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發表於PTT, 作者Athenaliu 描述大約是2010年左右的租房經歷。
故事內容有第三者間接證實, 所以頗有臨場感! 特轉錄如下:

--

作者 Athenaliu (Athenaliu) 看板 marvel
標題 [經驗] 在新莊中正路上的某棟公寓..(上)
時間 Tue Jun 7 02:59:26 2016
───────────────────────────────────────



其實之前因長期在台北工作,每天總是沒日沒夜的加班(遊戲產業),
所以這件事情也隨著忙碌而慢慢淡忘...

今年年過後的四月,提起勇氣遞出辭呈,終於結束了七年多的爆肝生活...
媽媽也因心疼我在外奔波多年,所以希望這陣子就好好在家休息。

然而回到中部老家,當然是先連絡許久未見面的老朋友出來聚聚~
以前我們這群朋友的相處模式,就像是家人一樣,
只要身邊任何一個人有難,大夥兒就會相爭出面相挺,
每逢佳節、中秋、端午、跨年..等等節慶,我們總是會聚在一起談天說地,
所有甘苦都伴隨著我們成長,對我而言那是最快樂的時光了。

(以下朋友暱稱:烏龜、阿美、阿祥、猴子、阿芬)
一見到面,我們依舊像以前一樣,總是有聊不完的話題...

※阿祥還是老樣子,女朋友永遠一個接一個換,到現在都還沒有定下來。

※烏龜和阿美原本就是情侶,當時也因懷孕,並且考量經濟問題而撤離台北,
回中部結婚生孩子,現在生活也是勉強過得去。

※而猴子跟阿芬原本就是一對夫妻,但現在已離了婚,女的淪落到酒店上班,
男的卻跑去混幫派,時不時就到處借錢欠了一身債,還育有三女。

聊著聊著,烏龜卻感傷起如果當時繼續堅持在台北打拼,結果會不會不一樣...
阿祥卻說:那種地方要怎麼繼續待下去,沒死都剩半條命,還不如趕快離開...

==================================================================

本文開始

六年前,我們六人憑著二十出頭的年輕熱血,一同前往北部打拼。
在計畫上台北時,我們紛紛上網找了幾間家庭式租處後便開始篩選,原本考慮
著一間四房一廳的舊公寓大樓,租金12,000,對於我們剛開始沒有什麼經費而
言算是相當划算的,但是位於五樓沒電梯,生活機能也不方便,所以索性放棄
了(我們最後其實很後悔放棄這間租處...)。

後來我看到了一間位於新莊中正路上的高XX社區公寓大樓,格局是樓中樓,雖
然只有三房一廳,但是樓中樓上的小客廳,可以隔個窗簾,組成一間單人小房
間,租金雖然要15,000,但六個人去平均分攤還算是可以接受,在大家討論下
,阿祥說窗簾那間給他睡沒什麼差,只要能睡就好。

於是我和烏龜就跟房東預約了時間前往看屋,看屋的時間是正中午,房東是一
位滿親切的家庭主婦,訴說著因另外買了住處,所以這間就出租賺點收入。

到達租處樓層後,在房東開門的同時,對面的鄰居應該是聽到了動靜,開了內
門的小縫瞄了瞄,當下的我反應性的打聲招呼說:你好,結果對方卻很用力的
將門"碰"的一聲關了起來...
我和烏龜都嚇了一跳,但房東似乎司空見慣的說:不用理會沒關係,對面的鄰
居一直以來都不太喜歡跟人相處。

(當時可能真的嚇到了,所以沒有去思考太多不尋常的地方,住進去後才發現,
對面鄰居家的鐵門,在每一個間縫上都掛了一把雨傘,足足掛了十幾把...就算
開了內門也看不到屋內景象,且每一把雨傘都長滿了灰塵...)

進屋後,望眼過去前方便是客廳、前陽台、主臥室,大門右邊是樓梯、廁所、
廚房連接著後陽台,樓梯上去就是兩間雅房、小客廳。
令人訝異的是,廁所外旁的牆壁不是水泥牆,而是很大一大面的落地鏡,那面
落地鏡大概有兩個人伸手大字型的寬度、高度則是一人半高左右(烏龜直到搬出
去後才提及說,那面鏡子每次都讓他覺得很毛,也會感到莫名害怕)。
而那天看屋時,陽台還放有一個鐵鍋,應該是之前住戶留下來的,裡面還有燒不
完全的金紙跟斷掉的香,房東說那應該是之前住過的人拜的地基主所留下來的。


當時觀察屋況算乾淨,光線也明亮,便不疑有他的跟房東簽了約。(之後才驚覺
我們根本是智障,那不管怎麼看都像是驚嚇後所燒的金紙跟香,不然怎麼會燒不
完全,還把殘留遺放在那裡...)

