的心理壓力吧,
明天還要上班咧,我沒想那麼多,
一想到上班還可以看到甜美可愛的女王,我就微笑的睡著了。


小弟我住了將近半個月之後,
那一天,我和女王放假,她和我去員林逛,逛累了就到我租的地方休息了。
她了好一陣子,我一直在看DVD影片,
因為那裡沒有網路( 總不能只住三個月就麻煩房東阿伯牽網路線吧?),
所以我只能無聊的看一些舊片。
女王睡醒之後,她一臉怪異的模樣,
我問她怎麼啦?她說她想去吃員林謝米糕,
我就帶她去了,她吃米糕的時候說她睡覺時有看到我在打電腦,
她想叫我,但卻叫不出口,感覺全身無力,想掙扎卻使不出力,
她覺得有好重好重的東西壓著她,這就是傳說中的『鬼壓床』吧??

我聽了心裡覺得毛毛的,但我自己就住那裏,沒得選擇,
我只好告訴女王:
「可能這是妳的心理壓力吧?別想太多,我住了半個月都沒事呀。」
女王臉色很不自在,聽我說這句話之後就沒講話了,
把話題移到製麵工廠的八卦去。


後來,小弟我在製麵工廠內認識一位不錯的同事,
他叫小忠,員林人,也在興大讀書,工學院的,也來製麵工廠打工,
我們相談甚歡,所以成為無所不談的好朋友。
我住進矮房子一個月左右,
那一天晚上下班沒多久,小忠說要來我這裡坐坐,
他順便要拿了一堆DVD要借我看,跑來我租的地方巷弄口,
我叫他直接把機車騎進巷弄內,
他看到了矮房子之後,滿臉不自在的說:「你這裡感覺好像怪怪的喔?」
我告訴他:「別想太多啦,那是外面這一棵樹的問題啦,有壓迫感對不對?」
小忠點點頭:「嗯嗯,大概吧?」


我們看了《神鬼認證》之後,小忠說他肚子餓了,
我叫他等我,我跑出去買宵夜,
我到中正路和南昌路口附近買了『網客雞排』和『無骨鹽酥雞』。
回去之後,我看到小忠的摩托車不見了。
我進去一看,小忠不見了。
我拿起手機撥給小忠,我問他:「你去哪呀?我買回來了耶。」
小忠聲音聽起來有點慌張:「我...我家裡臨時有事情,我先回來。」
我有點不高興:「挖哩咧,我買兩塊雞排,100元的鹽酥雞耶,老大。」
小忠說:「我爸...叫我回家幫忙一下,我先回來處理...,阿杰,歹勢喔,你自己吃啦...,明天我請你到貴族世家吃牛排。」
我說:「喔,好啦,下次你要先回去先打給我嘛!我買這些吃的這麼多,我一個人哪吃得完?」
小忠說:「不然,...我們去員林車站前吃。」
我覺得奇怪:「幹嘛這樣?直接來這邊吃嘛!到底怎麼了你?」
小忠支吾的說:「沒有,...沒事,算了啦,明天聊,我要忙了,bye囉。」
小忠把電話掛斷了,我覺得莫名其妙,於是又打給他,關機。


我想小忠真的有事吧?
我不勉強他,只好慢慢的把兩塊雞排和100元吃掉。
這一頓消夜至少讓小弟我胖了三公斤吧?
因為吃得很撐,那一晚超難睡的。
隔天我到工廠看到小忠,先是唸了小忠一頓,
小忠的臉色有點怪異,我問他:「你到底怎麼了?!」
小忠一臉欲言又止:「沒有啦,就家裡有事,...總之,事情解決了再說。」
我看小忠家應該是真的有事,只能嘆一口氣: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小忠,需要幫忙什麼的話要說嘿,大家兄弟一場。」
小忠說:「你先顧好自己再說。...」
我訝異的看了小忠一眼:「你說什麼?」
小忠一臉詭異:「沒...沒...,我說:『我會處理完了再跟你說。』...」
我點點頭:「喔。」( 小弟我心裡os:剛剛我是不是聽錯了?)