第一天大家搬進去的氣氛都還算歡樂,一同將環境清掃乾淨後,男生們就把自己
的電腦擺放在客廳,打算一起連線玩天堂,而我們女生就幫忙準備晚餐,好慶祝
第一天入住,接著就是一起聊天看電視,到了半夜我們依然很瘋,甚至還擺起了
麻將桌,打到早上七點,大家才各自回房睡覺。

而第二天開始,就要回到應有的正常生活,畢竟我們沒有太多經費可以奢侈,所
以到附近社區繞了一下,並且買了份報紙開始找工作。
烏龜、阿祥、猴子三人,因對做吃的相當有熱忱,所以紛紛應徵一家餐廳當學徒。
阿芬因當時已懷孕,所以在家扮演著主婦,阿美也因沒什麼社會經歷,只好與阿
芬在家,接手工藝一起分擔開銷;而我當時是年紀是最小的,高中還沒畢業,所
以趁著還沒開學,趕緊報考了樹人家商,繼續高三課程,也因相關科目,應徵到
了會計助理的工作。

起初的第一個禮拜,我並沒有發現什麼怪異狀,只是覺得半夜睡覺時有點吵,心
想應該是那群男生在客廳玩電腦的關係吧,所以也沒有想太多。
但漸漸的發現,這頻率有點太常了吧...每次都是半夜三點多在吵,隔天是都不用
上班嗎??

而在我們搬進來後的第二周,某天;碰巧大家都早早下班在家,晚上就一起吃著晚
餐,但猴子跟阿芬兩人臉色看起來很不好,黑眼圈也很重,晚餐也吃不太下...

我便開口說:在玩到半夜不睡覺阿,不累才怪~
烏龜:你又半夜玩天堂喔,你也知道阿芬看你不睡她就不睡,她孕婦欸...
阿美:懷孕的人身體要顧啦,不然這樣對小baby不好。
阿芬:不是啦...是因為........
猴子:XX芬!我有沒有跟你說過,不要亂講話?

大家瞬間都安靜了下來,阿芬被猴子斥責了一聲後,便不敢再開口講話,後來我們
心想,應該是兩夫妻吵架了吧...便開始把話題轉移開來。
當晚,我和阿祥、阿美、烏龜,就在樓上小聲的討論,那對夫妻到底怎麼了,有什
麼事情可以吵的,說開來不就好了。
最後烏龜就說:算了,猴子很愛面子你們都知道,等他自己想說再說吧~
之後大家想想也是,就各自回房睡覺了。

然而到了半夜三點,又開始吵鬧的聲音了,但這回不同的是,我聽到樓下的房門發
出"摳摳摳"的敲門聲,接著一直持續著"摳摳摳",聲音也愈來愈大,最後卻變成"碰
碰碰",像是用盡了所有力氣在敲門似的,我心想,不會吧....這兩夫妻也吵得太嚴
重了吧,但不管怎樣,那也是他們夫妻的事情,所以我也不好意思去插手,就繼續
睡我的覺了。


而隔天,我也沒有馬上把這件事情提出來,畢竟我也怕尷尬,所以什麼都沒說,但阿
祥突然表現得很不耐煩,問他怎麼了也不說,烏龜和阿美則是狀況外,好像昨天什麼
都沒聽到一樣。
到了晚上,阿美突然說要跟我一起睡,我問他怎麼了她也不說,只說讓猴子自己跟大
家說,我也不好拒絕,就讓她跟我一起睡了。

早上起床後發現,猴子坐在電腦前,客廳電燈也沒關,想必是大戰了一個晚上,瞬間
只有無言,不知道該說他什麼。
也因剛好大家都放假,早上起床後就相約一起去吃早餐,等大家都梳洗好準備出門時,
猴子才緩緩的離開電腦桌,跟著我們一起出門。
烏龜則諷刺了猴子一句:甘願離開電腦了嗎?昨晚有沒有刷到什麼好寶物?
但猴子一句話都沒回應,直到了公寓中庭,猴子突然把大家叫住,開口說...

猴子:我們搬離這裡吧。
所有人對於他這句話都感到驚訝,不是住得好好的嗎?怎突然說要離開?
阿芬:我也不想住這裡了,在這樣繼續下去我每天都不用睡覺了...
烏龜:到底怎麼回事?把話說清楚。
猴子:你們都以為我跟阿芬吵架對吧?其實我們沒有吵架,只是每晚都有人想要進我
們房門,雖然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發生什麼狀況,但真的會讓人無法入睡。

==未完待續==

作者 Athenaliu (Athenaliu) 看板 marvel
標題 [經驗] 在新莊中正路上的某棟公寓..(下)
時間 Wed Jun 8 04:05:18 2016
───────────────────────────────────────


首先 先解釋一下各位留言的疑惑
我從國中畢業後,就休學了三年,而當時上台北的我是二十歲,所以學業只到
高二的階段。

在我還沒有上台北前,我就在南投草屯的某家網咖上大夜班,上了台北後,因
為那棟租處的關係,搞得我們沒日沒夜,而會計助理工作,只待了半年時間,
後續又因機緣,進入了電競產業兩年半,因比賽關係,練習量很大,陸續都在
熬夜,直到結束了電競比賽退役後,又進了某某遊戲公司待了三年,如果有接
觸過遊戲產業的都知道,當遊戲測試版本一來,就會責任制的加班..熬夜...

所以關於上一篇的「熬夜七年」生活,是持續性的,跟我上台北的時間沒有直
接關係。

而我們這群朋友,確實是在六年前一起上去台北的,若要認真推算時間,今年
八月剛好滿七年,所以文章敘述上只是大概的時間點,我總不能打六年十個月
又八天..啪啦啪啦的吧= =

另外,那天晚上是「阿芬」說要找我一起睡,但我不小心打成「阿美」了,感
謝幫忙糾正錯誤的大大們><

而對於阿芬「淪落」到酒店上班,用詞並非貶意,而是不捨阿芬跟錯了老公...
畢竟她會去酒店上班,是猴子要求的,條件是可以讓阿芬跟三個女兒見面...
當然,這是人家的家事,在此就不方便深入討論,僅回覆留言者說:「看不起
酒店上班」一言。

※各行各業都是值得尊敬的,如有冒犯,在此容許我說聲:對不起。

========================================

本文開始


猴子:你們都以為我跟阿芬吵架對吧?其實我們沒有吵架,只是每晚都有人想
要進我們房門,雖然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發生什麼狀況,但真的會讓人無法入睡。

當猴子一說到這裡,我們全部的人都驚訝的看著他....

阿芬:真的很可怕,我一開始也以為是錯覺,結果每天晚上都會這樣...
猴子:我之所以到天亮還不睡,就是因為不敢進去,但我在客廳一整晚卻沒事
情發生,不曉得是不是「祂」不想讓我們進入那房間...

我:所以..你是說...那房子不乾淨嗎....(我顫抖著問)

烏龜:是第一天就這樣??還是這幾天才開始??

猴子:第一天大家到天亮才睡,所以沒這問題,但第二天晚上就開始了,起初
因為沒有鎖門的習慣,半夜時門會被打開,因為有開冷氣,天氣又很熱,門一
打開後我就被熱醒,以為是阿芬沒有把門關好,但第三天、第四天、連續一個
禮拜多都陸續這樣子,就開始覺得怪怪的,想說是不是門把鬆了,並且再三交
代阿芬把門關好,但是仍然又被打開了...

阿祥:靠..這個月電費會不會爆表阿..你是冷氣開太兇故意講這個嗎?

猴子:靠北喔,我沒在跟你開玩笑,我就是怕嚇到你們才一直不敢說的。

我:....那之後呢?

猴子:之後我們就把門鎖起來,想說這樣應該不會再被推開了,結果就在前兩
天晚上,半夜三點多時聽到敲門聲,我以為是阿芬去上廁所被鎖在門外,就直
覺性的開門了,卻發現一個人都沒有...而阿芬縮在床頭角抱著棉被在哭...