我告訴女王,小忠很奇怪,女王說:「你最近有沒有很晚睡?」
我說:「大約都12點就睡了,怎麼了?」
女王說:「你黑眼圈很重。」
我說:「是喔?可能睡不好吧,有時候會被貓咪吵醒。」
我們沒有繼續聊這個話題,因為小弟我睡不好有黑眼圈很正常。


那幾天,小弟我重感冒,咳嗽、發燒、打噴嚏不止,
我先吃了普拿疼伏冒錠,之後再吃加強錠,三天都沒好,
只好虛弱的跑到員林鎮上的『郭醫院』打點滴了,醫生說我這是急性流感,
必須多喝開水、多休息,於是我向工廠請假一天,
感冒的第四天,我一直在小矮房裡的房間內睡覺,
我睡了一整天,頭很暈,我夢到自己被一個又黑又長頭髮的女人纏上,
我走到哪兒,她跟到哪兒。
我猛然驚醒,我嚇呆了------

那個長髮女人『站在天花板上』,像蝙蝠倒立似的,
她的頭距離我大約10公分左右,她看著我,像在觀察我睡覺一樣,



我嚇得想要爬起來,但是爬不起來,耳朵裡出現一股『嗡嗡嗡嗡嗡』的聲音,
我想說話,但卻說不出來,感覺全身像被五花大綁一樣動彈不得。
我心裡想著:「大姊...您聽我說,我沒害妳,請妳不要嚇我...拜託,我只是來住三個月而已...還有一個半月就回去了,如果打擾到您...對不起,我向您說對不起,真是冒昧!!...」

『阿杰!!阿杰!!起來了,你還在睡喔!?』女王在我身邊呼喊。
我這時才真的醒了,剛剛那是一個非常非常可怕的惡夢,
我從來沒有做過這種惡夢,真的深深把我嚇壞了。


女王問我:「你怎麼滿頭大汗?你有沒有好了一點?」
我不敢把剛剛的夢境告訴女王,我點點頭:「有呀,有呀,我好多了...。」
女王問我:「你剛剛做惡夢喔?我看你深皺眉頭,眼球動來動去的...。」
我說:「沒有啦,哈哈,夢到...夢到我被二一了,我被一群老師追殺啦。」
女王說:「是喔,哈哈,昨晚我在家上網,我登入你的帳號看成績,all pass呀!!你吃了沒?我們去吃吧。」
那一晚,女王陪我度過人生最漫長的黑夜。


我覺得那個夢未免太逼真也太嚇人了,
之後,我每天只要一回到矮房子,我總是在榕樹下就莫名的起雞皮疙瘩。
小弟我發現,我住的矮房子旁邊的鄰居,都用很奇怪的眼神看我
我都主動跟他們打招呼,他們總是靦腆的點個頭而已。


九月了,我已經住兩個半月了,剩下15天就可以回台中了。
那一天,下班時間比較早,五點半我就回到矮房子了,
我看到我前面的住家,在請道士做法,我覺得毛毛的,
於是我自己進去矮房子了,我本來想要洗澡,
我聽到外面有人敲門,我開門一看,
是前面住家的老翁和道士。


老翁臉色有點尷尬,道士一把就拉我過去:「年輕人,過來!!」
我有點不太高興:「你幹嘛?」
道士說:「你是外地人喔?」
我點點頭說:「對呀,請問您有何指教?」
道士拿著一個飯碗,裡頭有熱開水和符咒。
道士說:「你把這碗符仔水拿進去,潑灑在房子內各個角落。」
我點點頭說:「喔,好。」
但我覺得奇怪:「為什麼?」
道士說:「也沒有為什麼啦,這是我們員林的習俗啦,你照做就對了,別管那麼多啦。」