阿芬:那天我聽到敲門聲,以為是你們來敲門,但是門縫外沒有光線,就覺得
怪怪的,我就開口問說「誰阿」,但是沒人回應,而且敲門聲一直持續著,然
後愈來愈大聲....正當我想叫醒猴子的時候,他就起身開門了,可是門外沒有
人阿...

猴子:後來我一看沒人,轉身就抱著阿芬一直到天亮了,才慢慢睡著,八點又
起床接著上班。

阿美:奇怪...我跟烏龜什麼聲音都沒聽到阿...

猴子:可能你們那間離最遠吧...隔天我就跟阿芬說,不管怎樣先不准跟你們提
及,畢竟我們還沒把事情搞清楚,也一直認為是我們聽錯了,所以隔天晚上我跟
阿芬就先不睡,等看看是不是真的又來敲門。

烏龜:...你們心臟也太大了吧,有事情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阿!

猴子:我總不能害大家都沒地方睡吧,畢竟只有我跟阿芬遇到了;後來到了半夜
三點零七分,敲門聲又來了,我就直接問「誰?不要在那邊亂喔,一點都不好玩」
,但是沒有人回應,敲門聲還是持續著,我又問「到底是誰啦,阿芬懷孕禁不起
驚嚇,不要再玩了」,還是一樣沒有人回應...緊接著敲門聲愈來愈大...大到直
接把門給撞開了,我和阿芬都嚇了一跳,心想「幹..該不會活見鬼了吧」,門被
撞開後,就沒任何動靜了,阿芬也嚇的不敢睡,我就跟她說,明天你去找娜一起
睡吧,今天就先別睡了。

阿祥:難怪前兩天半夜都這麼吵,吵到我都賭爛了,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吵架,
其中一人把對方關在門外不讓對方進房咧...

我:怪不得你看起來這麼不耐煩...原來...

阿祥:廢話,你睡看看沒有房門沒有水泥牆、只有窗簾的床看看,聲音超明顯
的,不賭爛才怪。

我:...原來我聽到的那個是.....欸~不要嚇我啦,那不是你們自己敲的嗎??

猴子:我們吃飽太閒喔,我都還想問你們是不是有故意來鬧咧~門都被敲壞了,不
信你們等等上樓自己去看我們房門鎖,那門鎖邊邊的木頭都有點開花了。

阿祥:靠北,那弄壞要賠吧,等等房東說我們破壞他房子。

烏龜:幹,這不是重點好嗎?是先想想辦法看現在怎麼辦吧,不管怎樣,先去吃早
餐吧,晚上我們一起來聽看看,如果是真的就打給房東,看他怎麼說。

後來,在大家討論下,決定當晚所有人都進我房裡,等看看猴子說的三點零七分是
不是真的有人去敲門,而吃完早餐後回到住處,我也突然感到毛毛的,整個人都不
自在,畢竟我還沒遇過這麼玄的事;後來我們大家去查看猴子他們的房門,確實門
鎖有點小開花,但還關的起來,也可以鎖,只是變的很脆弱似的。

到了晚上,六個人擠在同一張床上,大家還討論著等等發生了,要怎麼逃跑,誰跟
誰的手抓緊,不要抓到不該抓的,所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開著玩笑...突然某個人的
手機鬧鐘響了,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阿祥:欸~拍謝~~我的啦,我把手機設定凌晨三點,怕不小心睡著咩...

烏龜:幹X娘,你是要把人嚇死嗎?還特地設鬧鐘,你有病逆!

阿祥:靠北喔,我想說就這時間阿,不是要證明是不是真的嗎,要是睡著了今天不就
白等了。

猴子:好啦好啦,噓~應該差不多了,別說話....

瞬間大家都安靜了下來,這時周圍的聲音突然變得很清楚,客廳像是有人在講話似的
,發出「嘰嘰哧哧」的聲音,但卻聽不懂內容是什麼,持續一下子後,突然安靜了下
來,但始終沒有聽到敲門聲,大概過了十幾分鐘後...

我:欸...你們剛剛有聽到有人在講話嗎?

阿美:有欸...我也有聽到...可是聽不清楚....

烏龜:好像有又好像沒有,只是耳朵會一直「嗡嗡嗡」的感覺。

阿祥:我只覺得好累快睡著了...

我:...被你打敗欸,猴子跟阿芬呢??你們有聽到嗎??

猴子:你說客廳傳來的對吧...前幾天門被打開時,我也一直聽到...