我信以為真,但突然想到我老媽說的:「不要傷害無辜眾生。」
我心裡做了最壞的打算:「如果這個矮房子裡有『鬼』,我潑灑有符咒的水,會不會傷害了那隻『鬼』呢?」
我於心不忍,我想說反正再怎麼樣,都只剩下半個月就要回台中了,
所以我把大門關上,把符咒水倒進馬桶內 ( 鬼總不可能躲在馬桶內吧?),
之後把碗裝上清水,潑在門口的角落,
我把門打開之後告訴道士:「我都照做了。」
道士看了屋內角落,確認有水跡說:「好,很好,沒事啦。你別亂想喔,這真的是員林『我們這邊』的習俗,別黑白想喔...。」
小弟我是想:「就算真的有鬼,那也是『地基主』,我是外地來的,是我鳩佔鵲巢,我實在不用這麼自私,為了一己之利,用符咒水去傷害『看不見的東西』。」


兩週後的那一晚,我準備要回家了,這是住在員林矮房子的最後一晚。
我到金紙鋪買了一包香,和幾包餅乾,我在矮房子門口拜了一拜:
「感謝這裡的地基主,讓我平安渡過這三個月,謝謝,謝謝。」
當天凌晨大約兩三點左右,我聽見了貓打架的聲音,最可怕的是,
貓竟然不是在屋頂上打架,貓竟然是在天花板裡面打架!!
我心裡os:「牠們到底是怎麼進來的呀?屋簷有洞嗎?太不可思議了!!」
我不理那些貓咪,我繼續睡我的覺。


想不到那些貓咪真的有點過分,不停的追逐嬉鬧,晚上都不用睡覺就對了啦?!
我想說反正明天就要回台中了,算了,不要想這麼多,睡覺吧。
一直折騰到凌晨四點半,我已經睡著了,聽到隔壁『蹦隆隆!!!蹦蹦!!!』
天哪,貓咪從天花板掉下來了啦!!!

我記得那個門是鎖上的,我確定貓咪就是掉在那個房間裡面,
之前無緣無故突然自己打開的房間裡面,我打開了門,真的讓我打開了。

( 這是我後來發現的:門明明是被我反鎖起來的,為什麼『又』能打開了?)
一隻眼神非常銳利的大黑貓衝了出來,到處亂竄。
我趕緊把大門打開,大黑貓竄了一下子之後,看到大門是開的,就匆忙慌亂的跑出去了。
我心裡os:「真是見鬼!!」( 這個念頭一想完,頭皮當場發麻。)


當我正要把那個房間的門鎖上時,我再看了房間內一眼。
說真的,我實在是不太敢看天花板,就怕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我瞄了床腳一眼,不多瞄這一眼還好,瞄了一下,不得了,
那雙紅色的高跟鞋竟然跑到床上去了
天哪?不會是那隻貓咪放的吧??
整整齊齊的放在床腳上,而且對著門口,
這可真真讓小弟我全身雞皮疙瘩掉了滿地。
我還是很盡力的安慰自己:
「搞不好是房東阿伯自己弄的?還是阿伯家人有哪個小孩調皮,跑來這裡裝神弄鬼?」


小弟我還是克服不了自己的恐懼,我趕緊跑到房間內拿鑰匙,穿好衣服,
匆匆忙忙的逃離那間矮房子,
我跑到永和豆漿店點了一個包子、一根油條、一杯米漿,喝完之後趴在桌上睡到天亮,
這一天,上完了最後一天班,我回到矮房子收拾行李,打包之後,
我打電話給房東阿伯,請阿伯晚上九點過來矮房子這邊,我要還阿伯鑰匙。
阿伯很準時的來了,我還鑰匙給阿伯,阿伯說了一些祝福我的話。