阿芬:我不敢聽...我一直摀著耳朵不敢聽...

烏龜:可是沒有敲門聲阿?

猴子:奇怪...前兩天都有的阿,怎麼今天卻沒有...

烏龜:算了,大家今天晚上就一起睡吧,還要上班..明天再說吧。

阿祥:齁~齁齁~~

所有人:............

瞬間除了阿祥以外,大家都笑了出來,怎麼有辦法在這麼緊張的時候打呼啦!!

隔天,我們大家又在一次的擠到我房裡,這次大家決定把我們房門打開,如果有
什麼動靜也比較清楚;而猴子說,應該是昨天晚上房門沒有關起來,才沒有敲門
聲,所以今天他們就把房門鑰匙拿出來,將門反鎖關起來試試看。

氣氛仍像昨天一樣,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著,還特地問了阿祥,這次有沒有又
設定三點的鬧鐘,不要又像昨天一樣嚇到大家。

阿祥:關了啦,沒設定了啦,等等又要靠北我。

烏龜:你就白目咩,說好了一起等的,還有人先打呼了咧~

阿祥:幹,你還說咧,這禮拜我負責外場,很操好不好,你跟猴子在內場還可以
偷懶咧,我在那邊都被喊來喊去...晚上還被吵,都不用睡逆?

烏龜:是是是~辛苦你了捏~

聊著聊著,大家也沒有特別去注意時間,正當我們想要放棄準備睡覺時,敲門聲
終於來了......
「摳摳摳」,所有人瞬間安靜了下來,我拿起手機一看,三點零七分.......

「摳摳摳」...「摳摳摳」...「摳摳摳」...力道愈來愈大......

「摳摳摳」...「摳摳摳」...「碰碰碰」....「碰碰碰」.....「碰!」

說真的,當時除了男生以外,女生都嚇到哭出來了,這是我人生當中,第一次哭
著喊媽的一次。
接著,我們所有人都手拉著手,一動也不敢動,很明顯的感覺到,大家都聽到了
,因為大家的手都流著手汗,也抖得非常厲害...

突然,烏龜開口說:好像沒聲音了,要下去看看嗎?

阿美:神經...要下去你自己下去...

烏龜:可是我們也要知道門是不是真的被打開了阿,不然男生下去看,女生留在
房間裡吧。

猴子:不然阿祥你在這邊顧好女生,我跟烏龜去看。

烏龜:恩,這樣也好。走吧!

正當猴子跟烏龜走出房門時,原本在樓中樓走廊上的小黃燈突然被關了,且大家
都很明顯有聽到是「開關聲"啪"」的一聲被關的,最毛的是....走廊燈的開關在
樓下的樓梯入口旁邊....接著猴子跟烏龜又退回我房裡....

烏龜:...我們還是等天亮再下去吧,「祂」好像不想我們下去....

猴子:恩...早上我們先請半天假吧,把這件事處裡好....

之後大家都不敢說話了,也不敢睡著,只能半睡半醒的等天亮...
天亮後,大家探頭探腦走出門外,從樓上的角度往下看,眼前的景像真的把我們
嚇壞了,桌子整個被翻了過去,像是在暗示著什麼不滿,而走廊的燈是亮的....

猴子:靠北...昨天不是被關了......

烏龜:真的有問題...電燈是在我眼前被關掉的.....

而我們走到猴子他們房門前一看,門鎖徹底壞了,喇叭鎖呈現半脫落狀...

猴子:恩,好!我們男生下去看吧!

阿芬:不要啦,我很害怕...不要去啦..嗚嗚....

我:現在怎麼辦....我們要搬嗎....

烏龜:我們去問問對面住戶吧,你不覺得那家很奇怪嗎?雨傘掛整排,像是怕人
家看到裡面一樣。

我:你說那天看屋那個怪怪鄰居喔...好吧...去問問看他們好了。

開了大門到對面住處按了門鈴「叮咚」,我聽到內門鎖轉開的聲音,我便開口說
「不好意思,我們是住對面的...」,還沒說完門就被「碰」的一聲關了起來。

我:...誇張欸,怎麼又這麼沒禮貌阿....

烏龜:旁邊還有一戶,我們去問問吧。

(註解:一層樓有三間住戶)

到了轉角的另一間按了門鈴後,開門的是一位家庭主婦。

我:你好,我們是住在隔壁的,我想問一下,你們知道隔壁這間有發生過什麼事
嗎?