我問阿伯:「阿伯,我住進來之後,請問,您有進來這裡過嗎?」
阿伯說:「沒有咧,怎麼了嗎?」
我告訴阿伯:「您看隔壁那間,昨晚有貓咪從天花板上掉下來。」
阿伯走過去看了一看說:「可能是屋頂有漏洞,在滴水,然後那間的天花板就腐蝕了,看天花板上黑黑的有積水痕跡就知道了。」

我問阿伯:「床上那雙紅色的高跟鞋是誰的呀?」
阿伯竟然說了這句讓我現在打字還會毛骨悚然的話來:「唉呦?!這雙鞋我不是丟掉了嗎?!」
我說:「蛤?!」
阿伯語帶慌張的說:「喔...沒有啦,我老胡塗了,這個我可能忘記丟掉了!!沒事,沒事。你趕快回去吧。」
我點點頭:「那沒事的話,阿伯,您保重喔,我要回台中了。」

我發動機車正準備要離去時,阿伯突然又跑出來:「喂,阿杰呀,等等。」
我眉毛挑高說:「嗯,怎麼了??」
阿伯從口袋裡掏出一千元硬是塞給我:「給你壓壓驚。昨晚貓仔掉下來,一定把你嚇到了。」
我推開說:「免啦,阿伯,謝謝您的好意。」
阿伯臉色好像有點慚愧一樣:
「不行不行,收下來就對了,當作我給你的學費,吼,我是長輩,我把你當晚輩看,就收下來吧。」
我沒有拒絕了,看阿伯的表情,我沒收下來是走不掉的。


於是我平安的回來台中了,住在矮房子那段不愉快的日子也隨著時間的消逝,逐漸淡忘。
開學之後大約過了一個月左右,上體育課,
小弟我從體育館羽毛球場走下來,遇到室內籃球場裡正在打籃球的小忠。
我們彼此打了聲招呼:「好久不見啊。」
小忠和我坐在體育館外,盯著網球場聊天。
小忠說:「我看...我還是告訴你好了。」
我開玩笑的說:「幹嘛?你要跟我表白喔?」
小忠捏了一下我的肚子:「哇靠,最好吼。...我告訴你,你要有心理準備。」
我又開玩笑了:「心理準備?你要出櫃喔?」
小忠一臉好像決定了什麼事情一樣的表情:
「不是啦!!靠,聽我說啦,你之前住的員林那間矮房子有鬼啦!!!」
大白天的,我全身起滿了雞皮疙瘩,我愣住了。


小忠的表情不像說謊:「那一天晚上,我不是不告而別嗎??」
我面無表情,我沒有回答。
小忠說:「我從走進你住的那條巷弄時,就覺得很不對勁了...。竟然有一座《石敢當》面對著那棟矮房子,你竟然就住在裡面。你門口的大榕樹很詭異,你都沒注意到嗎?你有沒有覺得,你的房間很冷,你回想看看,你的房間沒有冷氣,也沒有電風扇,可是卻很冷很冷,只有18度c左右??」
我想了一下,沒錯,炎炎夏日,一走進矮房子哩,溫度就掉了一半以上。
而且,我的房間真的很冷,夏天我還蓋厚棉被,不是蓋棉被套。
我自言自語的說:「對啊...我怎麼都沒想到?」
小忠推了我一下:「你想起來了吼!!」


我鎮定的告訴小忠:「大概是因為有榕樹遮住屋頂,所以才會這麼冷吧?」
小忠一臉說實話的表情:「我親眼看到的啦!!那一晚,你出去買消夜,出去沒五分鐘,矮房子裡全部跳電,我趕緊把手機打開,我去找你房子裡的總電源,我一走到你房間的門口,我嚇死了,你知道我看什麼嗎??」
我一臉不太相信的表情問小忠:「你看到什麼?」
小忠語氣收斂了起來:「算了,我怕你說我唬爛,我不說。」
我開玩笑的試探小忠:「你該不會看到那雙...紅~高~跟~鞋~吧!?」