婦人:不好意思,我們最近剛搬進來沒多久欸,怎麼了嗎??

我:喔,沒有,只是覺得對面掛雨傘的住戶怪怪的,了解一下,不好意思打擾了。

((感覺這戶好像沒有很了解,所以我就隨便找個藉口糖塞了過去...

後來我們就到了樓下管理室去找管理員,管理員是一位很年輕的工讀生,便問說
「不好意思,我是XX棟XX樓的住戶,請問我們那戶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嗎??」

管理員:沒聽說過欸,應該沒發生什麼事吧。

我:喔喔,好...謝謝你喔。

================

我:怎麼辦...都問不到欸...

烏龜:不然我們再回頭問問對面那戶吧,拜託他開門吧。

我:恩...只能這樣....

回到了對面戶後,我又鼓起勇氣按了電鈴,在門外喊著,請求對方開門,沒多久
後,裡頭的人終於開門了,但依舊只開內門,在外的我們仍看不到裡面景象...

男子:到底有什麼事,你們要幹嘛,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我:不好意思,我們是真的有重要事情要詢問,因為這幾天住在這裡覺得怪怪的,
所以想問問這間有發生過什麼問題嗎??

男子:我不清楚,但我只能說,你們不是第一位了,住在那間的人都來來去去的,
通常都住不到一個月就走了,你們要搬就快搬吧。

說完,門又關起來了..回到住處後,我和烏龜把情況跟大家說,大家都覺得應該是
有發生過什麼事,只是他們都不說而已,後來也想起,我們住進來時,好像也沒有
拜過地基主,會不會是因為這樣,而招惹了好兄弟,所以就趕緊出門買了金紙和香
,先拜再說。拜完後,我們還是覺得不妥,索性打了通電話給房東太太。

房東:喂~劉小姐,有什麼事嗎?

我:房東太太你好,因為我們這幾天住在這裡,發生了一些事,所以想冒昧請問一
下,這間房子是不是有問題...?

((電話那頭的房東,好像遲疑了一下,回說....

房東:...哪有什麼問題,我怎麼可能出租有問題的房子啦,出什麼事了嗎?

我:不是的,因為我們樓下那間主臥室,半夜常常會被打開門,且如果鎖門還會有
敲門聲...(話還沒說完就被房東打斷)

房東:怎麼可能啦,我們那間房子很通風阿,搞不好是風吹的啦~

我:可是連走廊電燈都會自己關起來,且桌子也....(話還沒說完又被房東打斷)

房東:唉唷~夏天電用量大,有時後跳電正常的,不用擔心太多啦~

((其實講到這邊我莫名的火已經上來了...

我:那為什麼對面住戶說,住在這裡的人都來來去去,如果這房子沒問題,會有這
麼多人住不到一個月就搬走嗎?

房東:你不要聽對面的亂講,他什麼都不知道,之前住的都是一些經濟不穩定、或
是翹家的小孩,當然住沒幾天就走了,我們房子哪有什麼問題,以前我們也住的好
好的阿,如果你們覺得房子有問題要退租,先說好喔~我可是不會退押金給你們的。

我:那你要不要過來這邊住一個晚上試試看...我們證明給你看。

房東:就跟你說我們以前住就沒那問題阿,不然你們可以到附近派出所去查嘛,哪
有什麼問題阿,莫名其妙。

我:好,不好意思,我們先討論一下,會再跟您連絡,再見。

對於房東講話的尖酸刻薄,我們真的無力反擊,整個被巴的啞口無言...後來阿美提
議說,到附近的廟裡拜拜,求個籤看看吧。
於是,男生們請了半天假,下午回餐廳去了,而我也跟公司請了一天假,隨著阿美、
阿芬到了附近廟裡,這間廟我們三人根本沒有來過,廟位於在某條巷子口內,很像家
庭式的那種,小小間的,大門口也擺放著一個很大的香爐,確切地址我也忘記了。

就在我們踏進門口內時,裡頭的師姊開口就說:不用拜了啦,那就人家的地盤,人家
不歡迎你們,你們就趕快搬走吧。

我們三人先是震了一下,互相看了看對方,心想:奇怪...他怎麼知道的....

阿美:可是,我們現在沒辦法搬,一時也沒有地方去...有解決的辦法嗎?

師姊:要怎麼解決?拿命換嗎?

我:痾...是不用啦...只是我們也是從外地來的,遇到了這種事情不知道該怎麼辦...

師姊:現在我可以跟你們說沒事,但只是短期,之後出事了我可沒辦法,人家的世界
不想有人來打擾是正常的,難道你們希望祂們來打擾你們嗎?如果不希望,就趕快搬
吧,硬是要解決的話,要付出什麼代價誰都不知道,所以我幫不上忙。

聽完師姊這麼一說,我們三人也只好燒個香後就離開了,想想師姊說的話也有道理,
我們了不起就賠賠押金了事,根本沒有必要去玩命,這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靈異
的真實....

回到住處,等到大家都下班後,我們幾人就坐在客廳裡討論該去還留,畢竟房東已經
把話說絕了,不退押金給我們,於是最後討論出來的決定是,烏龜、阿美要回去老家
結婚了,因為阿美有了身孕,只是還沒滿三個月,所以不能說,但事情已經到了節骨
眼,只好坦誠了。

烏龜:沒辦法....原本想說,如果在這生活過得去,就在這裡公證結婚,繼續生活,
但現在要搬走了,也沒有多的錢,只好回老家了。

阿祥:我也想回老家,其實台北生活我有些不適應,回老家繼續做裝潢還比較自在。

猴子:我帶著大肚子的人是還能跑哪,也只能先回老家在做打算了...

我:我沒辦法回老家,學校都進了是能去哪...只好另外找間套房住了...

阿美:你一個人可以嗎?身上錢夠不夠阿...

我:放心啦,至少我還有點儲蓄,餓不死啦~~

其實我身上根本沒有剩什麼錢,只是為了不讓他們為我擔心講的,直到我找到套房付
完押金、房租後,我身上剩不到一千塊過一個月..每天靠著一包泡麵來填飽肚子,幸
好套房住處還有免費的飲水機....

當討論到一段落後,大家都難過的不發一語...
安靜的空間裡突然聽到了女生「呵呵」的輕笑,很嘲諷的那種。

烏龜:誰在笑??

我:我沒有喔

猴子:是女生的笑聲

阿芬:不是我喔...

阿美:也不是我喔,我剛沒發出聲音。

阿祥:女生的話就更不可能是我了阿
猴子:算了,我們都要搬了,明天工作辭職準備搬家吧

後來,在我們搬家那天,有位住在社區的婦人剛好出門經過,就開口問說:「疑?你
們不是剛搬進來沒有多久嗎?怎麼又搬家了?」

我:喔..沒有啦,就住不太習慣,所以...

婦人:怎麼了??遇到什麼事情嗎??髒東西??

((看來這婦人根本就是標準的三姑六婆,像是要來挖八卦一樣....

我:喔~沒有啦,只是我們是外地來的住不習慣而已,可是阿姨你怎麼會這樣問?這
裡有發生過什麼事嗎??

婦人:有喔~~這裡之前有過槍命案阿,女的舉槍從嘴巴裡開一槍..唉唷..嚇死人了~

我:....是哪一間住戶阿??阿姨你知道嗎??

婦人:哪一間我也不曉得捏~聽說是一對情侶住的,男的是警察,之後大家都不敢提
這件事阿,連報紙新聞都沒報。

我:是喔...真的滿可怕的.....

婦人:對呀~我是看你們搬了我才講的捏...唉唷~其實我也只是聽說而已,不要說我
講的嘿,我先走了,掰掰~

我:好..慢走,再見。


感覺婦人也好像怕招惹些什麼,所以沒有說太多,反正現在的我們也搬走了,就沒有
再繼續深入了解了,以上經歷在此分享給大家,謝謝。


補充後續橋段:房東有打電話來,說我們把他的門鎖用壞了,要求我們賠償,還要我
們負擔使用的水電費,但不用說我們當然不理會他囉,「呵呵」......


●關於花店資訊:
※並非大家留言的那間,畢竟我沒有去過那間花店;且烏龜也純粹憑著「印象」敘述說花
店名有個「龍」字;所以不管如何,希望大家不要亂貼其他不相干營業者資訊,這樣會給
他們造成困擾的,且若業者提告,也會招惹不必要麻煩,希望大家多多配合,謝謝。

--
補充一張作者認證的fb貼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colin異世界

co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