小忠這句話不說就算了,說出來簡直讓我倒抽一口冷空氣,
小忠說:「我看到你房間外靠近廁所的天花板上有一個女鬼!!!倒立著看著我,披頭散髮的,我嚇死了,我連滾帶爬的用爬出門口,你的門我沒關上我就跑了,之後我驚覺我沒牽走我的摩托車,我又跑回來牽,矮房子的大門自動關了起來,蹦了一大聲,我已經嚇濕了褲子!!」
我面無表情,我頭皮起滿了雞皮疙瘩:「這不會是真的吧?你別唬爛喔!!」

小忠滿臉無奈:「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早知道我就不告訴你了...。」
我滿臉鎮定的告訴小忠:「我相信。」
小忠說:「你也看到了?!」
我大吼一聲說:「她現在就在你背後!!」
小忠嚇了一跳,屁股彈了起來:「安娘威~~~!!!」
我抓住小忠說:「開玩笑的啦...,不過,小忠,我相信你。」

小忠問我:「你住那邊三個月,都沒看過?」
我告訴小忠:「我有夢過,跟你剛剛說的,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小忠說:「真的假的?你夢到跟我看到的是一模一樣的東西??」
我點點頭:「我想說那只是個夢罷了。」
小忠餘悸猶存:「安娘威,我看我真的要去收驚了。...」


那一天上完課之後,我到興大圖書館待到晚上八點才離開校園。
途中經過台中市向上市場,我到中美街吃了一碗羊肉羹飯之後,
我從中美街要轉向上北路時,有一輛銀色mazda轎車衝了出來,
把我撞下去,我的機車和腳都壓在車下。
對方拖行我幾公尺之後才停止,車主走出來之後,
我檢查了我的傷勢,只有輕微小擦傷和瘀傷。
我請對方賠償我的機車修理費,並把我載我家,
我心裡覺得毛毛的:「是不是我今天開錯了玩笑?」


後來,經過很久很久之後。
昨天晚上我和女王到員林,看到那棟矮房子已經被拆掉了,真是不勝唏噓。
逛街途中,女王告訴我:「你知道你之前住員林那棟矮房子有多可怕嗎?」
我已經幾乎忘記了過去那段恐怖的生活,我搖搖頭。

女王告訴我:「那一天晚上,我不是被鬼壓嗎?其實,那一天我不止看到你在電腦前面看影片,我和看到天花板上有一個女人倒立著看著我,我全身動彈不得,我怕你會嚇得跑回台中,所以不敢告訴你,但都過了這麼久了,我還是告訴你好了。不過,那好像是一個夢,不是親眼看到的。」

我告訴女王:「我住員林那棟矮房子的時候,我重感冒請一天假,那一晚,我也跟妳做了一模一樣的夢,都是一個女人倒立著看我!!」
女王嚇得花容失色:「真的假的...你也夢到一模一樣的?別嚇我喔!!」
我點點頭:「真的。」
女王驚嚇不已:「我一直以為那只是夢耶,我一個人做了這種夢那也就算了,連你也做同樣的夢?這太恐怖了吧?那真的是夢嗎?」
我嘆了一口氣說:「真的是夢,我們倆做同樣的惡夢,那還算是好運,小忠是親眼看到,那個女鬼也是倒立站著,在廁所前面的天花板上...。小忠看到的,和我們夢到的,都是同樣的東西。」
女王嚇得差一點崩潰:「你不要再說了!!太可怕了!!」
我安慰女王:「應該是矮房子前面那顆茂盛的大榕樹,壓迫感太重,我們才會夢到同樣的東西,小忠才會看到我們夢到的東西,我想應該是這樣子啦。...妳這樣想就好了。」
那間矮房子拆掉了,只剩這些恐怖的回憶。


不過,小弟我相信,人不要做壞事,就不用擔心太多,
畢竟,那種無形的東西,很多地方都有,平常心看待就好了。
還有這個經驗給我一個確切的教訓:『太便宜的房子千萬別租別買!!!』

.
創作者介紹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0)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